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9092浏览3638800本站已运行428

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家公下面哪个好大

- 1 -


我终于成为中学生了。


她说:“大家好,我姓王。我是你们的英语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虽然我不像女班主任那样细心,但我想和你们成为朋友。”


新学期的第一天,石老师做了自我介绍。


他在黑板上写了两个漂亮的字:“王磊”


后来的日子也证明,他是个很简单的人,很直率的人。


我姑且称他为石老师。


我喜欢听石老师的课,不压抑,很自由。


他好像没把我们当学生过;喜欢和我们开玩笑,喜欢和我们约定某件事,喜欢把对班级生活和学习的新构想及时告诉我们。


他也喜欢骑摩托车上班。


石老师希望和我们分享他的故事,每次都是顺其自然地出生,上课的时候还做不到一切。我们都听过


坐在我右边的是兴炎,黝黑的皮肤,每天上课,上课,做作业。不抓耳朵。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上课挑逗他,看他上课想玩,又不想打破自己的原则的样子,我就满足了。


我的右边是聪。他的头发每天都油光发亮,真不知道他打了多少蜡。


聪是留级生。老师眼中的坏学生。每次打架,他的身后一定站着六七个“小弟”。

当然,为了不受他的欺负,我和兴炎都成了他的小弟。

我身体比较弱小,每次打架时候我只负责帮他们……拿衣服。但我有主意和点子,我理所当然成了他们的参谋和军师。

记得有一次打架被校长发现了。但那次我因为生病没参加。

第二天。

石头老师上完课很恼火的让兴炎和聪哥去趟办公室。

我把他们俩送到了办公室门口,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随着他们俩走进去办公室,我就听到了里面班主任的训斥声……

“房聪同学!你的头发能不能给我剪一剪!你天天打多少发蜡?”

聪哥捋了捋了他那油亮的头发,抖了抖腿。顺带着把目光转向别处。

“还有!你打架的时候能不能换个地方!在校长家门口打架是什么意思?”

“你笑什么笑,赵兴炎,以后不许把磁带和录音机拿到学校。”

……

我在门外,心情忐忑的笑着。


—2—

我们的座位是每隔一段时间变动一次的。

但我从小依赖症就特别严重,认准了不换,习惯了不改。

调座位的时候我记得我很不情愿和小臣坐在一起,还说只愿意和兴炎同桌。

但后来也没如愿。

之后石头老师找我聊了很久。

我沉默不说话,他看了看我,自己又想了想,开口说:“班里很多同学都挺好相处的,不一定只和兴炎做朋友呀。”

我皱着眉头看着窗外,好像没有听进去。

“多换几次座位多交几个好同桌嘛。也多交了几个朋友。”

我还是看着窗外的小鸟。

“放心,等下次我再给你调回去。”

我眼睛一亮:真的吗!

那一次我很伤心,但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原因。

但石头老师他还是告诉我很多道理,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我没有再要求调回原来的位置,我也因此认识了小臣。

小臣很喜欢听音乐,我俩有共同喜欢的歌星,有许多共同的爱好。就这样逐渐有了共同话题,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互相交换磁带,互相分享画册。我和他的很多想法都是不谋而同。

他有了自己喜欢的女生也是的第一个告诉我。我们无话不谈。

当然,我也第一个告诉他。

3—

班主任明确规定,不许早恋!

小孩子就这样,一般你不提的话,他们还真不知道有那么个东西。比如早恋。

你若是提出来规定。那肯定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总觉得需要我们“亲历亲为”。不然的话,感觉这个规定没有存在感。

因为石头老师家庭很特殊,他哥和他嫂子都是警察,而且好像不止一个警察哥哥。

所以在班级管理方面,它拥有自己的一整套方略。

回忆中还有段时间,他无意中跟我们提及他最近在准备一个考试。至于是什么考试我忘了,好像是什么司法考试。

就像他的摩托车,他总是热情高涨,激情满满。

正如在警局一样,石头老师立了规定,还会委派卧底和眼线,专门检察班委成员和同学的违纪违规行为。

所以,我给仇婵同学写情书的事很自然的被石头老师知道了。

这次就连聪哥也保不了我了。

兴炎和聪哥把我送到办公室门口,拍拍我的肩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吧!”

