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51375浏览3774454本站已运行4516

岳你夹得好紧好爽: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江瑟瑟闻言,有些愣住,心说,什么叫.床分你一半?你还真是不客气。

而且,这人真是靳封臣吗?

传闻中的尊贵高冷,明显只占了前两个字啊,否则怎会说出这样的话?

正当她满心疑惑时,靳封臣总算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轻咳一声,作为掩饰,随后恢复回高冷的表情,道:“小宝还没洗澡,可能要麻烦江小姐一下。”

江瑟瑟回过神,应声道:“没问题。”

等回答完毕,才发觉话题被轻松带过去,不禁有些郁闷。

不过她也没愚蠢的再去提起,认命的转身去给小宝找衣服。

江瑟瑟这地方看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就连小孩子的衣服,都装了满满一大衣柜。

这是她这五年来,为那个孩子准备的。

尽管知道一辈子都见不着面,却还是每一年,每一个季度,都会准备一两套备着。

而且,小宝与之年龄相仿,江瑟瑟几乎不用考虑,便从最上面那层拿了一套小奶牛连体睡衣下来。

非常萌!

至于靳封臣的,她这边还真没他能穿的衣服。

靳封臣倒也不在意。

二十分钟后,小宝整个人香喷喷的被江瑟瑟抱出浴室,身上穿着那套奶牛睡衣,意外的合身,就好像专门为他买的一样。

靳封臣见了后,眼神若有所思,似想要问。

可微微沉吟后,还是作罢。

江瑟瑟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毕竟才认识一天不到。即便真的很熟悉,对于过去的事,她也不愿意过多提起。

因此,她直接抱着小宝进了房间,接着又找了一床干净的被子出来,给靳封臣,“沙发有点小,可能会睡得不舒服。”

“没关系,今晚多谢。”

靳封臣接过被子,手指不经意间碰到江瑟瑟的手背。

肌.肤相触,江瑟瑟似僵了一下,神色有些不自在,面颊赧然,急忙抽回手。

靳封臣倒是还没从那滑腻的感觉中回过神,眸光微暗,微微恍了神。

不知为什么,原本对于江瑟瑟有所防备的心,在这一刻,似乎消融了不少。

这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很奇妙!

江瑟瑟压根不知道靳封臣的想法,她回屋后,便拿着睡衣,去洗澡。

家里多了个男人,很多方面都不方便。

不过好在江瑟瑟向来保守,穿的睡衣也是规规矩矩的,出来的时候,靳封臣已经躺在沙发上,眼睛紧闭,呼吸平稳。

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江瑟瑟由衷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关了灯,准备进房间。

殊不知,身后的男人,却在这时忽然睁开眼睛。

漆黑如夜的深眸,锁定她的身影。

娇俏的身躯,穿着一件非常保守的连体睡衣,上面印着卡通熊的图案,很童趣,还有点幼稚,然而,不知为何,靳封臣却感觉小腹热血上涌。

素来自制力极强的某个地方,隐隐出现了反应。

‘砰——’

门关上,靳封臣半天才平复下那股躁动,眼底满是不可思议。

他……居然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女人,有了感觉!!!

……

翌日,江瑟瑟醒来时,靳封臣已经不在了,桌上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有急事,先离开,小宝拜托你了,晚上我会亲自过来接,工作方面的损失,会给予补偿。

江瑟瑟看完,无语到极点,心道:这都哪门子的爹,就这么把孩子放在一个‘陌生’女人的家里,他还真放心啊,就不怕自己图谋不轨吗?

暗暗吐槽的一翻,江瑟瑟掏出手机,给经理打电话请假。

原本,她以为会请假无望,毕竟现在公司真的很忙。

谁知道,经理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我知道,靳氏集团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说你正跟他们讨论宴会流程和细节。瑟瑟啊,这单生意,能不能维持到最后,就靠你了,你可得好好把握住。要是能顺利完成,月底我给你发奖金,十万!”

江瑟瑟吃了一惊。

十万?

这都可以维持她母亲好几个月的医药费了。

真是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沾了小宝的光,得到这么丰厚的好处!

