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690浏览3665520本站已运行436

公主当着满朝大臣被:厨房切底征服

“如果我告诉你男朋友你跟我上过床,你觉得会有怎样的后果?”陆彦骁冷冷地问道。

这句话显然威胁不了许沫沫。

“……很遗憾,我没有男朋友,所以你不需要这样威胁我。”她完全不明白陆彦骁为什么会这么威胁她,他那天不是已经相信她的话了么?难道说……

“你来找我,是想到要我怎么补偿了么?”她迟疑地问道。

“你不觉得,除了让我想你应该怎么补偿我,你自己也应该想想,这样才有诚意?”一想到许沫沫在陆彦宸家里过了夜,陆彦骁的语气就不太好。

许沫沫一怔,随即脸上现出羞愧之色,她惭愧地低着头,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几天很忙。”

“很忙?”忙着跟男人卿卿我我吧?陆彦骁虽然没把后面半句话说出来,语气却极尽嘲讽。

许沫沫并没有听出陆彦骁的弦外之音。

“那天,小朱还毁了我一批马上就要交货的香水,这一个多周我都在忙着把那批香水赶出来,然后又连着睡了两天。”她抬起头说道:“很抱歉,接下来我也会想想该怎么补偿你。”

 

说着这句话的许沫沫,脸上带着一点点委屈,又带着一点点倔强,跟那天隐忍地说她会给他交代的表情极为相似,让陆彦骁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她不着寸缕的模样,眸光微微一闪,视线不由得在她身上逡巡了一遍。

她穿着款式简单的短袖圆领T恤,头发扎成马尾,光洁白皙的脖子裸露在外,上面一个印子都没有。

上午还算温柔的阳光轻轻地贴着她的肌肤,给她添上了一层自然而又纯洁的光晕。

或许是因为她是调香师的原因,她的身上似乎带着一丝若有若无香味,十分好闻。

陆彦骁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

他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调整了一下气息,淡淡地问道:“你连着睡了两天?”

许沫沫其实一点儿也不想提及她睡了两天的事,因为睡的地方不对,但为了让陆彦骁相信她,她还是要说实话。

她点了点头。

陆彦骁的眼眸一闪,如果按照许沫沫这个说法,他或许知道她为什么会被抱出工作室了。

“我再问你一遍,真不是有人特意安排你接近我?”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又带着磁性,就好像在诱惑着许沫沫说出真相。

“真不是。”许沫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但脸上还是不受控制地染上一层红霞,“那真是个意外,你那天不是已经听到小朱的话了么?你还说你有眼睛,会自己看……”

说完,她瞥了陆彦骁一眼,这眼神,似乎在疑惑:这个男人究竟是贵人多忘事还是性格反复?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反正你手上还有那个摄像扣,可以先把身份证和学生证给我么?”许沫沫想打个商量,她暑假计划要去云南,没有身份证哪儿都去不了。

“不可以。”陆彦骁直接拒绝。

尽管答案在预料之内,许沫沫还是有些失望。

她看了眼远处,视线突然停在不远处被人喷着“办证”字样的电线杆,脑子一抽,脱口说道:“啊,对啊,我可以去报失补办啊。”

陆彦骁清晰地听见自己脑子里有那么一根筋“砰”地崩断了

陆彦骁心道:这个女人一定是笨蛋,一定是!

“你去补办试试。”他狠厉地说道。

许沫沫也觉得自己真是前所未有的笨,这种想法心里偷偷想然后偷偷去做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说出来?

还是当着这个男人的面说出来!

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不是真去办。”她悻悻地说道。

笨,还不老实!

陆彦骁默默地在心里给许沫沫又加了一个标签。

许沫沫见他不说话,只瞪着她,心里就想赶紧把这个显得她很笨的话题掀过去,便问道:“你今天来找我是要跟我说什么事?”

陆彦骁矢口否认:“我在这边有事要办,恰好听见你在打电话而已。”

许沫沫还没来得及问他除了那句话之外还听见了些什么,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听铃声她就知道是苏珂打来的电话。

“我的手机。”她再次伸手。

这次陆彦骁倒是没有为难她,只看了眼来电显示上的珂姐,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许沫沫没有理会显示屏上的裂痕,拿过手机就转过身接电话。

她刚想跟苏珂说自己现在有事等会儿再打给她,就听见她在电话那头问她:“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关于你和钱老板见面那天的。”

苏珂在电话那头都快气疯了,她刚知道那天钱老板是真取消了见面,许沫沫没有说谎。

可是,她又十分确定许沫沫那天跟人见面了,还发生了她预计中会发生的事,因为许沫沫的脖子后面,有吻痕。

那么,她究竟见的谁?

