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3559浏览3680397本站已运行4313

爸爸很爱我但他想上我怎么办:死亡作业

那马德彪明显喝了酒,还有些淤青的脸上红通通的,说的真来劲呢,压根没注意到萧然,继续唾沫横飞地向围着他的一众小弟们说着。

“可我马德彪怕这个?哼!我当时就直接和他们干上了!”

“你们是不知道,当时那场面有多么惨烈!”

“我和兄弟们以少打多,都玩了命了!”

“最后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把那些家伙全都赶跑了。”

“特别是我,对上了那个最厉害的萧然,还有他身边三个保镖!”

“一个打四个啊!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这时候,他还和他的兄弟们来了个互动。

“怎么着了,彪哥?”

兄弟们齐声发问,都被马德彪吊起了兴致。

“哈哈,我把他们四个全都打趴下了!”

马德彪一拍巴掌,大声叫道:“尤其是那个萧然,我打的他是鼻青脸肿,满脸是血,那脸肿的都成了个猪头,比我惨多了!说实话,我现在想起来,都害怕当时的我自己,哈哈……”

说到这,马德彪不由自主地狂笑了起来,那得意的劲头,就像他是真的那么英武神勇一样。

“彪哥,威武!”

一众小弟们这时候纷纷吆喝起来,卡座里的声势瞬间爆棚。

“啪,啪,啪……”

但这时,就在卡座门口忽然想起了一阵极为不合时宜的掌声。

接着,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马德彪,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么会讲故事啊?好莱坞没请你去当编剧,真是瞎了眼啊。”

这声音很淡,但那话语中的浓浓嘲讽却是聋子也能听得出来。

“混蛋!”

“你特么谁啊?敢这么说彪哥!”

“你找死!”

马德彪的

小说文学

一众兄弟都叫骂着跳了起来,齐刷刷转身看向卡座门口。

就见一个清瘦的年轻男人叼着烟慢慢从卡座门口走来,被他们这十几个凶狠的恶汉盯着,不但没有半分的怯意,反而嘴角还带着满是不屑的淡淡笑意。

正是萧然!

看到萧然如此无视他们,马德彪的一众兄弟都恼了。

“麻痹的,太嚣张了!”

终于有几个人忍不住了,抄起旁边的酒瓶子,就要上前给萧然开瓢。

“住,住手……”

突然,马德彪发颤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手下愕然,转头看向马德彪,瞬间就全楞了。

只见刚才还得意嚣张的马德彪,这时候已经是满脸煞白,脑门子上那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不停地流下,身上更是在微微地颤抖着。

彪哥这是怎么了?

众手下都是惊愕不已。

他们当然不知道,马德彪这是吓得。

本来萧然被警察带走以后,马德彪以为萧然怎么也要被关上个十天半个月才行,可没想到这才半天没到,他就又见到了萧然。

这一刹那,之前被萧然暴揍的痛苦和恐惧,重新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吓得不轻。

但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刚才为了在其他兄弟们面前,挽回今天被打的面子,还在卖力地编排萧然呢。

可万万想不到,这话刚刚说完,萧然就到了,而且还听到了他的说话。

所以这时候,马德彪的心早就被骇惧塞的满满的了。

这时,萧然已经走近。

停下,看着面如土色的马德彪,萧然轻轻一笑,淡淡道:“你刚才的故事很精彩,继续啊。”

“噗通!”

马德彪被萧然这一句话说的直接崩溃,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饶……饶命。”

“……”

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结了。

整个卡座顷刻间鸦雀无声,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到。

马德彪的手下全都傻呆呆地看着马德彪,完全不明白,他们老大怎么说跪就给人跪了?

就算他们老大的老大邱天林来了,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啊!

不由自主地他们都看向了萧然。这人到底是谁?

“我饶你命?呵呵。”

萧然笑着,轻松拨开面前两个看傻了的马德彪手下,走到了马德彪面前,坐下,拿下了嘴角的烟,似乎要弹点烟灰。

那马德彪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手给伸了出去。

萧然一笑,将还剩的一半烟头按在了对方手心里,烫的那厮呲牙咧嘴,可就是半句废话都不敢有。

旁边的小弟更傻了。尼玛,这彪哥对自己老爹都没这么孝敬好吧!

萧然松开烟头,这才笑道:“马老大,你这话说反了吧?你之前不是说,你把我打的鼻青脸肿,满脸是血,那脸都肿成了个猪头?这么说,应该是你饶我的命才对啊,你说是吗?”

“啪!”

马德彪这时候反手就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大嘴巴子,嘴角都被抽出血来了。

接着,他哭丧着脸道:“萧,萧先生,那是我胡说八道。”

萧先生?

