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4428浏览3598307本站已运行4011

50招口爱,摸男朋友下面越摸越硬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蓝柳清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前庭的,听了皇后的那些话,她觉得既意外,又似乎都在意料之中。

    她坐在那里,心里涌起一阵阵寒意,明明才秋天,她却觉得已经到了隆冬。那股寒意从心头冒出来,浸入她的四肢百骸,她像坐在郊外的草原上,眼前一片荒芜。

    她知道,一开始,皇后是想弄死她的,怕自己威胁到她的后位,特别是她怀孕的那段时间,皇后的惶然不安,连她都能看出来,幸亏她在前庭,皇后的势力渗透不进来,不然小皇子能不能生出来,还真的难说。

    她生了个儿子,满月的时侯,皇帝破格封了小皇子为亲王,尽管这体现了小皇子在皇帝心里的重要性,但也间接表示小皇子和皇位无缘,按蒙达的规矩,封了王的皇子就失去了继承权。

    打那以后,皇后再也没找过她的麻烦,似乎接纳了她的存在,一个在后宫,一个在前庭,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所以皇后会杀德玛,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可是皇帝为什么要杀德玛?她托着腮,蹙着眉,手里转动着一只杯子,苦苦的思索着。

    想来想去,大概是德玛去石壁上留记号的事让他知道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德玛什么都不知道,尽管德玛对她暗示,可以帮她做任何事,但她不愿意把实情告诉德玛,她一心想着,德玛不知情,或许就能留住性命,可惜她想错了,一样留不住,就像她留不住傻妹妹一样。

    原来不管她怎么做,他都没有放松对她的警惕,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她!

    她嘴角牵着讥讽的笑意,她早就应该明白,天家的爱脆弱得不堪一击,那些看似岁月静好的温馨时光,全是镜中花,水中月。

    其实她一早就知道的,只是在漫长的日子里,她不知不觉受了蛊惑,愿意相信那些都是真的:他待她的温柔,他嘴角擒着的笑意,他的轻抚,他在床上灼啊哈太长了慢一点呃啊热的目光……

    她觉得有点屈辱,但同时又有一丝说不清的轻松,她知道自己是时侯放下一切了。

    她不再去找皇后的麻烦,也不再要求皇帝废后废太子,只是人怏怏的提不起精神,对着皇帝依旧没有好脸色。

    ——

    天很高,也很蓝,小皇子昆清华指着天上,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娘,鸟。”

    蓝柳清抬头望去,她的鸟又来了,余光里,远处的台阶上,杨奇站在那里,似乎也在注视着半空中盘旋的小鸟。

    她冷着脸打了声哨,小鸟飞下来,落在她手臂上。

    小皇子伸手摸小鸟的头,“娘,是以前,那只吗?”

    她轻轻抚过小鸟的羽毛,极快的捏走鸟脚上的小竹管,轻声说,“不,这只是德玛变的。”

    小皇子立刻来了兴趣,歪着头东看西看,“娘,德玛不见,变成,鸟了。”

&

小说文学

nbsp;   “是啊,以后它会时常来看你的。”

    “那,就叫它,德玛。”

    “好,就叫它德玛。”

    小皇子用胖乎乎的小手点小鸟的头,“德玛,德玛,德玛。”

    蓝柳清鼻子一酸,抬头望天。

    杨奇走进御书房,“陛下。”

    皇帝从折文间抬起头来,“什么事?”

    “又有一只相同的鸟飞来了,是不是……”

    皇帝放下笔,走到窗前,远处,蓝柳清弯着腰,手臂上停着一只小鸟,昆清华昂着头,不时摸一下小鸟,笑眯眯的对她说着什么。

    她这样不避人,或许那只鸟并没有什么问题,是他小题大作了。

    他说,“不用理会。”

    杨奇有些担心,“可万一……”

    皇帝摆摆手,“她最近心情不好,留着那只鸟让她玩吧,就算有万一,还有人能闯进皇宫来带走她?你的人是吃干饭的?”

    杨奇,“……是,臣知道了。”他拱拱手,退了出去。

    皇帝负手在身后,遥遥看了她们母子半天,心里默默的大哥二哥三哥轮流上女主叹了一口气,最近她越发沉默了,也越发使小性子,几乎都不愿意跟他说话,似乎把对皇后的恨意都转移到他身上来了。

    蓝柳清回到屋里,看着纸条上的字,半响,才把纸条放在烛上点燃,丢进铜炉里,看着它化为灰烬。

    晚上,皇帝试探着伸手搂住她,蓝柳

小说文学

清一阵厌恶,用力甩开。

    皇帝一连好些天耐着性子陪小心,心里的火早压不住了,沉了脸,“知不知道,凭你这一下,朕就能让人砍你的头。”

    蓝柳清昂着头,冷冷的看着他,“陛下想砍就砍吧,只要你舍得。”

    皇帝呕得说不出话,他当然舍不得,就是因为舍不得,所以她才这么放肆。可他是个男人,还是个拥有至高权力的男人,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一直迁让下去。

    他眼里燃起一把火,压在她身上,没头没脑一通乱亲,蓝柳清被这狂风暴雨般的吻弄得炸了毛,狠狠一脚踢过去,皇帝压低声音喊了一声,躬着身子从她身上下来,脸色青得可怕,极快的扬起手来。

    蓝柳清毫不畏惧的盯着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期待那一巴掌能落下来,狠狠的打在她脸上,把他们之间的情份打得一干二净才好。

    那只大手滞在半空,久久没有动,只听到急喘的呼吸声。

    就这么默然的对持了一会,皇后翻身下床,穿上衣裳走了。

    听到脚步远去的声音,蓝柳清用力呼出一口气,像是虚脱了一般,说不出的疲倦。

    皇帝心里憋着火,不肯让人跟着,一个人在漆黑的皇宫里漫无目地的走着,夜风很冷,却吹不灭心头之火,等他停下来的时侯,发现自己站在一处宫殿前,借着月光辩认横匾上的字,这才知道自己到了容妃的宫殿。

    这是一个被他遗忘很久的女人,从前也颇受他宠爱过一阵,容妃温柔体贴,善解人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意,和其他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不多话,也从不为自己争取什么,因为这个,他对她的印象还算不错。

    他站在门口愤愤的想,蓝柳清不待见他,多的是女人待见他。犹豫了片刻,他提脚走了进去。

    感谢诗靓(2张),友好的傲白,东阳迎蕾,感谢??大家对小王妃的支持,最后一周疯求月票。

    得玛也死了。。。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坐他头上让他口,和漂亮的岳的那些事儿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