听见苏珂的问话,许沫沫的心里砰咚一般咯噔了一下,忍不住扭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陆彦骁。

她不想让陆彦骁认识苏珂,更不想让苏珂知道那天的事。

陆彦骁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边从后面用眼神勾勒许沫沫的身形,一边分心思听她接听电话。

“那个,珂姐,我现在有事,等会儿……”

许沫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珂打断了,“我就问一个问题,你那天没见钱老板,是不是见了其他人?”

“我……”许沫沫什么都不能说,也不想把话说得太清楚,因为她那天见面的人现在就站在她的身后!“珂姐,我现在真的有事。”

“你忙完之后记得给我打电话。”苏珂只能说道。

许沫沫心里很慌,她草草地挂断了电话,又深吸了两口气,才转身故作镇定地看着陆彦骁。

两人谁都还没来得及说话,打岔的人又来了。

“沫沫!”一声清脆的女声从斜里插了进来。

陆彦骁清楚地看到,许沫沫听见这声音的时候明显地惊了一下。

很快,一辆自行车滑到他们旁边停下,一个短发的女生看了看许沫沫,又看了看陆彦骁,笑嘻嘻地问道:“沫沫,你什么时候回学校的?这个大帅哥又是谁?”

陆彦骁突然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正想听许沫沫怎么介绍她,就听见她飞快地对女生说道:“他是问路的,他说他想去科技大楼,我正准备告诉他怎么走。”

意料之外的答案,却又在情理之中。

陆彦骁意味深长地瞥了许沫沫一眼,出乎她意料地用十分冷漠的语气对那女生说道:“对,我想去科技大楼。”

女生没想到这个问路的大帅哥语气如此不和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

许沫沫飞快地说完去科技大楼怎么走,就见陆彦骁真的迈开步子往她指的方向走去,不由得怔了一下,直到被女生喊了一声才蓦然回神。


陆彦骁听见那个貌似是许沫沫同学的女生在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又大声问许沫沫有没有收到她发给她的期终考试范围,忽然发现,原来,暑假就要到了。

暑假?

陆彦骁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在看不到许沫沫和她同学之后,他立即调转方向,往他座驾的方向走,又给褚云帆去了个电话,“暑假快到了,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实习秘书。”

褚云帆一头雾水,不过,他之所以能成为陆彦骁的特别助理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他的脑子很灵光。

“先生,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这位实习秘书是什么来头?”

“许沫沫。”

褚云帆恍然大悟,随即又心生疑惑,“是我的实习秘书?不是您的?”

陆彦骁不太客气地说道:“一个平时不务正业去做香水的在校大学生怎么当我的实习秘书?”

褚云帆又认真地问道:“您是决定采用我的建议了么?”

陆彦骁说道:“我觉得她太笨,即便是要采用你的建议,我也担心她坏了我的计划,让她进公司学习,看看能不能学得聪明一点。”

“您为什么不直接把苏珂做的事告诉她呢?有时候刺激是变聪明的最好催化剂。”褚云帆说道。

陆彦骁心道:以许沫沫刚才在他面前居然说出要去补办证件的话来看,直接把苏珂的事告诉她,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还不如引导她自己去发现。

“让她自

己去发现,比我直接告诉她,更好。”他淡淡地说道。

褚云帆知道自家先生既然这么说,心里必定是已经有打算了。把许沫沫放进公司,说不定只是为了让她

小说文学

从被苏珂利用的情况下解脱出来而已。

“我明白了。”他立即说道。

“我不想让她太引人注目。”陆彦骁又说道。

褚云帆心领神会道:“您放心,我一定看好她,保证让她低调又不受欺负。”

“你都做完了,我做什么?”陆彦骁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惊讶。

电话那头的褚云帆也愣了一下,又试探性地说道:“那我时不时的给她一些超出她能力范围的工作,让她受些小挫折,给您关心她的机会,让她对您感恩戴德、死心塌地?”

死心塌地四个字让陆彦骁觉得这主意还凑合,“先就这么办。”

这件事就在他无意间听见一个考试范围就给定了下来。

他掐着时间,等回到公司的时候才给许沫沫打电话。

“刚才谢谢你,没有在同学面前拆穿我。”许沫沫觉得,意气用事不能解决问题,要解决问题,态度就得好一些,比如说,刚才陆彦骁也算是帮了她的小忙,她就应该说声谢谢。

可她错算了陆彦骁。

“你欠我一个人情。”他毫不客气地说道。

许沫沫的嘴角一抽,无奈地哦了一声。

她的声音有点儿小,一听就是害怕别人听见的感觉,陆彦骁心生好奇,“你在哪儿接的电话?”

许沫沫看了眼卫生间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么?”

“暑假一到,你就来我的公司,当我助理的实习秘书。”陆彦骁没有追问,只用不容她拒绝的语气说道。

任由许沫沫绞尽脑汁,都没想到会是这个进展,顿时怔了。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吃饭时也埋在她体内不愿出来:人妻人妇200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