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8926浏览3632200本站已运行422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快过去。


付燕不顾自己的委屈,开车送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发现她怀孕了。


看着验孕报告的结果,傅艳的脸显得异常难看:“你以前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林楠掩饰不住,心凉了下来:“因为我想生这个孩子……”

她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会穿帮。


傅彦不顾她的苦苦哀求,开车把她带到了医院,一番检查,她怀孕的事很快就被查了出来。


看着那张孕检报告上的结果,傅彦的脸色难看至极:“之前怎么不说?”


林楠见瞒不过去,心彻底凉了下去:“因为……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生这个孩子?”傅彦眉头蹙得很紧。


林楠诧异地看着他:“可你明

小说文学

明说过,你最讨厌私生子这层身份……”


他一直流落在外头,在被傅家找到的时候,他刚大学毕业,为了让患了癌症的外婆得到更好的治疗,答应学着经商,着手继承傅家偌大的家业。


这些往事,他都告诉过她。


这些原本都不是傅彦想要的,可这些最后都强加在了他肩上。


从小到大没有父亲,让傅彦受了太多的冷眼和质疑,十几年来,他和母亲过了不少颠沛流离的日子。


所以当初看到拦车的林楠,得知她是为了救车祸受伤的母亲才做出这么冒险的举动,他仿佛看到了这世上的另一个自己,才动了恻隐之心没有追究她的任何责任。


他始终记得那天林楠在大雨里瑟瑟发抖的样子,那么瘦,脸色那么苍白,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裂的脆弱瓷器。


他收留了林楠,把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知恩图报地给他煲汤,为他收拾房间……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继承整个傅氏集团,虽然拥有了继承人的身份,但整个世界待他依旧冰冷,她是他所能握住的唯一一点暖意。


所以他没有让这点暖意消失。


他固执地把林楠留下,把她禁锢在自己的世界里,而现在,他有了一个能永远把她扣留的借口……


“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私生子不私生子,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林楠打断他的话。


她的脸色白得像医院过度漂洗的床单,随着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目光散涣没有焦点,声音虚弱却固执:“傅彦,我不愿意……哪怕我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也好,我不想让他从小就背负他本不该背负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过,他也有可能会走你走过的路,被迫变成他不想变成的人?”


“不会。”傅彦冷冷吐出两个字。


“你就这么肯定吗……”林楠唇边溢出苦笑。


今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可身为母亲,她不敢有任何冒险。


这是她的孩子,她身上的肉……


“我不会让这个孩子走我走过的路,也不会强迫他变成不想变成的人。”傅彦一字一顿。


他从没在她面前许诺过什么,这么认真地承诺

,还是头一次。


林楠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那我呢?我又被你放在什么位置?我只是你孩子的母亲,只是你婚姻的插

小说文学

足者,只是……一个小三吗?”


林楠恨透了小三这两个字。


从小母亲就告诉她,她的家庭是被一个小三拆散的。


七年前,父亲还受那个小三挑唆把她打得颅内受伤,失了大半的记忆,于是母亲净身出户,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家……


母亲说的这些事,林楠没有任何印象,可她决不允许

自己变成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所以在知道傅彦即将订婚之后,她下定决心离开了他,哪晓得才短短一个月,就又被他找了回来……


“你好好在这养胎,”傅彦却并不回答她,仿佛并没听见她问出的那些话,“医生说你胎像不稳,情况很危险,我会叫管家过来照看你。”


正说着,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走出病房接起电话。


推开病房门的一瞬,不远处却有个一身医护人员打扮的男人,拿出微型摄像机,悄悄地朝这边拍了起来……


五分钟后,市郊别墅。


“你说什么?”余茵接到蔺俊的电话,皱起了眉,“你查到那个女人的下落了?”


蔺俊和她一样,也是富二代,不过家里人丁兴旺,并不需要他来继承什么家业。


也真是因为这样,他这个有钱纨绔,才有空闲帮余茵查小三。


“是啊,查到了,在医院呢。听说怀着孕,胎像不稳差点就流产了。”


怀孕?


余茵心一紧:“哪家医院?”


小三怀孕,生下的孩子算怎么回事?


余茵自己就是小三的孩子,正是因为这等见不得光的身份,父亲余明诚对她很是愧疚,她从小到大受尽了偏爱。


所以,她生怕这种事再度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同的是,这一回自己是正室,是最容易受委屈的那一方,别人才是小三,是最容易受宠的那一方。


很久之前她就隐约打听到傅彦有个情人,一直养在外头,可傅彦对那个女人保护得太严实,这么久了她愣是连半点线索也没查到。


还是蔺俊有办法,这么快就有了消息。


“济德医院。可惜啊,没等拍到那个女人的脸就被傅彦的人给发现了,不然一定能查出那女人的身份。不过我倒是听说,傅彦是连夜把那女人从海市接回来的……余茵,前阵子你不是也去了海市吗,以你的火眼金睛,居然没发现这位傅大少背着你玩了花样?”


蔺俊的语气不乏讥诮。


海市?


余茵立刻想到了什么:“傅彦去海市资助了一间画室,你帮我查查,这间画室里都有些什么人!”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可是余茵,我就不明白了,我不过只是在外头玩玩女人而已,从没犯过什么原则性错误,怎么你就非不肯跟我结婚,要跟这么一个明目张胆养情人的男人结婚……”


“你给我闭嘴,”余茵打断他的话,沉下脸,“查一查医院有没有登记那个女人的名字,查到了告诉我!”


“行,等会儿告诉你。”蔺俊对她向来有求必应。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要是能回心转意一脚踹了那姓傅的,那就再好不过。


挂了电话,余茵看着自己亲手挂在书房墙上的那幅《囚鸟》,嫣红的唇边泛起一丝冷冷的笑。


说是去海市谈生意,连商会都推了没去参加,到头来居然是去见情人?


她余茵决不允许这种事再次发生!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被老头强奷到爽小说:王小y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