我来到办公室。

“小帅,怎么?上次帮语文老师演课堂小品没尽兴是吧?在班里出名了是吧?”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老师您叫我什么事呀?”

“演!继续演……”

“你要是真不知道什么事情就在我这先好好想想什么事。”

不愧是警察世家。还没五分钟我就已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

“说说吧,给谁写的。”

我低头不说话。

石头老师继续说:“你怎么想的?你才多大呀。”

我低头不说话。

“你现在呀,把心思放到学习上,还没到追女孩的时候。”

然后我接了一句:那……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全办公室的老师哄堂大笑。数学老师在对面说:“到你高中就可以了。”

我趁热打铁,继续问:“石头老师,你也是高中开始的吗?”

“我呀?我当年可没你这么俗套。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写信了。等长大了,开摩托追女孩。”

我也随之不那么紧张了。到后期,石头老师竟然让我坐下了。

一场批斗大会变成了座谈会。

出来办公室,我看到他俩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怎么样?没事吧?”兴炎马上收起了猥琐的笑,假装严肃的问我。

“还能怎么样,我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也不知道谁打的小报告。”

“那……仇婵你还追不追了”

“追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后来聪哥告诉了我是谁打了我的小报告。

我告诉聪哥帮我谢谢她。

毕竟我自己心理明白,那天和石头老师聊的还是很开心的。

—4—

因为班主任的摩托声音很有代表性。

所以我们每天的放学铃不是学校规定的铃声,而是石头老师的摩托车声响。

摩托车开始启动了,我们开始收拾书包。

摩托车从教学楼前驶过了,我们从楼道里跑到楼下。

摩托车声越来越远,我们骑上了自行车,冲出了自行车棚。

好景不长,我们又被石头老师的卧底举报了。

班里的同学们像往常一样正要冲出自行车棚。

小臣刚把新买的磁带放到我手里;

兴岩刚把书包绑在了自行车上;

聪哥刚掏出打架用的棍;

我刚把情书递给了仇婵。

石头老师的摩托车声响又回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停在了我们面前。

我永远记得那天我们所有人的脸有多绿。感觉画面定格在那一秒好久好久……

第二天。全体罚值日。

石头老师微胖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嘴里说着,我看你们这次能不能记住了。

他声音很小,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再说给我们每个人听。

他很喜欢和学生谈心,喜笑颜开。他上课激情满满,还常常讲故事。他经常告诉我们课下可以去他宿舍聊天喝水。

有一次和班里的几个同学去他住处玩,同去的有个同学叫郭晓。

郭晓头发很有型,酷酷的。

班主任每次见到他总会特别情调:“郭晓的头发太长,得去剪了!再给你两天时间”

两天之后又两天,又两天。

终于在一次谈话之后。郭晓真的把头发剪了。我拍拍他的肩膀,调侃似的告诉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郭晓懒懒的趴在桌子上:“要不你也剪个这样的!”

我说:“算了吧,我驾驭不了。”

我再问他老王怎么说服你剪头发的,他只是笑了笑。

郭晓剪完头发的第二天,早晨,摩托车依然路过教学楼前。

但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体格和穿衣明明就是石头老师,但怎么变样了呢。

上午英语课。班长喊了起立,我们目瞪口呆的喊:good morning  Mr wang

Mr wang 竟然也把头发剪了。和郭晓的一摸一样。

—5—

石头老师喜欢听音乐。

那个时候的周杰伦刚出第一张专辑;

任贤齐还不过火;

街头的音像店里还卖着SHE的磁带;