众手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个人,就是马德彪今天去找茬的那个萧然?

可彪哥不是说了,这萧然壮的跟头牛一样?而且当时彪哥以一敌四,把萧然打惨了吗?

哦,敢情是胡说八道啊!

众手下明白了,但是他们的怒气也上来了,因为萧然终究只是一个人,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难道还怕他不成?

于是他们看向萧然的眼神都恶狠狠起来。

“麻痹的,敢欺负我们老大?”

这时候,其中两个最为莽撞的汉子怒吼一声,就冲了上来。

马德彪顿时脸上色变,心知要遭!

果然,就在这时……

只见萧然身子一动,抬手就抄起了旁边的一个装满酒的啤酒瓶子,犹如闪电般地挥出,劈头盖脸迎面砸在了离着最近的一个大汉头上。

“啪!”

这一下砸的极狠,竟然将酒瓶直接砸碎,碎玻璃混着白色酒液和鲜红的血直接就从那人头上流了下来。

“啊~”

那人捂着头,惨叫着退了下去。

“唰!”

破风声起,一击得手的萧然并没有停留,而是将手中剩余的破酒瓶一转,直接送了出去,正好就撞上了第二个扑上来的那汉子的拳头。

“噗!”

那破酒瓶的尖刺,被萧然硬生生地就扎进了那人的拳骨之中。

“啊~”

又是一声惨叫,第二个扑上来的汉子捂着已是鲜血淋淋的手也退了下去。

这一切,说时迟

那时快,实际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间,萧然就轻松地将两个突然扑来的大汉给击退了。

而且,他出手狠辣,没有丝毫的留手,招招见血!

“咝~”

霎时间,整个卡座满是倒吸凉气的声音,刚才还怒气爆棚的马德彪手下,瞬间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一样,转眼又给震住了。
“住手!你们都特么给我住手!”

马德彪看到萧然和自己兄弟都干起来了,吓得赶紧喊了起来:

“他,他上午是一个人就把我和那些兄弟们全给干趴下了,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马德彪这时都带着哭腔了,终于把实话给说了出来。

“……”

整个卡座彻底没了声音,连吸凉气的声音都没了,所有人都被马德彪这话吓到了。

要知道,他们虽然上午没有跟着马德彪去,但是跟着去的那些兄弟们的实力他们很清楚,都是狠人。可是这些狠人现在却全都在医院呢,个个惨不忍睹,断胳膊断腿的,就没有一个囫囵人的。

本来他们还真的以为那些兄弟是跟一伙人火并的结果,可万万没想到,这么多兄弟居然就是被这位猛人一个人干掉的?

这事要搁在平时,他们是不大相信,可结合马德彪的举动,还有萧然刚才的神勇,就让他们不得不信。

这是真的啊!

这时他们对于萧然心中就只有一句话:

猛,太猛了!

“滚,你们都滚!”

这时候,马德彪赶紧又挥了挥手。

“哗啦”,他兄弟们全散了,心中除了替他们的老大默哀外,再没人再敢靠近。

“嗯,很好,终于清静了。”

 

萧然对于马德彪的识趣很满意,手上沾血的酒瓶抛在脚边,就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看着马德彪问道:“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吧?说吧,那邱天林究竟和我父母的死有没有关系?”

马德彪脸上一苦,眼睛微微一转,又在肚子里编瞎话了。

萧然忽地冷冷一笑,又道:“有些话想清楚了再说,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是,是,是……我知道。”

马德彪骇的连忙点头,赶紧把编好的瞎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再也不敢隐瞒,道:“萧先生,邱老大的那种境界,真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够评价的。我也是无意当中,听人说起的。”

“那你就告诉我邱天林的下落,我自己去问。”萧然淡淡的说道。

马德彪又为难了起来,要知道不管是萧然还是邱天林,都不是他可以惹得,到时候邱天林和萧然起了冲突,知道是自己告诉的情况,他可就麻烦大了。

萧然没有接着逼问,而是就这么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马德彪被萧然看的浑身一颤。

不知道为什么,萧然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可他那双眼睛里仿佛藏着两把冰冷刺骨的刀,深深地插入了马德彪的心窝子,让马德彪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接就蹿到了头顶,浑身的寒毛都炸了。

马德彪赶紧挪开了目光,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骇声道:“邱老大住的地方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他经常晚上会去一家叫做碧水晴天的会所,那里是他的老巢。”

“有他照片吗?”萧然又问。

“有,我手机里有。”马德彪连忙拿出手机,翻出了他和邱天林的一张合影。

萧然看了一眼,将邱天林的长相记在了脑子里。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萧然再问。

“我不敢骗您啊,都是真的。”马德彪都要哭了。

“好,我信你。”

萧然拍了拍马德彪肩膀,站起了身子。

就在马德彪松了口气的时候,萧然忽然又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刚才说谁被打的像猪头一样?”

