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9356浏览3639411本站已运行429

离婚女的一碰就想要: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

傅燕生的衬衫很快湿了一片,他眉心轻轻蹙了蹙,伸手半拥着云想想,眼神凌厉地盯着谢远航,周身似有若无地萦绕着杀气。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谢恒闻讯匆匆赶了过来,看到自己儿子被打得牙齿都掉了。

再看看煞神一样的傅燕生,顾不得心疼了,立刻上前对傅燕生点头哈腰,“傅总,犬子无礼,是我教子无方,让他犯了糊涂,请傅总大人有大量,别放在心上,我代小儿跟您陪个不是!”

说着,谢恒扯着谢远航,狠狠扇了一巴掌,恶狠狠道:“孽子,还不快向傅总道歉!”

 

谢远航被打得晕头转向,极不服气,垂着头就是不道歉。

傅燕生冷冷扫了他们父子一眼,菱角分明的脸上锋利如刀。

“谢总常年忙于工作,确实疏忽了对儿子的教导,令公子这样的品行,让我对你,对贵公司,非常失望,我看,今天要谈的事情,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你我之间的磋商就此中断。”

“啊!傅总,这……”谢恒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想要说点什么。

但傅燕生一点面子都不给,半拥着云想想转身就走。

那睥睨万物的背影,似乎完全没有把谢家父子放在眼里。

谢恒被撂了面子,又急又气,看着谢远航,气得破口大骂,“混账!你知道你今天得罪了什么人吗?我怎么就生个这么不长进的东西,看到个女人就走不动路!今天这事要是闹大了,捅破了天!谢家说不定会被你连累到倾家荡产!”

谢恒虚弱地锤着胸口,“老子几个亿的生意啊!就这么让你这个混蛋给搅和了!”

谢远航心里一愣,这时也意识到自己鬼迷心窍犯了大错。

他心里虽然愧疚,但是血性方刚的年轻人总是叛逆的,他伸手狼狈一抹嘴角的血,不甘心道:“爸,不就是一桩生意吗?和傅燕生成不了,就再找别人合作就是了。”

“你懂个屁!”谢恒气得跳脚大骂,“今天我要是被傅燕生排除在外,明天开始N市就再也没有我们谢家说话的地儿!你做错事不知悔改!简直气死老子了!”

谢远航这才惊慌起来,“怎么会这样?爸,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不了我去给傅燕生道歉。”

“死到临头了你才知错!”谢恒怒瞪他一眼,看着傅燕生拥着云想想离去的背影,眸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谢恒奋斗了半辈子,才有今天的地位,可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这样栽倒了

……

云想想被傅燕生带走了。

傅燕生紧紧拥着她,力道极大,这要是换做两天前,云想想肯定会惊慌失措。

现在……

她抬眸看向傅燕生面无表情的脸,心里涌起了一股奇异的安全感。

就是他搂着自己的力道太大了,那手劲恨不得将她镶嵌在他的体内。

他胸膛的肌肉又硬又实,跟石头子似的,云想想被咯得有点疼,却不敢呼疼。

云想想可以感觉到傅燕生此时的心情很不好,他平静的眸中氤氲着暴风雨般的怒气。

她垂眸,掩掉眼底的忐忑,一声不吭跟着傅燕生走。

傅燕生腿长,走得又快,云想想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

丁荣早就等在了停车场,见他们过来,立马拉开车后座的门。

傅燕生面无表情地把云想想推进车里,那个样子,好像云想想是一个重刑犯,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似乎要让她吃苦头。

云想想整个身子栽倒在车坐垫,小脸蛋陷进车垫里,小屁股撅起,像极了把脑袋插进泥里的鸵鸟。

好在这车子经过改装,车垫柔软,她双手撑着身子,狼狈得挣扎

小说文学

着爬起来。

傅燕生弯腰钻进车里,车门“嘭”的一声,关门的动静极大,震天响,带着冲冲怒气!

傅燕生面无表情下令:“开车!”

傅燕生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让人听不出喜怒,丁荣打了个寒颤。

这才是最可怕的。

丁荣缩着脖子发动车子,昂贵奢华的迈巴赫如一匹怪兽一样飞驰出去。

云想想终于从车垫里爬起来,拔开前面乱七八糟的头发,抬头就对上了傅燕生无波无澜的脸。

她心里有些害怕,他看似慵懒地坐着,可是那双深邃的眸子,氤氲着黑沉沉的雾气。

那张俊美无俦的俊脸,虽没有表情,却线条绷紧了。

此刻他就像一匹隐而不发的狼,只要一亮出利爪,立马见血封喉。

云想想打了个哆嗦,她的生活一直都很简单,第一次遇到这样气势强劲的人,强大到地让她喘不过气来,不敢靠近。

她垂着脑袋,一点点挪着屁股……一点又一点……似乎只有远离他,才能得到喘息一样。

傅燕生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夹着香烟搭在车窗边沿,他微微眯着眼,烟雾从洁白的牙齿溢出。

他的样子很安静,云想想却觉得很不安,他这样很像在算计人。

等他一根香烟抽完,他蓦然转头看向云想想,沉沉的双眼,黑压压的气息扑面而来。

云想想打了个寒颤,哆嗦着咽了咽口水,有些惧怕地看着他。

傅燕生眯着眼,对她挑眉一笑,云想想看着这笑容,情不自禁搓了搓胳膊,觉得车内温度陡然降了好几度。

“过来!”

傅燕生眯着眼睛看她,声音带着极致的命令,云想想更加惴惴不安了。

她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过去。

傅燕生突然变了脸色,脸上阴沉地如同结了冰,语气带着沉沉的怒火。

“还不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冷厉的双眼,带着凛冽的寒芒,似乎席卷着极大的愤怒。

云想想背脊一寒,扒拉着车门,真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

可是要真跳车了,她不死也得残。

权衡了一番利弊,云想想无可奈何凑到他身边,那颗心脏砰砰跳着,似乎怕到了极致。

傅燕生直接伸手,挑起了她的下颌,如同刚才谢远航那样捏着她,眯着眼睛问道:“刚才他有没有吻过你?”


赞一下
上一篇: 以后在家别穿内裤总裁: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