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692浏览3666522本站已运行437

两个丫头稚嫩紧窄小说:丰胸的最快方法

两个月后,叶家举行了一次特别特殊的聚会。

叶南琛再婚,

小说文学

迎娶莫然。

除了家里的人员,没有一个外人参加。

当然这也意味着这个婚礼是秘密的,不被外人所知的。

房间里,莫然穿着一袭婚纱站在窗边。听到背后有开门声,她转过身柔柔一笑,“你来啦!婚礼要开始了吗?”

“然然,如果你现在想反悔还来得及。”叶南琛穿着一袭白色西装礼服,更显得硬挺帅气。他站在门口,态度温柔地商量。

莫然摇头笑了笑,朝他慢慢走来,“我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

天知道她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如今,能够嫁给他这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

她站定在叶南琛面前,伸出手握住他的。她抬头看着他,柔媚一笑,“或者说,是你后悔了?”

叶南琛看着她,看着眼前这张脸。这是他曾经一直想娶的女人,过了今天就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女人。

应该说他应该感到高兴和期待的。可是,这一刻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

“南琛?”

叶南琛回神,伸手宠溺地揉着她的头发,“怎么会呢?我是怕委屈了你。没有给你一个正式的婚礼,而且以后……”

他说到一半被莫然偷吻堵住了他的唇。他一怔,想要躲开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身后,一道红色身影一闪而过,没有任何人发现。

莫然轻轻吻了下就离开,脸色绯红地不敢看叶南琛。

“叶南琛,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你不嫌弃我,我已经感到很高兴了。能够嫁给你,这是我一辈子都想做的事。”

叶南琛注视着她,轻轻地将她揽入怀里。曾几何时,某个女人也跟她说过同样的话。只是,那个女人的样子,如今都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这么多年,他时常做梦,却没有一次梦到那个女人回来找过自己。

或许,就如她自己所说的一样。她恨自己。所以,连梦中来见自己都不愿意。

已经三年了,是时候该忘记该解脱了!

……

叶家客厅里,叶家二少叶明修此时拽拽地站在客厅,身边还站着一个明艳动人的红衣女子。

叶明修将女子往怀里一搂,特别自豪地冲叶玮庭说,“爸,我给你带回来一个儿媳妇。”

转头,他又看向怀里的女人,“宝贝,快叫爸爸!”

女人非常漂亮,一头栗色长卷发,再穿着一袭红色短裙,更显得气质脱俗,艳绝全场。

她扬起笑脸,冲着坐在

沙发里有些蒙圈的男人笑了下,柔声,

小说文学

“伯父好。”

“啊,你好。”好半响,叶玮庭才反应过来。

“哎呀,宝贝。不是让你叫爸爸吗?”叶明修一脸宠溺地捏捏女子的鼻子。女人娇笑着躲开,“叶明修,别闹!”

叶南琛和莫然进客厅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当他看到客厅里的背影时。忽然放开牵着莫然的手,疾步朝那靓丽的声影走去。握上她的手腕,猛地一拽,声音如同恶鬼,“你终于肯回来了!”

女子一阵惊呼,回头看向男人,迷茫地问,“先生,你是?”

这陌生的脸让叶南琛整个心都落了回去,连带着握着她的手都忘记放了。

“哥,你这是做什么。快让开我媳妇!”叶明修挡在女人面前,一脸护犊子。

叶玮庭也皱眉,冷道,“叶南琛,你胡闹什么。这是你弟弟的女朋友,成何体统!”

“抱歉。我认错人了。”叶南琛松手,脸色冷峻。他看着叶明修身后的女子,那张脸真的陌生的从来没有见过。

——不是她!

“算了。今天你结婚,你最大,原谅你了。”叶明修酷酷地摆摆手。

叶南琛转身正要走,就听到叶明修心疼地捧着女人的手,问,“小晚,疼不疼?我给你吹吹,好不好?”

叶南琛忽然顿下,猛地回头,脸色可怖,“你叫她什么?”

“小晚啊,怎么了?”叶明修和那个女子一同看向叶南琛,似乎不明白他的纠结究竟是为何。

过了几秒,叶明修恍然大悟,“哦,瞧我这记性。我光介绍她是我女朋友,忘记说她名字了。我女朋友,林晚。”

一句话说完,在场除了他们两个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这两个字对于叶家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是叶明修一直在国外,并不知道家里这些事。就连叶南琛以前结婚,也只不过知道多了个大嫂,至于大嫂叫什么,他都不记得。

“你说你也叫林晚?”叶玮庭也很震惊,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巧笑嫣然的女人。

林晚点头,见到大家的神情就知道这个名字可能是有什么禁忌。她自嘲一笑,“我这个名字太大众了,没有什么特色。本来是想改个去,又觉得太麻烦。”

说完,她拨动了下头发,似乎有些不太自在。

叶明修也发现了大家的不对劲,护内的嚷嚷,“喂喂喂,你们这是什么眼神。这个名字怎么了?我就觉得这名字好听。”

莫然目睹了一切,也走了过来。挽着叶南琛的手臂,笑着解围,“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林小姐这个名字让我们想起一位故人罢了。还请林小姐不要介意。我们没有恶意。”

林晚看着莫然,视线从上慢慢向下,落到她的腿上。眼底有暗芒闪过,快的几乎不见。她复又看向莫然,颔首一笑,“原来如此,那我和这位故人还真是有缘了。”

叶南琛一直盯着林晚,似乎要从她脸上发现什么异样出来。直到旁边的人推了推他,“叶南琛,开始了!”