“啊……”

马德彪当即瞪大了眼睛。这煞星还记得这茬呢?

“我,是我被打的像猪头一样。”马德彪赶紧指向自己。

“是吗?”

萧然反问一句,然后低头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马德彪已经有些淤肿的脸,撇撇嘴,摇头道:“可我觉得不像啊。”

“……”

马德彪愣了片刻,突然一个激灵,两只手抬了起来,照着自己的脸上就狠狠抽了起来。

萧然一笑,点点头,也不再看。

等他走

到卡座门口,也不转身,淡淡地丢下了一句话:“我见过的猪头都很胖,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啪啪啪……”

顿时,身后马德彪很抽巴掌的声音更响了。

萧然微笑着,迈步走出了卡座。

等到马德彪的小弟们回到包厢时,就发现,马德彪还在玩命地抽自己,满嘴是血,一张脸被打的跟猪头一样,而裤子上已经湿了,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不明液体……

此时的萧然已没有心思和马德彪这样的货色纠缠,刚才也不过是适当地给马德彪一点教训而已。

而他在离开了马德彪这里之后,就直接赶到了马德彪所说的碧水晴天会所。

这个会所明显是个相当高级的私人会所,保全措施极为严密,在门口就有四个黑衣保镖在守卫着。

萧然在暗处观察了一下,他并没有冒然闯入。

他现在并不确定那邱天林在不在里面,而这邱天林是在道上混的人物,跟那些地痞可不一样,想来身边肯定也有不少的人保护,所以萧然如果现在莽撞的找上去,恐怕只会打草惊蛇,适得其反。

而后他再观察了一阵周围的环境之后,忽然眼睛一亮,便转身直奔旁边的一个苏宁电器的门店。

到了门店里面,萧然在光学器材柜台,买了一台容量大的摄像机以及配套的摄像支架和几块备用电池,此外还买了一个带支架的单筒望远镜。

接着,他又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便转身出门。

而后,他来到了旁边的一家超市,又买了一些食物和一个带面罩的帽子,便到了碧水晴天会所马路对面的一家锦城酒店。

“我要一间三楼或四楼临街的房间,有没有?”萧然在前台向酒店前台小姐直接提出了要求。

那前台小姐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按照萧然的要求,给萧然开了间三楼的303房间。

萧然拿了钥匙,到了房间,反锁好门之后,也不开灯直接就来到窗边,拉开窗帘的一条缝隙,看了看对面的碧水晴天会所。

“这个观察位置不错。”

萧然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拿出刚买的摄像机,夹好支架,将摄像机对准会所的位置放好,调准了镜头,又将窗帘拉好,只让摄像机的镜头露在外面,最后才打开了摄录的按钮。

他这么做,自然就是要借助这个位置,来观察对面会所的整体情况,以及那个邱天林出现的时间节点。

做好了一切准备,萧然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再次仔细检查一遍摄像机,确认无误后,便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在网上查询邱天林的相关资料。

直到后半夜,萧然才关上电脑,上了床,渐渐睡了过去……
就在萧然在酒店里布置一切的时候,徐雅婷在她别墅卧室里,终于再次登录直播间。

作为抖渔的最火女主播之一,徐雅婷有着恐怖的粉丝数量,刚刚上线,粉丝们就开始刷屏了。

“天呐,女神你终于来了。”

“对啊,你再不来,我们都打算报警了。”

“哇,女

神,你又漂亮了……”

而后没有一会的工夫,更多的人涌入直播间,在线人数暴增。

“大家晚上好。”

徐雅婷微微一笑,和粉丝们打了个招呼。

“女神,你好像不太高兴啊。”

“对,笑的很勉强。”

“看到你这强装的笑颜,我的心都痛了。”

……

粉丝们似乎发现了徐雅婷的情绪不佳,于是纷纷问候着,同时直播间里开始了疯狂的刷礼物,鱼丸、火箭满天飞。

“不用给我刷礼物啊,我说了,我不缺钱的。”

徐雅婷微微蹙眉,她上直播,只是为了获得一些关注,增添一些生活的乐趣罢了,并不是像其他一些主播一样奔着钱去的。

“雅婷,我不差钱!只要你开心起来就行!”

立即有粉丝榜第一位的土豪在直播间做出了回应。

开心?

徐雅婷暗暗摇头,她岂是那种用金钱礼物就能博取开心的女人?

不由地,她想起了萧然今天上午用她的兰博基尼撞上王博坤的保时捷时,那时的她,才是真正的开心。

也许只有萧然哥哥那样的男人才懂得让我如何开心吧?