……

此时,靳氏集团,总裁办。

顾念正在跟靳封臣汇报一天的行程,“上午九点,是公司高层会议。十点,股东会议。十一点,国

小说文学

外分公司的远程会议。下午两点,和亚太银行的郭总约好议事。四点,环球集团的高总约您去打高尔夫。晚上七点,宋家老爷子寿辰,邀您务必出席。”

靳封臣目光专注翻着资料,眼睛都没抬一下,“上午三场会议我会主持,下午以及晚上的活动,让封尧替我去参加。”

顾念刚想回“是”,门外就传来一道惊呼声,“怎么我一来,就听到一长串的工作疯狂向我袭来?哥,你也太丧心病狂了吧?我才刚出差回来啊!连气都没喘一口呢。”

来人自是靳家二少爷——靳封尧,同时也是靳氏集团二把手。

他为人虽玩世不恭,吊儿郎当,但做起正事来,却丝毫不弱于他哥。再加上他长相也非常俊美,端的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气质,经常代表靳氏集团,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进而让无数女人为之折腰。

受欢迎程度,丝毫不亚于靳封臣。

此时,他前脚刚踩过门槛,后脚生生停住,一副想要拔腿而逃的神情。

靳封臣徐徐看过去,眼神冷如刀,语气不容置喙地命令道:“进来!”

靳封尧很是悲催的哼哼,踱步进来。

顾念一脸同情,打招呼道:“二少。”

靳封尧摆了摆手,权当回应,将手中一份资料,递到他哥面前。

他只是来送资料而已,没想到会天降横祸,忍不住还想抢救一下,“哥,我晚上有约,我可能不能代替你去。”

靳封臣嗓音清冷,“你那些莺莺燕燕,一天不约,也散不了。”

“谁说的!这次这个,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才搞定的!”靳封尧振振有词道。

靳封臣嗤之以鼻,“喝酒玩乐,不做其他,还不如不要。你要是有本事,就娶个女人回去,我想,爸妈会很高兴。”

靳封尧闻言,吓得连退三大步,“哥,不要说这么惊悚的话题好吗?小爷我可是单身主义,才不要为了所谓的女人,赔了自己一生。你看看老头子!整天被妈吃得死死的,每次看,我就觉得人生很黑暗。”

“你年纪不小了。前些日子,妈拿了一叠名媛千金的照片,我看着倒是不错,可以给你安排一个。”

靳封臣凉凉扫他一眼,语气威胁。

靳封尧泪流满面,语气悲愤,“我年纪哪里大了,我今年才27,还比你小两岁,你都没结婚,我着什么急!”

靳封臣忽然沉默了一瞬,道:“说不定……快了。”

“啊?什么快了?”

靳封尧有一瞬没反应过来。

顾念脸上也有几分茫然。

两相疑惑对望,又不约而同地看向靳封臣。

靳封臣沉默不言,神色冷肃,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一般。

让人以为产生了错觉。

但很快,靳封尧神情激动起来,“哥哥哥……我没听错吧?你刚刚说你快要结婚了?”

靳封臣眼神冷淡,“你听错了。”

“不不不,我绝对没听错!怎么可能听错!!!顾念,你也听到了对吧?他刚才明明说快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才离开几天,他居然说快了……”

靳封尧一时难以平静。

实在是这消息太震撼了。

这可是他哥啊!

一个比和尚还要禁欲,吃了春.药,都未必会起反应的男人啊!

他居然说快要结婚了!

“谁?你看上的是谁?哪家的千金?长什么样?好看吗?身材好不好?”

此时靳二少,像是一位操心儿女婚姻大事的老父亲,开始调查户口。

靳封臣老神在在的往椅背上一靠,姿态优雅的翻阅文件,像是没听到一般。

靳二少胃口被吊起,好奇得抓心挠肝,丧权辱国道:“哥……好哥哥,下午的工作和晚宴,我都代替你去,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好吧?”

靳封臣嫌吵,沉下脸,道:“出去!”

“我不出,你还没告诉我是谁!说话说一半,调人胃口,你不能这么不厚道啊哥。”

靳封尧不依不饶,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躺地上撒泼’的架势。

靳封臣语气威胁,“还想去非洲呆上三个月吗?”

靳封尧顿时噎住,泪流满面。

不带这样的啊!

满腔八卦都被勾起了,居然不剧透,他晚上绝对会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的!

……

芙蓉苑。

因为得了特赦,不需要去上班,江瑟瑟乐得轻松,在家带小宝。

小家伙乖巧的很,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江瑟瑟后头乱转。

傍晚的时候,江瑟瑟怕他闷坏,带着出去逛了一圈,买了一堆食材回来,打算晚上好好做顿好的,喂喂这小家伙。

她心想着,这肯定是最后一次了。

靳封臣肯定不会继续窝在这沙发上睡,小宝自然也不会继续留着。

心里有些微的遗憾小宝的离开,不过江瑟瑟也明白,这终究只是一场奇妙的邂逅,等他们回到靳家,大家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晚些时候,靳封臣如约而至。

江瑟瑟也没太大意外,让靳封臣进了门,道:“晚餐已经做好了,靳先生要是不嫌弃,可以吃完再带小宝回去。”

靳封臣脸上满是深意,道:“自然不嫌弃,我带了小宝的衣服过来。”

江瑟瑟愣了一愣,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靳封臣道:“小宝不太愿意走的样子,所以今天来,也是想跟江小姐商量一件事,能否让小宝继续居住在你这里?”

