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5597浏览3709987本站已运行440

乖腿抬高点放药: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徐家别墅。

苏桧、苏刚、苏颜还有林阳坐在沙发上。

苏颜父子紧张无比。

苏桧坐立不安。

唯独林阳云淡风轻,毫无紧张感,甚至拿起佣人泡的茶,十分优雅的品了起来。

“煞笔,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苏刚瞪了眼林阳,心头暗骂。

对面沙发上的徐天一脸冰冷。

旁边的马少注视着林阳,冷笑连连。

苏刚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有添油加醋,但已经不重要了。

“所以说苏桧,你们苏家的意思是说你的治疗过程没有问题,是你这侄女婿误导了你,所以才让我家老爷子变成这个样子,对吗?”徐天冷冷说道。

“不管怎样,我的确有过错,徐总,无论是走法律途径也好,或者是赔偿道歉,这个责任我苏桧不会逃避。”大概是看到自己儿子也来了,苏桧意外的冷静。

“那就是说你要负责了?”

“是的。”

“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徐天突然一拍桌子。

苏桧一哆嗦,有些战兢。

不过徐天却没有再咄咄逼人,而是沉声冷道:“哼,你们只是群小人物,我徐天没心情跟你们计较,这一次你们算是走运了,秦老认识一位名医,老爷子的病情应该可以稳下来,既然老爷子没事,我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苏桧,我要你跪在老爷子的床前谢罪,而后这段时间负责老爷子的起居饮食,把他照顾妥当,直到他痊愈,明白吗?”

苏桧一听,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绝对没问题,我马上就向医院请假!”

“嗯。”

徐天点点头,视线落在了林阳的身上,又看了看旁边的苏颜,默然了片刻才开口。

“年轻人,你去老爷子那谢罪后,立刻跟你妻子离婚,这件事情我不追究你责任了。”

这话一落,苏桧、苏刚都愣了。

苏颜也一脸诧异。

但林阳却是心如明镜。

“是马风要求你这么说的吗?”林阳放下茶杯问。

“治疗老爷子的名医就是马家请来的,我这人恩怨分明。”

“难怪要把我叫来,原来是为了这个。”林阳摇头淡笑:“不过你们可能要失望了,因为我拒绝。”

徐天眼眉一凝。

“林阳,你在说什么呐?你想死吗?”

苏刚急了,也顾不得这是哪,立刻大吼大叫。

“小刚。”苏桧低喝了一声。

苏刚微愣。

苏桧忙道:“林阳,小刚也说了,家里人都希望你们离婚,这个婚你是离定了,现在徐总不追究你的责任,只要你办这么一件小事,你怎么还拒绝?难道非要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你才甘心?”

“我不欠你们苏家,我欠的只是苏颜,除非是苏颜主动叫我离婚,否则我是不会主动跟她离。”林阳平静道。

几人色变。

“倒是有些个性!”

一旁的马风怒极反笑道:“林阳,你真以为我们对付不了你?”

“你们还想杀了我不成?”林阳放下茶杯撇了他一眼。

马风几步上前,压低了嗓音冷笑:“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可没有这个胆,但徐家就不一样了!你以为他们只是财团企业这么简单?他们涉及的东西多了,譬如南城的暗势力,要整死你这么一个小人物,简直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赤|裸裸的威胁根本不带遮掩。

但林阳不惧。

“我住江城。”

“捏死蚂蚁还分它在平地还是在墙壁?”马风冷笑道。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离!”

“敬酒不吃吃罚酒!”

马风彻底恼了。

他扭过头,看了眼徐天。

徐天眉头也皱了起来。

其实他是有点欣赏林阳的。

要是换做常人,早就委曲求全了,可林阳不仅面不改色,甚至连呼吸都不乱。

像个干大事的人。

但‘像’并非‘是’!

更何况这次没有马风,老爷

小说文学

子可就一命呜呼了。

徐天不想欠马家太多。

“拉下去。”徐天挥了挥手,面无表情道。

“是,天叔!”

旁边两名穿着西装的男子立刻上前。

“你们要干什么?”苏颜急了。

“先打断你的腿脚给个教训,放心,我们会负责的,也会送你医院,该赔多少我们一分都不会少,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那可就不止这样了,毕竟这个世界,什么东西都能明码标价的。”旁边的徐奋冷笑道。

这种事情徐奋见得多了,早就习以为常。

徐老爷子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徐南栋,老二徐天,南栋管商,徐天管暗势力。莫看徐天斯斯文文,但在南城,却是令人闻风丧胆。

苏颜听到这句话,吓得俏脸苍白。

但……她却意外的站在了林阳的面前,且是张开双臂,一副要保护林阳的模样。

林阳一愣,继而哑然失笑。

这个傻丫头。

她的原则简直强过头了。

强的……有些可爱吧。

不过天叔的手下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二人走向林阳,那边的马风也朝苏颜跑去。

“颜儿,你过来,这事你别管。”

“滚开。”苏颜冲着马风呵斥。

旁边的苏桧苏刚一言不发。

他们根本不在乎林阳如何,至于马少跟苏颜,他们是巴不得二人能快点有结果。

现场十分绝望。

苏颜根本拦不下这两名保镖跟马风。

直到这时,林阳开了口。

“等一下。”

“你同意了?”

