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51674浏览3775244本站已运行4517

放荡滥交的辣文小说:第一次做爱

  脚上的伤比额头上的严重,消毒酒精洒在上面,像是有无数道又细又长的银针扎进了神经里,她只想将身体扭成一团来逃避这锥心的疼。

“忍一忍。”霍庭深温声安慰,见她眼泪依旧掉个不停,心中一动,低头吻上她濡湿的睫毛、滚在脸上的眼泪,又在她嘴唇上轻轻吮吸、辗转,像是在怜爱最珍惜的宝贝。

安笒愣愣的感受霍庭深的吻,心里痒痒的,像是有羽毛轻轻扫过,撩拨起她敏感的神经,一下一下的,让她的心酥软下来,一时竟忘记了疼。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滑到了他腰上,身体在霍庭深的“欺压”下后仰,靠在沙发上,而他的吻还在一点点加深、一点点冲垮她的最后的清明。

“砰!”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猛然推开,季美莘一脸惊愕的看着沙发上拥吻的两个人,眼底尽是受伤的情绪,她难以置信的后退了几步,喃喃道:“为什么?”

“大嫂,你应该先敲门。”霍庭深的手揽在安笒的肩膀上,看着季美莘淡淡道,“我不希望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安笒恨的牙痒痒,霍庭深又在利用她?!

意识到这一点,她心里“噌”的窜起一股火气,烧的她脑子“嗡嗡”只响。

她想立刻远离这复杂的叔嫂虐恋,可霍庭深一直紧紧揽着她的肩膀,她的腿还搭在他的膝上。

“庭深,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季美莘声音颤抖如风中秋叶,让人心生怜惜,“太残忍了,你真的太残忍了。”

“你,是我大嫂。”霍庭深沉面无表情道,“她,是我的女人。”

安笒心里“咯噔”一声,但是马上意识到,这只是霍庭深摆脱季美莘的手段,心中生出更加复杂的难受。

“我不相信!”季美莘眼泪滑下,形成一道忧伤的弧度,她死死盯着霍庭深,见她不肯理会,终于伤心欲绝的转身跑出去。

安笒一把推开霍庭深,冷着脸道:“我好像又当了霍总的挡箭牌。”

“合作愉快。”霍庭深弯弯嘴角,从药箱里拿了创可贴的,准备帮她贴在脚上。

小猫儿又生气了。

安笒一把夺过来,单脚跳到一边,冷冷道:“不劳您大驾。”

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抱歉。”霍庭深心中笑了笑,脸上的表情依旧淡淡的。

安笒满腔的怒气一下熄了下来,她嘴巴张了张,一时竟再说不出更多责备的话,尴尬的别过头,好一会儿才闷声道:“我已经结婚了,希望霍总以后谨言慎行。”

就算少爷不喜欢她,也肯定不愿意看她跟别的男人暧昧。

而且,她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觉得自己有些“不守妇道”。

“结婚了?”霍庭深意味深长的看着安笒,嘴角噙着笑意,“你之前没提过。”

安笒脸颊涨红:“我老公对我很好,我不想让他生气,所以不希望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柔软的唇瓣吐出“老公”两个字,霍庭深觉得像是有一只温柔的小手在撩拨他的心,软软的、簌簌的、痒痒的。

“好,我保证。”他从善如流道,见安笒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适时的切换了话题,“今后,你准备怎么办?”

叶氏,肯定是回不去了。

“我会找新的工作。”安笒想了想道,“明天就开始。”

霍庭深眼神闪了闪,忽然道:“我缺一个助理。”

“啊?”安笒闻言一怔,这是要给她提供工作的意思吗?

霍庭深总给人一种做琢磨不透的感觉,而且叶少唐和他是死对头,她去给他做助理,不大合适。

“鉴于你之前做过助理的工作,你可以不用实习直接上岗。”霍庭深缓缓道,见安笒要拒绝,继续道,“底薪两万,奖金另算。”

既然她主动打了欠条给他,想来是打定主意要还钱的。

这样的条件,她应该不会拒绝。

安笒眼睛一亮,没注意霍庭深眼底笃定的笑意。

她如今身背巨债,如果可以多挣一点钱,也可以早点还给少爷。

而且,叶少唐都能丢下她一个人面对叶泽生,她为什么不能做他死对头的助理?