江瑟瑟惊呆,“这……不太

小说文学

好吧?”

虽然她很喜欢小宝,但是……也没可能整天带着他呀。

靳封臣看出她的心思,面容很是严肃道:“虽然这样,可能会很麻烦你。但是……我还是很诚意的请求江小姐帮忙。不瞒你说,小宝有点轻微自闭症的倾向。平时看不出来,可一旦闹别扭时,他会把自己关在房内,摔东西,甚至伤害自己。我曾经咨询过心理医生,也一直细心呵护,但还是没法根治这种情况。

以往小宝,没有特别黏着谁,这次却唯独对你有好感,所以才会有这种不情之请。”

江瑟瑟听完,顿时满心复杂。

她万万没想到,小宝居然会有这种症状。

看着根本不像,她甚至有些怀疑,靳封臣是骗她的。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似乎也没值得骗的地方,相反,早上还因为小宝,得到了十万的奖励。

想到这,江瑟瑟也就没拒绝了,“我跟小宝认识不到两天,对他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影响。不

过……如果你想先将他留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白天真的不行,我要上班。”

“这是自然。”

眼见着目的达到,靳封臣很满意,话题一转,道:“晚餐好了吗?我有点饿。”

“啊?哦,已经好了,我去盛饭。”

说完,江瑟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迎接丈夫归来的妻子?

啊呸!

江瑟瑟被这想法吓到了,心里万分惊悚,觉得自己大概有病



等到晚餐结束后,她开始祈祷靳封臣能赶紧离开。

偏生,老天爷和她做对似的,轰隆一声雷响,不多时,一场暴雨倾盆而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江瑟瑟郁闷看着窗外,眼神很是忧郁。

靳封臣眼底划过一抹兴味,出声道:“江小姐,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小宝就交给你了。”

“啊?现在走?这雨还没停呢。”江瑟瑟瞪大眼睛,惊道。

靳封臣不甚在意道:“天气预报说了,今晚会持续下大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

江瑟瑟闻言,顿时万分纠结。

这种天气开车多危险啊。

要是出什么意外,她可担当不起。

“那个……你要是不嫌弃,就继续在沙发上窝一晚吧。”她有些别扭的说道。

靳封臣眸底掠过一丝笑意,道:“那就打扰了。”竟是连句拒绝都没有。

江瑟瑟有种受到了欺骗的感觉。

 
 


江瑟瑟张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身旁躺着个软萌的小可爱。

他乖巧的窝在自己怀中,睡得很熟,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肌.肤白嫩得能掐出水。

江瑟瑟心里感觉很微妙。

这五年来,她见过不少孩子,却从未遇见过像小宝这样,让她感觉亲昵,喜欢,甚至不愿意放开他的冲动。

江瑟瑟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心说,要是真不放人,到时候怕是靳家的人,会要她好看。

胡思乱想了一通,她才蹑手蹑脚起身,准备去做早餐。

不想,到了客厅,竟瞧见靳封臣已经起来,桌上还放着一堆早餐。

有粥,有港式茶点,有西式餐点,简直不要太丰富。

江瑟瑟有些愕然,“这是……?”

“我开车出去买的,这附近没看到吃的,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每样都买了点。”

靳封臣淡淡的说,声音如同大提琴的调调,低沉磁性,带着些许慵懒,好听的要命。

江瑟瑟听得耳朵都要怀孕了的感觉,受宠若惊道:“您太客气了,我不挑食,什么都能吃。”

同时心中暗暗吐槽。

堂堂靳大总裁给自己买早餐,这要是传出去,怕是不少女人会排着队去跳江!

靳封臣却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道:“是吗,那就好。你赶紧去洗簌,我去叫小宝起来。”

江瑟瑟含糊点头,进了浴室。

十五分钟后,再出来,小宝已经起来了,正窝在他爹怀里,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靳封臣倒是很有耐性哄着,虽然还是板着一张脸。

但江瑟瑟看到这一幕,却觉得赏心悦目极了,心想,也不知道小宝的母亲是哪位,能生下这么可爱的宝宝,简直幸福。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在这对父子身边?