想到这,她不禁又想到了萧然在父母老屋那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场景。

她的心,莫名地又痛了起来,眼角也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女神,你哭了?”

粉丝们发现了异常,直播间都炸了。

“雅婷,是不是今天上午那个沧桑大叔欺负你了?”

“一定是他,我要去杀了他!”

……

终于有人念起了上午徐雅婷和萧然的事情,顷刻间,整个直播间里跟疯了一样,全都是骂萧然的声音。

看到直播间的一片对萧然的骂声,徐雅婷不禁就恼了,她眉头一竖,对着她的粉丝们怒声道:“你们谁也不准骂他,他是好人,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徐雅婷一句话让整个直播间里顷刻间没了声音,所有人都听傻了。

要知道,徐雅婷是粉丝们心中的女神,是他们YY的对象,可上午,他们却亲眼目睹了徐雅婷被萧然搂在了怀里,这本来对他们已经是暴击伤害了。

小说文学

可万万没想到,现在徐雅婷却还在替萧然说话,而且说萧然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这简直就是把这些粉丝们的肾给全扎透了啊!

“女神,你伤透了我的心!”

“我要自杀了……”

于是,直播间再次炸了,哀鸿遍野。

同时,也有人弱弱的问了一句,“女神,那个沧桑大叔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唰!

这一句话,再次让直播间安静下来。

徐雅婷一愣,接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狠狠地一点头,“没错,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说完,她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赶紧就将直播频道给关闭了。

紧接着,徐雅婷捂住了她发烫的脸蛋,心里有些慌,她甚至可以听到她自己那怦怦乱跳的心跳声。

“我,我竟然说姐夫是我男朋友?我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要是我真有姐夫这样的男朋友,该有多好啊?”

自言自语着,徐雅婷不禁再次想起了小时候和萧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起了上午和萧然在一起的情景,还有在老屋发生的一幕幕,不知不觉中就想的痴了。

……

第二天,天色刚刚放亮,萧然就睁开了眼睛。

看着映入眼帘的酒店屋顶那精美的吊顶灯,萧然的眼神有些失神。

“还是怀念在部队里的日子啊……”

萧然轻轻苦笑一声,然后猛地翻身起床,落在了地上,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便将身子前倾落地。

接着,他双手支撑,速度极快地做起了俯卧撑,开始了他每天必做的晨练。

不知过了多久,当萧然做到了五百多个俯卧撑时,汗水已经将他的身子全都湿透了,而萧然也在咬牙坚持着。

他已经感到了疲累了,但是他依然不想停,因为这和他巅峰时的水平,还差的太远太远了。

但是当他咬牙做到了将近七百多的时候,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整个人一下就扑倒在了地上。

“嘭!”

萧然狠狠地用拳头砸在了地板上,怒声道:“怎么会这样,明明我的肌肉没有退化,可是我的力量、耐力还有爆发力都去哪里了?”

这一刻,萧然再次清晰感受到了他身体机能的退步,这种失落,让他感到无比的痛苦。

这个莫名的病毒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而那个龙力又该如何获得呢?

获得了之后,是否就可以恢复自己往昔的巅峰力量?

一连串的问题再次在萧然心中涌现。

许久,他才深吸一口气,将这些杂念抛在了脑后,起身,去洗浴间冲了个凉水澡后,来到了窗边。

接着他把摄像机里的记录倒进了笔记本电脑里,开始查看,并用纸笔记录了一下他从录像中看到的一些重点信息。

记录完毕,他将摄像机拿走,换上了他买的那个单筒望远镜,同样夹好支架,对准了会所,搬好凳子坐到旁边,拿好纸笔,就开始了白天的观察工作。

作为华国最出色的军神,萧然就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在捕获他的猎物前,他一定会仔仔细细地观察好一切,不留一丝一毫的隐患。

而他今天就是要用一个白天的时间来仔细观察对面的会所。

这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枯燥工作,不用多久就会失去耐心。

可对于萧然,只要他想要锁定的目标,永远都不会失去耐心。

因为他知道,一旦出击,就必须一击必杀!

……

一个白天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萧然一直在观察着,没有丝毫懈怠,连吃饭都只是随便吃两个面包,没有离开过原地。

但一切都没有白费,现在的他对整个会所的外部安保措施已了如执掌,甚至他已经想好了届时如何潜入会所的整个步骤。

待又到了夜幕重新降临,萧然终于结束了他的观察,再次换上摄像机。

而他自己则伸了个懒腰,自语道:“好了,该换个地方看看了,希望那邱天林今天晚上会来。”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房间,走出了酒店。

可他刚刚走到大街上,没有一会,就突然眼角一眯,眼中放出了一丝凌厉的寒光。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