VCD和录音机风靡万家。

那个时候的盗版光盘十块钱就能买一沓。

石头老师把他的录音机绑在了他的摩托车上。好像还和小臣的同款。

我能想象,路上的他一定很high吧。

班里要举办元旦晚会,石头老师在课后统计报名人员。

坐在前排的我唯唯诺

小说文学

诺的想报名却又不敢举手,小臣小声鼓励我去演个节目。

“给你听了这么多磁带和光碟,你得给我露一手呀,我也好给我那几个哥们吹吹牛逼。”

我看看石头老师又看看班里同学,迟迟不敢举手。

“小帅!你演个节目吧。”

石头老师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好像在跟班里的所有同学说出这句话,又好像在跟我自己说。

“那……能唱歌吗?”

“当然能呀,表演什么都行,就是咱们班同学在一起开心一下,唱一嗓子吧。”

我没有说话,好像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心跳到了嗓子眼。

他看我没说话,直接问我唱歌个什么歌。

我说:“那就伍佰的吧”我作思考状。

“伍佰的好呀,哪一首呢?《痛哭的人》

小说文学

还是《挪威的森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和我一样也喜欢听伍佰的歌。

原来他摩托车上每天放的歌和我每天回家放的歌是一样的。

和班主任听同样的歌,莫名的感觉自己的品味提高了,又感觉自己和班主任的距离拉近了。

晚会那天我才知道最紧张的不是报名,而是上台表演的时候。

马上轮到我上台了。

聪哥用劲把我推了上去。“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然后他举起他的双手为我鼓掌喝彩。

我的双手却抖成了帕金森。

石头老师正在摆着各种造型给我拍照的时候,我忘词了……

我还不停的抖着,唯一变化的就是脸色红润了一些。

“唱的挺好的,接着唱。”他看我忘词了,边忙着手头的事边给我“指导”

记得在随后的表演中基本是在石头老师的带领下,我俩合唱了整首歌。

那天,聪哥,兴炎还有小臣把他们所有的哥们都叫过来了,说是给我加油。

后来初一升初二,我去了东校区。

—6—

新的班主任是个女的,也挺好,经常带我们做个小游戏,让同学们上台唱唱歌。

我依然很喜欢刘德华和伍佰,但已经习惯在大家面前给唱一首。

周末的时候我会去西校区找他们,再后来我们好像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圈。

我不能再和小臣交换磁带,也不再和他讨论女孩了,兴岩也不再给我作业抄,再也没有人像聪哥那样罩着我了。

再后来兴炎去了上海,临行之前想来跟我告别,但传达室大爷没有给他开门。他最后让传达室交给了我一个磁带,一个纸条。

“小帅,我要跟我爸妈去上海了,这些磁带我都听完了,送给你了。”

没有联系方式,就这样,以后也没能联系上。

回忆中好像小臣的成绩越来越好,没有我的干扰,我估计他能考第一。后来听说他真的考上了重点高中。

聪哥在学校的“势力”范围也越来越大,偶尔见到我还会嘱咐我,在那边有事一定要告诉他。

聪哥还说“离开老王的班还真有点想他,没人把我叫到办公室批评我两句还真有点不适应。”

我又问他石头老师现在怎么样,他说“很潇洒,摩托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还配了一款墨镜。”

我笑着说:“哈哈,你现在身份也得买一个墨镜戴上,墨镜配喇叭牛仔裤。”

以后的日子,每次遇到棘手的事情,我都会想起他们拍一拍我的肩膀:“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每次去讲台给大家唱歌,我都会想起石头老师给我拍照,告诉我唱的挺好的,继续呀。

我的手也不再抖了,心跳不再那么快了,也再没忘过词。

我总是幻想能再次遇见石头老师,亲自告诉他我有多努力的在学习,我不再给女生写信了,我唱歌也不再忘词了。

比记住一个人印象更深的是记住了这个人影响自己的一切。

我忘记了是哪个学期,石头老师突然就从西校区调到了东校区。

当他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抬头看到了我,笑了笑。

“同学们好,我姓王,你们的英语老师,可能平时不会像女老师那么细心,但我会和你们成为朋友”