是因为靳家人反对,亦或者是有其她原因?

江瑟瑟想的出神,那边小宝却已经发现了她,二话不说,便从他爹腿上溜了下来,朝江瑟瑟跑来。

江瑟瑟抱起他,笑着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好。”小宝笑眯眯的搂住她的脖子,道。

江瑟瑟揉揉他的脑袋,“那我们去吃早餐。”

“嗯。”

小宝软萌地应道,眼睛亮闪闪的,吃东西都倍儿香,没一会儿一碗粥就见了底。

靳封臣在旁边看着,眼神很是难以言喻。

以往在家,吃一顿饭,可是全家人一块哄,都没什么用。

眼下,却乖巧得跟什么似的!

吃完早餐后,江瑟瑟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上班。

因为是顺路,所以靳封臣便送她到公司附近。

下车时,小宝搂着她的大腿,不撒手。

江瑟瑟哭笑不得,“宝贝儿,阿姨要上班呢,可不能再带你了,你跟你爹地回去吧。”

小宝宝泪眼汪汪,小表情,全写着‘舍不得瑟瑟阿姨’。

江瑟瑟差点又心软,不过理智还是告诉自己,不能心软。

自己的生活和母亲的医药费,可都靠这份工作了,不禁有些为难的看向靳封臣,“靳先生……”

靳封臣很淡定的一把抱起小宝,教育道:“阿姨要上班,不准耽误她。不过,你可以留她的电话,等空闲的时候,再打给她。等晚上她下班了后,再过来。”

小宝闻言,原本还委屈巴巴的小脸,顿时充满希望的看着江瑟瑟。

眼神像是在问,可以吗?

江瑟瑟完全招架不住,笑道:“这个当然可以,我把号码抄给你。”

说着,便低头打算从包内找纸和笔。

靳封臣适时递过手机,道:“存我手机上就可以。”

江瑟瑟愣了愣,‘哦’了一声,就接过手机,把号码给存上。

小宝总算开心了,揣着手机,跟宝贝似的,道:“那瑟瑟阿姨再见,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你要接哦!”

“好的,好的。”

江瑟瑟回以一笑,和父子两道别,随后进了公司。

她一进来,企划部上下所有人员,全都盯着她看,那眼神,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盯得她头皮一阵发麻。

“何琳,大家这是怎么了?”

她疑惑的询问平时走的较近的同事。

何琳二话不说立刻蹭过来,搂住江瑟瑟的手臂道:“瑟瑟,你老实交代,你和靳家小少爷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江瑟瑟早就料到会有人这么问,笑容淡定道:“怎么可能?那可是靳家小少爷,我以前见都没见过。”

“那可就奇了怪了,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喜欢你?”

“就是就是,甚至还为了你,给颜经理难堪。”

“你大概不知道吧,总经理已经把你升为企划部的正式员工,而且还命你为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呢。”

其余同事也凑过来,七嘴八舌的说道。

江瑟瑟内心微微诧异了下,却又很快平复下去。

她倒是猜到公司有可能把自己的职位转正,只是没想到,会是总负责人。

这时,何琳又小声的在她耳边告诫,“瑟瑟,你以后可得小心一些,颜以菲看起来很不高兴,昨天因为这事儿,还和总经理闹了一回。”

江瑟瑟刚想点头,抬眼就瞧见颜以菲从门外走了进来。

其余人见状,急忙作鸟兽散。

颜以菲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咬牙切齿地将一堆资料扔在江瑟瑟面前。

这些全都是小宝生日宴的企划案,以及事先调查的一些重要资料。

之前是颜以菲全权负责,现在全转交到江瑟瑟手中,她心中自然不忿,道:“江瑟瑟,自己几斤几两,最好掂量清楚。一来就想要坐大,小心撑死。”

江瑟瑟不甘示弱,笑道:“多谢经理提醒,不过我想,这点能耐,我还是有的,实在不劳你费心。”

颜以菲气得表情越发难看,“呵,好,那我就拭目以待,别最后什么都做不成,让公司成为业界笑柄。”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去,很是利落干脆。

江瑟瑟心中却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依照她的性子,怎么着也得把这项目争取到手,才会善罢甘休。

江瑟瑟心下一紧,下意识的翻开桌上那叠资料一看,立刻就看到里面一些重要资料被篡改,甚至有几份企划案被撕烂。
赞一下
上一篇: 农村女人和老头在树林里买:两人做人爱费视频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