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3218浏览3597772本站已运行407

海上钢琴师深度解析,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王庭将莫循拉了起来,又打了他一巴掌,哼道:“我的这一巴掌,是因为你不争气!你母亲可不想看到你现在这副懦弱的样子。你对着一具尸体忏悔能算什么?如果你想让她的灵魂安息,就给我站起来,用你的行动证明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莫循擦了擦泪水,直视着王庭的眼睛,大声道:“我会证明我自己,我要让那些侮辱过我母亲的人闭嘴!”

    王庭轻叹了一声,拍了拍莫循的肩膀,说道:“把你母亲安葬了吧。”

    楚应寻的坟墓安葬在丈夫的旁边。

    莫循独自站在父母的坟前,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这片凄婉的林子里。

    “娘,您现在已经在下面和父亲团聚了吧。也许这对您来说是最好的结果,终于能远离尘嚣,无忧无虑了。我想好了,无论如何都要出人头地。我要前往灵沙殿,只有去了那里我才能提高自己的本事。王伯已经给了我足够的盘缠,你和父亲就不用再为我担心了。等到我学有所成时就回来拜祭你们,而且王伯已经答应我了每年都会替你们清扫坟墓。孩儿走了,勿念。”

    莫循背着包裹,不舍的离开这片树林。

    落叶萧瑟,人影孤零。

    灵沙殿距离莫循的故乡青柳城相距万里,莫循带着坚定的决心,踏上了离乡的路。

    与此同时,在灵沙世界中某一处不为人知的角落突然产生了异变。

    空中凭空出现一个漆黑色的洞,黑洞中走出一个身影。

    来者,正是郎棠。

    ……

    江忘川三人以客卿的身份住在了亥猪阁中。

    那日郎棠今日万毒之门后,郎家人便接连找上门来,向郎贤之讨要说法。

    因为万毒之门的出现摧毁了郎家堡中的一些建筑,这些都是郎家的产业,况且如今郎贤之居住在亥猪阁,即便他现在挂着二当家的名分,但也没有了曾经的威严,所有的郎家人都敢拿他质问。

    但是在质问郎贤之的这群人中,基本都是郎家的微末之辈,像是郎贤重和郎贤也两家

小说文学

的人都未曾出现。

    只有小六郎清在得知万毒之门出现、并且郎棠进入了万毒之门后,他才前来亥跟儿子做的的感受猪阁询问了一些情况,但是郎贤之只是随便用一些理由搪塞过去,并没有把万毒之门开启的原因告诉小六。

    在亥猪阁居住的这几日,江忘川通过和郎贤之交流,得知万毒之门之内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当年郎家的老祖宗就是在机缘巧合下进入了那个世界,并获得了万毒功,这才创立了郎家堡,并且很快就在江湖上扬名。

    此时,江忘川和李炎凉都坐在床边,和老爷子闲聊。

    “万毒之门就在郎家阁的上空,只有历代家主才能获得触发万毒之门的办法。”郎贤之平静的说道,而李炎凉听闻此话却是一脸震惊。

    李炎凉哑然失色,惊呼道:“您是想让郎棠继承家主之位,现在不是您的大哥郎贤重担任家主吗?”

    郎贤之淡淡一笑,没有回答李炎凉的问题,而是向李炎凉及江忘川二人反问道:“你们一直很好奇当年我为何要让郎棠拜红眸老祖为师吧?”

    “是啊,红眸老祖丧心病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您当年怎么放心让郎棠拜他为师?”江忘川不解。

    郎贤之说道:“我为了让郎棠在红眸老祖手下存活,这十年我偷偷地将郎家堡珍贵的物品都送给了那个恶魔。不然你以为那老妖怪真的只是忌惮我的万毒功吗?”

    听闻此言,李炎凉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而反问道:“如此说来,您和您的女儿断绝关

小说文学

系也是有意为之,而不是看不上您的女婿?”

    郎贤之别有深意的看着李炎凉和江忘川,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说道:“让你们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你的堂儿的朋友。”

    “您放心,今日您所说的半个字我都不会说出去。”江忘川郑重地说道,李炎凉也点了点头。

    对此,郎贤之轻叹一声,说道:“我把自己的儿女支开,是为了躲避家里的柴狼啊。可惜那豺狼比我还狠,竟以我的名义将我的小外孙扣在了郎家坊,以此来要挟我的女儿女婿每年都要回郎家堡。”

    郎贤之把郎家堡这样不为人知的内幕告诉了李炎凉和江忘川这两个外人,可想而知此时的郎贤之是真的所托无人了。

    江忘川面色凝重,沉声道:“究竟是因为怎样的诱惑,竟能让亲兄弟明争暗斗,阴谋诡计算计彼此?”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太多关于郎家堡的事情。若是这一次堂儿能够回来,那么我便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郎贤之说到这,便闭口不语。

    江忘川和李炎凉知道了郎贤之的态度,这一次郎贤之话说一半,就是为了表面他自己现在在郎家堡的地位,他现在已经是所托无人,成为了孤家寡人。这也说明,在整个郎家堡都没有他信任的人了。

    ……

    万毒之门,灵沙界。

    大雨倾盆,漫长的街道已经成了河,一个少年蜷缩在雨水中,冻得瑟瑟发动。

    郎棠注视着那个少年,他已经睡了几个40多岁大姐关注那个少年很久了。

    那个少年就是莫循。

    两个世界的人不同的命运在此刻交织。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nbsp; 天下着大雨,莫循一个人蜷缩在无人的街头上,他很饿。

    他已经没有了行动的力气,感觉周围的景色渐渐的模糊,慢慢的陷入了黑暗。

    就在他神志模糊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人提了起来,随即便彻底的昏了过去。

    这是一条凄凉的荒郊小道,一架马车飞快的奔驰着,拉车的两匹骏马像是着了魔一般,快得如离弦的箭。

    这条路上荒无人烟,马车渐行渐远。

    马车持续跑了五天五夜,终于在一片沼泽地前停了下来。

    车厢里坐着一老一少两人,老人是如今灵沙界的至强高手,名为巫道人。另一位少年就是莫循了。

    “下车。”

    “知道啦。”

    莫循刚跳下马车就看到拉车的两匹马身上的血肉如瀑布般洒了一地,吓得他尖叫一声,两匹马眨眼间就变成了两具骷髅。

    巫道人拍了拍莫循的肩膀,强拉着他的手走向了一旁的灌木丛之中。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赞一下
上一篇: 夹好上课别流出来了什么意思,亲爱的我想你都湿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