- 1 -


我终于成为中学生了。


她说:“大家好,我姓王。我是你们的英语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虽然我不像女班主任那样细心,但我想和你们成为朋友。”


新学期的第一天,石老师做了自我介绍。


他在黑板上写了两个漂亮的字:“王磊”


后来的日子也证明,他是个很简单的人,很直率的人。


我姑且称他为石老师。


我喜欢听石老师的课,不压抑,很自由。


他好像没把我们当学生过;喜欢和我们开玩笑,喜欢和我们约定某件事,喜欢把对班级生活和学习的新构想及时告诉我们。


他也喜欢骑摩托车上班。


石老师希望和我们分享他的故事,每次都是顺其自然地出生,上课的时候还做不到一切。我们都听过


坐在我右边的是兴炎,黝黑的皮肤,每天上课,上课,做作业。不抓耳朵。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上课挑逗他,看他上课想玩,又不想打破自己的原则的样子,我就满足了。


我的右边是聪。他的头发每天都油光发亮,真不知道他打了多少蜡。


聪是留级生。老师眼中的坏学生。每次打架,他的身后一定站着六七个“小弟”。

当然,为了不受他的欺负,我和兴炎都成了他的小弟。

我身体比较弱小,每次打架时候我只负责帮他们……拿衣服。但我有主意和点子,我理所当然成了他们的参谋和军师。

记得有一次打架被校长发现了。但那次我因为生病没参加。

第二天。

石头老师上完课很恼火的让兴炎和聪哥去趟办公室。

我把他们俩送到了办公室门口,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随着他们俩走进去办公室,我就听到了里面班主任的训斥声……

“房聪同学!你的头发能不能给我剪一剪!你天天打多少发蜡?”

聪哥捋了捋了他那油亮的头发,抖了抖腿。顺带着把目光转向别处。

“还有!你打架的时候能不能换个地方!在校长家门口打架是什么意思?”

“你笑什么笑,赵兴炎,以后不许把磁带和录音机拿到学校。”

……

我在门外,心情忐忑的笑着。


—2—

我们的座位是每隔一段时间变动一次的。

但我从小依赖症就特别严重,认准了不换,习惯了不改。

调座位的时候我记得我很不情愿和小臣坐在一起,还说只愿意和兴炎同桌。

但后来也没如愿。

之后石头老师找我聊了很久。

我沉默不说话,他看了看我,自己又想了想,开口说:“班里很多同学都挺好相处的,不一定只和兴炎做朋友呀。”

我皱着眉头看着窗外,好像没有听进去。

“多换几次座位多交几个好同桌嘛。也多交了几个朋友。”

我还是看着窗外的小鸟。

“放心,等下次我再给你调回去。”

我眼睛一亮:真的吗!

那一次我很伤心,但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原因。

但石头老师他还是告诉我很多道理,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我没有再要求调回原来的位置,我也因此认识了小臣。

小臣很喜欢听音乐,我俩有共同喜欢的歌星,有许多共同的爱好。就这样逐渐有了共同话题,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互相交换磁带,互相分享画册。我和他的很多想法都是不谋而同。

他有了自己喜欢的女生也是的第一个告诉我。我们无话不谈。

当然,我也第一个告诉他。

3—

班主任明确规定,不许早恋!

小孩子就这样,一般你不提的话,他们还真不知道有那么个东西。比如早恋。

你若是提出来规定。那肯定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总觉得需要我们“亲历亲为”。不然的话,感觉这个规定没有存在感。

因为石头老师家庭很特殊,他哥和他嫂子都是警察,而且好像不止一个警察哥哥。

所以在班级管理方面,它拥有自己的一整套方略。

回忆中还有段时间,他无意中跟我们提及他最近在准备一个考试。至于是什么考试我忘了,好像是什么司法考试。

就像他的摩托车,他总是热情高涨,激情满满。

正如在警局一样,石头老师立了规定,还会委派卧底和眼线,专门检察班委成员和同学的违纪违规行为。

所以,我给仇婵同学写情书的事很自然的被石头老师知道了。

这次就连聪哥也保不了我了。

兴炎和聪哥把我送到办公室门口,拍拍我的肩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吧!”