徐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

“不同意,但我有一句话要说。”

“什么话?”徐天皱眉。

“让苏桧跟苏刚滚回苏家,然后叫马风给我及我的妻子道歉。”林阳平静的说道。

这话一落,人们都懵了。

“林阳,你疯了?”

“你在说什么屁话?”

马少跟苏刚冷嘲热讽起来。

苏颜也有些错愕。

林阳又开始说胡话了吗?

徐天有些意兴阑珊,他觉得跟林阳这种人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他最后一点耐心也已经被消磨光了。

“你不肯?”林阳淡定的问。

“凭什么?”徐天只回了三个字。

“凭你快死了。”林阳道。

徐天懒得再废话,索性闭起了眼。

两名保镖已经走了过来,无视了苏颜,一左一右要架走林阳。

苏颜小脸煞白,喊着要苏刚帮忙,但苏刚无动于衷,苏桧冷眼旁观。

苏颜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可在这时……

“唔……”

那边坐着的徐天突然浑身一颤,继而直接从沙发上翻滚了下来,整个人疯狂的抽搐着,脸上冷汗狂溢,本还红润的一张脸突然变得比纸还要苍白。

“爸!”

徐奋骇然失色。

“天叔!”

“天叔,您怎么了?”

那两名保镖

也赶紧冲了过去。

苏桧急忙上去检查,但却查不出个所以然。

徐天倒的太突然了,他还保持着神智,但浑身疯狂的哆嗦,已经站不起身,仿佛是发癫了一样。

马少骇然失色,看着突变的徐天,又望了望林阳,颤声道:“林阳!是不是你干的?你做了什么?你对天叔做了什么?”

这话一落,苏刚与苏桧咋舌不已。

他们咋舌可不是真的相信了马少的话。

在他们看来,肯定是徐天有什么隐疾发作,林阳一个窝囊废能干什么?

但马少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推到林阳头上,这是要林阳马上死啊!

害了徐老爷子,又害了徐天。

这回林阳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毕竟谁让他说徐天快要死了……

“我要你命!”

失去理智的徐奋狂暴了,双眼通红,不分三七二十便冲了过来要揍林阳。

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秦柏松探出脑袋,眉头紧皱:

“怎么回事?外面怎么吵吵闹闹的……咦?林老师?您怎么在这?”

这话一出,徐奋动作一滞,错愕的望着秦柏松。

“秦老,这个人你认识?”

“当然认识了。”秦柏松兴奋道:“这个人就是我说的能治好你爷爷徐耀年的那位神医啊!你们什么时候请他来的?”

屋子里的人全部怔住了。

谁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了?”秦柏松眼露疑惑。

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地上的徐天,急忙跑过去检查。

“秦老,我父亲如何了?”徐奋回过神问。

秦柏松又是掐人中又是翻眼皮,片刻后神色一冷,狠狠的瞪了旁边的徐奋等人一眼。

“你们是不是为难了林老师了?”

“这……”徐奋眼神闪烁。

秦柏松暗哼一声

站起身来,朝林阳微微鞠躬:“林老师,他们几个不懂事,还请您高抬贵手。”

感情真的是林阳所为?

“你认识他们?”林阳淡问。

“第一次见。”

“那你怎么在这?我记得你退休后是不会轻易给别人治病。”

“马风的父亲马海曾帮过我忙,我欠他人情,这次也是马海给我打电话,所以我来了。”

“原来如此,那看在你的面子上,此事作罢!”林阳伸出了手。

秦柏松反应过来,忙从身上翻找,而后从袖口处摘下一枚轻盈的银针,恭敬的递了过去。

林阳接下,在躺于地上的徐天额间微微一刺。

疯狂抽搐的徐天立刻停下。

便看他张大嘴巴,猛然吐了一口浊气,接着又不断咳嗽,刚刚喝下的茶水从嘴里喷出,又猛咳了几声,这才没事了,脸色也慢慢恢复。

“啊?”