哼,他不许的她偏要做,气死他!

“我答应了!”安笒脱口而出,一锤定音。

霍庭深眼神闪了闪,笑的一脸深意:“我和叶少唐的工作风格不一样,需要你尽快适应。”

安笒认真的点点头,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她的老板了。

然而第二天,安笒才彻底领会了霍庭深的话,他们两个人的工作风格岂止是不一样,那根本是天壤之别!

“今天上午九点公司有一个会议,十点您要见一个从香港飞来的客户。”安笒小跑着报备霍庭深的工作日程,“十二点,您要参加一个联谊酒会,下午三点,财务部会将公司季度报表格送到办公室,需要您签字。”

霍庭深“嗯”了一声,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安笒:“通知策划部,下午三点之前,交上新一期的策划案。”

安笒赶紧的小跑着去策划部,恨不得能脚踏风火轮。

现在想想,之前给叶少唐当助理,哪儿是工作啊,分明是养老。

老板吊儿郎当,她这个做助理的自然就落得一个清闲自在。

而在HC,霍庭深工作起来一本一眼、雷厉风行,绝对不允许员工拖拖拉拉,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高度集中。

安笒初来乍到,十分不适应,不过心中十分佩服霍庭深,也明白了为什么HC一跃成为A市最牛的公司。

“唔……”做完所有要做的事情,她终于可以坐下来,歇歇自己的脚。

现在已经下午五点,距离下班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

ldquo;下班,吃晚饭。”霍庭深见安笒一脸倦色,心中笑了笑,这只小猫儿被累惨了。

安笒赶紧摇头:“霍总,我下班要回家。”

“陪老板应酬是助理的工作内容之一。”霍庭深一本正经道,见安笒眼皮跳了跳,弯弯嘴角,“有问题吗?”

安笒翻了翻手里的工作记录,茫然道:“您晚上没有饭局。”

“临时通知。”霍庭深合上手里的文件夹,起身拿起车钥匙,看了眼安笒,“走吧。”

安笒“哦”一声,赶紧的拿了包跟在了后面。

霍庭深带着安笒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空中西餐厅,可以一边吃饭一边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客户还没到吗?”安笒坐下之后,疑惑的问道,“您约的几点?”

“临时取消了今天的安排。”霍庭深淡淡道,将菜单推过去,“开始点菜吧。”
安笒嘴角抽了抽,差点憋出一口血来,他在逗她?

“既然没有安排,我要回家了。”安笒起身要走,“我老公会担心的。”

她时刻提醒自己,她是已婚人士,一定要注意和霍庭深相处时的尺度。

“坐下。”霍庭深开口道,她的老公不就在这里,“我有事情跟你商量。”

安笒一脸疑惑,见霍庭深不

小说文学

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您说。”

“两份B套餐。”霍庭深将菜单递给服务生,挑起眉梢看安笒,“做我女朋友。”

安笒眼睛倏地的瞪圆,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但是对上霍庭深认真的表情,马上意识自己没听错,她赶紧的摇头:“霍总,您知道的,

我已经结婚了!”

霍庭深弯弯嘴角,他真是爱极了安笒此时的样子。

每每听她说自己“结婚了”或者有&l

小说文学

dquo;老公”,他的心情就出奇的好。

原本,他还想继续逗逗她,但见她已经急了,语气一转道:“是我没说清楚,我想请你假装是我女朋友。”

“为什么?”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表示不理解。

依照霍庭深的身份和地位,只要他愿意,勾勾手指头,就会有无数美女前仆后继的送上门来。

为什么要找她假扮呢?

“我只是想方便的处理一些事情。”霍庭深道,顿了顿补充道,“但不想被女人粘上。”

安笒嘴角抽了抽,立刻想起了柔弱大嫂,隐隐有些明白他的意思。

“不行,我已经结婚了。”安笒赶紧摇头,“我不能……”

“一次十万。”霍庭深打断安笒的话,“每次你以女朋友的身份和我出现,便可以获得十万酬金。”

安笒一直觉得自己不拜金,可这会儿还是眼睛发亮。

一次十万,那岂不是要不了多久就能还上少爷的钱?