我来到办公室。

“小帅,怎么?上次帮语文老师演课堂小品没尽兴是吧?在班里出名了是吧?”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老师您叫我什么事呀?”

“演!继续演……”

“你要是真不知道什么事情就在我这先好好想想什么事。”

不愧是警察世家。还没五分钟我就已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

“说说吧,给谁写的。”

我低头不说话。

石头老师继续说:“你怎么想的?你才多大呀。”

我低头不说话。

“你现在呀,把心思放到学习上,还没到追女孩的时候。”

然后我接了一句:那……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全办公室的老师哄堂大笑。数学老师在对面说:“到你高中就可以了。”

我趁热打铁,继续问:“石头老师,你也是高中开始的吗?”

“我呀?我当年可没你这么俗套。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写信了。等长大了,开摩托追女孩。”

我也随之不那么紧张了。到后期,石头老师竟然让我坐下了。

一场批斗大会变成了座谈会。

出来办公室,我看到他俩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怎么样?没事吧?”兴炎马上收起了猥琐的笑,假装严肃的问我。

“还能怎么样,我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也不知道谁打的小报告。”

“那……仇婵你还追不追了”

“追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后来聪哥告诉了我是谁打了我的小报告。

我告诉聪哥帮我谢谢她。

毕竟我自己心理明白,那天和石头老师聊的还是很开心的。

—4—

因为班主任的摩托声音很有代表性。

所以我们每天的放学铃不是学校规定的铃声,而是石头老师的摩托车声响。

摩托车开始启动了,我们开始收拾书包。

摩托车从教学楼前驶过了,我们从楼道里跑到楼下。

摩托车声越来越远,我们骑上了自行车,冲出了自行车棚。

好景不长,我们又被石头老师的卧底举报了。

班里的同学们像往常一样正要冲出自行车棚。

小臣刚把新买的磁带放到我手里;

兴岩刚把书包绑在了自行车上;

聪哥刚掏出打架用的棍;

我刚把情书递给了仇婵。

石头老师的摩托车声响又回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停在了我们面前。

我永远记得那天我们所有人的脸有多绿。感觉画面定格在那一秒好久好久……

第二天。全体罚值日。

石头老师微胖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嘴里说着,我看你们这次能不能记住了。

他声音很小,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再说给我们每个人听。

他很喜欢和学生谈心,喜笑颜开。他上课激情满满,还常常讲故事。他经常告诉我们课下可以去他宿舍聊天喝水。

有一次和班里的几个同学去他住处玩,同去的有个同学叫郭晓。

郭晓头发很有型,酷酷的。

班主任每次见到他总会特别情调:“郭晓的头发太长,得去剪了!再给你两天时间”

两天之后又两天,又两天。

终于在一次谈话之后。郭晓真的把头发剪了。我拍拍他的肩膀,调侃似的告诉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郭晓懒懒的趴在桌子上:“要不你也剪个这样的!”

我说:“算了吧,我驾驭不了。”

我再问他老王怎么说服你剪头发的,他只是笑了笑。

郭晓剪完头发的第二天,早晨,摩托车依然路过教学楼前。

但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体格和穿衣明明就是石头老师,但怎么变样了呢。

上午英语课。班长喊了起立,我们目瞪口呆的喊:good morning  Mr wang

Mr wang 竟然也把头发剪了。和郭晓的一摸一样。

—5—

石头老师喜欢听音乐。

那个时候的周杰伦刚出第一张专辑;

任贤齐还不过火;

街头的音像店里还卖着SHE的磁带;

VCD和录音机风靡万家。

那个时候的盗版光盘十块钱就能买一沓。

石头老师把他的录音机绑在了他的摩托车上。好像还和小臣的同款。

我能想象,路上的他一定很high吧。

班里要举办元旦晚会,石头老师在课后统计报名人员。

坐在前排的我唯唯诺诺的想报名却又不敢举手,小臣小声鼓励我去演个节目。

“给你听了这么多磁带和光碟,你得给我露一手呀,我也好给我那几个哥们吹吹牛逼。”

我看看石头老师又看看班里同学,迟迟不敢举手。

“小帅!你演个节目吧。”

石头老师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好像在跟班里的所有同学说出这句话,又好像在跟我自己说。

“那……能唱歌吗?”