马少、苏刚、苏桧全部傻眼了。

苏颜小嘴轻张,呆呆的看着这宛如神迹般的一幕。

林阳拔下银针,递给了秦柏松。

秦柏松躬身双手接过。

“爸,您没事吧?”徐奋搀扶着徐天急切问。

“我无碍……秦老爷子,我……我难道也有什么疾病吗?”徐天心惊肉跳。

刚才他还是有些意识的,但突然的疼痛与癫狂让他无法自控。

他记得自己身体一直很好,每年两次体检,有什么毛病早就查出来了,可今天是怎么回事?

然而秦老却是急声低喝:“你没病,别多问。”

徐天呼吸一颤。

“老秦,快饭点了,我该回去吃饭了,我饿着没关系,不能让我老婆也饿着,就先走了。”

这时,林阳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要走。

“你不能走!”

徐奋急了,要拦林阳。

“闭嘴!”

秦老赶忙瞪着他喊。

看到秦老如此神色,徐天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滚回书房去!”徐天扭过头冷道。

徐奋有些错愕,但还是低头离开。

“那我能走了吗?”林阳问道。

“林老师,徐天的父亲徐耀年现在情况比较严峻,如果再不及时医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您看……”秦柏松挤出笑容来。

“与我无关。”

林阳拽着一脸呆滞的苏颜径直出了门。

“林老师!林老师……”秦柏松赶忙喊了几句。

但毫无作用。

“这……”

苏刚苏桧神情茫然,望着林阳与苏颜离开。

“爸,他们就这么走了吗?”苏刚呐问。

苏桧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扭过头望着徐天:“徐总,这个……”

“那个林阳,是你的侄女婿吗?”徐天扭过头认真的问。

“是啊。”

“哦……那你们先回去吧。”

“回去?”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徐老爷子的事不管了?

苏桧还想问些什么,但也不知如何开口,便朝徐天鞠了一躬,匆匆离开。

苏桧父子一走,徐天淡定的神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满满的困惑与疑虑。

“秦老,那林阳是怎么回事?我刚才这病又是怎么回事?”

他相信秦柏松知道一切。

秦柏松叹了口气:“你刚才中毒了。”

“中毒?”徐天冷汗涔涔:“秦老,你在开什么玩笑?好端端的我怎么会中毒?有人要害我吗?”

“没人要害你!也杀不死你,但却会让你痛不欲生,给你个教训。”

“这……谁干的?”

“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年轻人!”

徐天懵了。

“他怎么办到的?”

“已经不重要了。”秦老似乎不愿解释:“总之这事,你别再追究,明白吗?”

徐天呐呐的点了点头,才问:“这个林阳……到底是什么人?”

“大医!真正的大医!”秦柏松一脸的崇敬,陷入了回忆。

“我与林老师认识的时间并不长,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时我被某位大人物邀请去燕城治病,那位大人物的病症十分古怪,在我之前他已经请了七名九州国的名医,连国外知名专家学者也请过,但都没用,我去无计可施,但就在我一筹莫展之时,我偶遇到了林老师。”

“那是在一辆公交车上,一名女孩突生疾病,危在旦夕,做为医生,我当然要救死扶伤,但还没来得及,林老师便出手了,只见他在那小丫头的身上随便的推拿了两下,用银针刺了一针,那小丫头便生龙活虎!”

“你知道他当时用的是什么针法吗?一线神针呐!那可是华佗流传下来的针法啊,只记载于医学史书上,如今已经失传!”

“我哪能错过这个机会?便求着林老师把一线神针传给我,林老师也没有吝啬,凭借着‘一线神针’,我治好了那位大人物。对我而言,林阳就是我的老师,只是在他那学习了几天后,他就离开了,不知去向,不曾想这次居然会在江城再遇到他,真是缘分呐!”

秦柏松显得有些激动,也是兴奋连连,仿佛又想到了以前在林阳身边学习针法的时光。

“这么说来,这位林先生的医术……比秦老您还要高超?”徐天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而且……不仅仅是医术……”秦柏松笑容收敛,严肃道。

“还有什么?”

“毒术!”

秦柏松压低了嗓音,眼露忌惮。

徐天懵了。

而一直站在旁边聆听了这一切的马风,此刻也彻底呆滞了。

……

……

坐上回江城的出租车,林阳望着窗外,苏颜欲言又止。

“你学过医?”终于,苏颜忍不住问了。

“从小学到大。”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会。”

“我会的不多。”

“至少你也懂一些吧?爸妈看不起你,就是觉得你什么都不会,回去之后找找关系,你去上班。”

“我只会一点九州国医术,而且还没证。”

“你不愿去?”

“是不必去。”

“说到底还是懒!”苏颜恼了。

“好吧好吧……我去。”林阳叹了口气妥协了。

“行,我听有朋友家是开九州国医术馆的,到时候我给她打电话。”

苏颜显得有些高兴,眼眸弯了起来,很是好看。

这个林阳,总算是有一技之长了!