可如果少爷知道她假扮别人的女朋友,会不会很生气?

她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儿掐架,一时难分胜负。

“我可以答应,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安笒心一横道,“我可以假装你女朋友,但你不许对我做过分的事情。”

她是少爷法律上的妻子,怎么能被他又抱又亲的?

霍庭深眼神闪了闪,戏虐道:“如果有需要呢?”

“那您另请高明吧。”安笒毫不客气的拒绝。

霍庭深心中苦笑,他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自己的妻子为了另外一个自己,拒绝他的亲近?

“好,我答应。”他颇是有几分无奈道。

安笒长出一口气,看着摆上餐桌的西餐,忽然觉得胃口大口,希望她可以尽快攒够钱还给少爷。

“你马上就能拿到十万块。”霍庭深的视线越过安笒,落在正并肩走过来的两个人,“大哥大嫂来了。”

安笒“啊”了一声,嘴里还咬着一口意面,这也太快了吧?

见安笒一脸蠢萌,霍庭深心情大好。

他抽了纸巾,温柔的帮她擦去嘴上的油渍,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好好表现,十万块。”

安笒嘴角抽了抽,顿时觉得心里有一万只什么玩意儿奔腾而过,刚接了任务还没个心理准备就要迎敌,亚历山大啊。

可是想想真金白银的十万块,她心一横,拼了。

“好巧,庭深也在这里。”霍皓阎揽着季美莘的腰停在两人餐桌旁边,他的视线落在安笒身上,“这位是?”

霍庭深眼神宠溺的看着安笒,对霍皓阎的语气却淡淡的:“我女朋友,安笒。”

季美莘脸色一白,身体颤了颤。

“美莘,你怎么了?”霍皓阎自然察觉到怀里女人的变化,他眼底闪过一抹戾气,但声音却越发温柔体贴,“庭深有女朋友,你不高兴吗?”

安笒偷偷看了一眼季美莘,见她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心中生出不忍。

她是真的喜欢霍庭深吧?没想到阴差阳错成了他的嫂子,也蛮可怜的。

“我当然高兴。”季美莘平复了一下情绪,抿抿嘴唇,“我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回去吧。”

霍皓阎却是揽着季美莘的腰肢贴着自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道:“这样有没有好一些?”

如果忽略霍皓阎眼底的戾气和季美莘一脸的不情愿,他们当真是一对恩爱夫妻的模样。

周围的气氛忽然变得十分诡异,安笒看了看他们,又去看霍庭深,见他一脸淡定,心中暗说这人的心还真是冷硬无情。

面对一个痴恋自己的柔弱美人儿,竟一点不心疼。

“叮咚叮咚——”

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绷的几乎要爆裂的空气,安笒赶紧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眼睛倏地瞪圆,差点没将手机摔出去。

她死死攥着手指克制自己的怒气,冲霍庭深浅笑:“你们先聊,我去接个电话。”

避开人到了洗手间,安笒接通电话,气急败坏道:“叶少唐,你这王八蛋竟然还敢给我打电话?!”

“小笒,女人生气容易变老的!”叶少唐的笑声都透着一股开屏的自恋,“让你受委屈,我也很内疚,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是迫不得已……”

“闭嘴!”安笒咬牙打断叶少唐的话,一字一顿道,“我不是那些没脑子的女人,你以后死的远远的,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小笒,我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叶少唐可怜的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快要饿死了。”

“没有!”安笒硬邦邦道,她再管叶少唐的闲事,她就是猪,最蠢的猪。

叶少唐干笑两声,讪讪道:“我知道你龙卡里没钱,你能不能拿一张信用卡给我用?”

“不行!”安笒断然拒绝,忽然她子一紧,陡然拔高了声音,吼道,“你刚刚说什么?”

她的龙卡里怎么会没钱?

“我转了你龙卡的钱……救急。”叶少唐小声道,“以后肯定会加倍还你。”

安笒像是一头暴躁的雌兽走来走去,那是她所有的积蓄,有这些年工作存下的,也有之前爸爸给她的零花钱。

叶少唐那个混蛋竟然背着他取了个干干净净?

“你最好死远一点!”安笒大吼一声,扬起手机摔了出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哥太大了会坏掉的好痛: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