“当然能呀,表演什么都行,就是咱们班同学在一起开心一下,唱一嗓子吧。”

我没有说话,好像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心跳到了嗓子眼。

他看我没说话,直接问我唱歌个什么歌。

我说:“那就伍佰的吧”我作思考状。

“伍佰的好呀,哪一首呢?《痛哭的人》还是《挪威的森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和我一样也喜欢听伍佰的歌。

原来他摩托车上每天放的歌和我每天回家放的歌是一样的。

和班主任听同样的歌,莫名的感觉自己的品味提高了,又感觉自己和班主任的距离拉近了。

晚会那天我才知道最紧张的不是报名,而是上台表演的时候。

马上轮到我上台了。

聪哥用劲把我推了上去。“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然后他举起他的双手为我鼓掌喝彩。

我的双手却抖成了帕金森。

石头老师正在摆着各种造型给我拍照的时候,我忘词了……

我还不停的抖着,唯一变化的就是脸色红润了一些。

“唱的挺好的,接着唱。”他看我忘词了,边忙着手头的事边给我“指导”

记得在随后的表演中基本是在石头老师的带领下,我俩合唱了整首歌。

那天,聪哥,兴炎还有小臣把他们所有的哥们都叫过来了,说是给我加油。

后来初一升初二,我去了东校区。

—6—

新的班主任是个女的,也挺好

,经常带我们做个小游戏,让同学们上台唱唱歌。

我依然很喜欢刘德华和伍佰,但已经习惯在大家面前给唱一首。

周末的时候我会去西校区找他们,再后来我们好像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圈。

我不能再和小臣交换磁带,也不再和他讨论女孩了,兴岩也不再给我作业抄,再也没有人像聪哥那样罩着我了。

再后来兴炎去了上海,临行之前想来跟我告别,但传达室大爷没有给他开门。他最后让传达室交给了我一个磁带,一个纸条。

“小帅,我要跟我爸妈去上海了,这些磁带我都听完了,送给你了。”

没有联系方式,就这样,以后也没能联系上。

回忆中好像小臣的成绩越来越好,没有我的干扰,我估计他能考第一。后来听说他真的考上了重点高中。

聪哥在学校的“势力”范围也越来越大,偶尔见到我还会嘱咐我,在那边有事一定要告诉他。

聪哥还说“离开老王的班还真有点想他,没人把我叫到办公室批评我两句还真有点不适应。”

我又问他石头老师现在怎么样,他说“很潇洒,摩托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还配了一款墨镜。”

我笑着说:“哈哈,你现在身份也得买一个墨镜戴上,墨镜配喇叭牛仔裤。”

以后的日子,每次遇到棘手的事情,我都会想起他们拍一拍我的肩膀:“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每次去讲台给大家唱歌,我都会想起石头老师给我拍照,告诉我唱的挺好的,继续呀。

我的手也不再抖了,心跳不再那么快了,也再没忘过词。

我总是幻想能再次遇见石头老师,亲自告诉他我有多努力的在学习,我不再给女生写信了,我唱歌也不再忘词了。

比记住一个人印象更深的是记住了这个人影响自己的一切。

我忘记了是哪个学期,石头老师突然就从西校区调到了东校区。

当他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抬头看到了我,笑了笑。

“同学们好,我姓王,你们的英语老师,可能平时不会像女老师那么细心,但我会和你们成为朋友”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性质活性生活视频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