不过苏颜还是有些忐忑,毕竟她没有把苏刚苏桧带回来,但林阳却告诉她苏刚苏桧肯定已经回去了。

苏颜将信将疑的打了个电话,发现二人果然坐在回江城的车上,顿时欣喜不已。

“对了,那个叫秦老的人为什么喊你林老师?”苏颜终于问到了点子上。

“我以前教过他一些医学上的知识。”

“切!就你?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很厉害的老九州国医术,你半桶子水能教别人什么?”苏颜肯定不信。

林阳一脸无奈。

说真话都没人信吗?

“你去哪?”林阳望了眼窗外问。

“去奶奶那一趟,你呢?”

“我回家,苏家之事,与我无关了。”

“哦……那你回去等我。”

“我做好饭等你。”

“好!”

苏颜点了点头,想着昨晚林阳做的那一桌子可口的饭餐,口水又忍不住流了出来。

“要不你别去九州国医术馆打工了。”

“那去干嘛?”

“去酒店炒菜吧?”

“……”

……

……

苏家老宅。

苏老太、苏北、苏泰、张于惠等人都在。

大家围着桌子坐旁说着话,直到苏颜进来,视线才落在她身上。

“颜儿,阿桧已经给我报平安了,这

小说文学

次你做得很好。”老太太和蔼可亲的笑道。

这等慈祥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之前半点冷酷。

“谢谢奶奶。”苏颜松了口气。

“小颜啊,这一次可多谢你了,没有你的话,你二伯跟你哥可就遭罪了。”刘艳上前握着苏颜的手,一脸的感激,哪还有之前的尖酸刻薄。

苏颜笑了笑,不以为然。

其他人都是赞美之词,一嘴一个辛苦,一口一个出息。

苏颜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些人……是不是热情的有些过头了?

“来,颜儿啊,来奶奶这坐。”这时,老太喊了声。

苏颜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

“颜儿啊,这次你可是咱们苏家的有功之臣啊,你二伯他们能够平安归来,就证明徐家不打算跟咱们计较了,也证明了你的能力,所以奶奶决定让你继续管理咱家财务上的事,我一直觉得你这丫头蕙质兰心,交给你,奶奶放心。”苏老太笑呵呵道。

“奶奶,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苏颜的神色不太自然。

苏老太笑的更开怀了。

“我就说你这丫头冰雪聪明吧?还是你最懂奶奶的心思!”老太太老脸笑成了花:“丫头啊,是这样的,最近马氏集团合资了沪城一家跨国公司打算在咱们江城投资,过几天就要公开招标了,如果我们能够拿下这个标,完全可以一改我苏氏企业目前的颓势,甚至能让我苏家更上一层楼啊,你明白奶奶的意思吗?”

苏颜脸色瞬怔。

“奶奶……你是想……让我去竞标?”

“是的,但只你竞标,肯定竞不上,我要你做两件事!”

“哪两件事?”

“一,立刻跟林阳离婚,二,竞标当天,由你跟马少一同去!”老太笑眯眯道:“这样的话,这个标我们苏家十拿九稳!”

这话落下,苏颜面无血色。

她终于明白这些亲戚为何如此恭维她了。

因为在他们眼里,苏颜即将是豪门太太了。

“事成之后,你就是集团的副董,颜儿,奶奶年纪大了,这集团,还得靠你哟!”

老太太笑呵呵道。

“不行!”苏颜立刻拒绝了。

老太神色僵住。

“为什么?”

“奶奶,我说过,再等两年,两年之后,离不离我自己会划算。”

“等什么两年?现在就得离!难不成你还舍不得林阳那个窝囊废?”老太太严厉苛责。

“奶奶,林阳也是有自己的特长的!”

“他能为我们苏家带来生意吗?他能为我苏家赚来钱来?”

“可是……”

“老婆子不想听你这臭丫头废话!赶紧给我离了,就这两天,要是不离,你也给我滚出苏家!”老太太一拍桌子愤怒说道。

之前慈祥荡然无存。

苏颜满面煞白,不知所措。

周围人也冷笑了起来。

苏颜眼眸噙着点泪。

满心的委屈。

不知为何,她好想离开这,好想赶紧跑,好想回家……

但就在这时,一辆豪车停在了苏家老宅前,随后几个身影匆匆下来,快步走进了老宅……

是徐天。

还有他的大哥,徐耀年的大儿子徐南栋!

“请问林先生在这吗?”

徐南栋诚惶诚恐,客气的喊了一声。

“徐董?”

苏老太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望着来人。

这可是南城房地产大鳄啊!

什么风把这尊大佛吹来了?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和老外做过爱的说说感受: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