这一小小的插曲很快揭过去了。所谓婚礼,也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饭。见证两人结婚了。

餐桌上,叶玮庭坐在主位上,叶南琛和莫然坐在一边。叶明修和林晚坐在另外一边。前者之间安静相敬如宾,后者热闹恩爱不已。

无论林晚怎么无视,她总感觉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她。

她站起来,说了声抱歉去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就见到了靠着门口抽烟的男人。她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准备绕开他回去。

“虽然你现在变了样子,但我知道就是你。”叶南琛抽着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没有去拉她。而是慢悠悠地说。

林晚停下,回头看向她,很迷茫地眨眼,模样灵动,“大哥,您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

叶南琛将烟碾灭,直起身双手插兜朝她走去。最后站定在她面前,目光灼灼,犀利又让人无处可逃,“我不知道一个人究竟要怎么样才会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但是她的身影,她的习惯,都不会改变。”

他靠的越近,近的不是一个刚结婚的已婚男人该和另外女人该存在的距离。他微微偏头,在她耳边低声,“我知道你极力在掩饰什么,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暴露了。我知道,就是你。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得了我!”

林晚没有动,也没有躲避,她就站在那里听完叶南琛说的话,忽然妖媚笑了下。

“大哥,你就是这样撩妹的吗?不过,可惜我对已婚男人没有丝毫兴趣。另外,你可别忘了。我是你亲弟弟的女朋友!”

吃过饭,叶南琛和莫然离开了。走的时候,莫然似乎身体不舒服,有些站不稳。是叶南琛将她抱走的。

叶明修和林晚一起出来,侧头注意到她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点点她的鼻子,“看什么呢?看的这么专心!”

“你嫂子她……”林晚笑了下,迟疑着问。

叶明修牵着她的手往外走,不在意地说,“哦,她啊。好像生了一种什么怪病吧,还得天天输血什么的。而且经常突然就没力气了。听说现在还算好一些了。以前还得坐轮椅呢!”

“哦,这样啊……”

“嗯。说起来她也是很可怜。”叶明修唏嘘,“要不是因为这个病,我爸早就同意我哥和她结婚了。”

林晚微微笑着似乎在听又似乎没听。眼底有冷光一眨而过。

……

车上,莫然虚弱地靠在叶南琛身边,她轻轻叹了一声气,自嘲道,“如果她还活着,我也就没有机会嫁给你了。也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虽然没有说明这个“她”是谁,但两人心知肚明。叶南琛搂了搂她,“别这样说,你永远都不是我的累赘。”

“可是,我现在这样……”莫然忧伤,情绪有些波动。“你会不会突然有一天就嫌弃我,就不要我了?”

她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忽然牢牢抓住叶南琛的手,“南琛,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上别人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自动退出。我不想你因为愧疚和我在一起。”

“不是愧疚!”叶南琛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眼前这张脸是他从始至终想要守护的。如果没有那个意外,她早就是

自己的妻子了。“娶你是我这辈子最想做的事。”

莫然心中一动,红了眼睛。心里默默想着,叶南琛,希望你记住自己这句话。永远都不要反悔。就算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放手!

……

将莫然送到医院看着她睡着了之后,叶南琛出来忍不住给叶明修打了个电话。

虽然已经凌晨两点了,也不管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不是会影响人家小情侣之间的温存,鬼使神差的他拨了出去。

“喂,哥。新婚之夜居然给我打电话,你不怕冷落了嫂子她会生气呀?”

叶明修语气很轻快,身后还有很热闹的音乐声。一听就知道不是在家里。

“这么晚了不睡,还在外面玩?”

“是啊。我又没结婚不像你晚上还可以抱着老婆一起睡。”说着,叶明修还叹了口气。

“不是交了个女朋友吗?你没跟她一起?”

“你说小晚啊?我送她回酒店了!”叶明修又叹气,“在我结婚之前我是不会碰她的。哥,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

“在哪里?”叶南琛心里有一丝不舒服的异样,快速问,他忽然有满腔问题想问这个弟弟。

叶明修说了个地址,说完之后有些惊讶地问,“你不会真要过来吧?”

“嗯。十分钟到!”

既然林晚自己不承认,他就从他弟弟这边下手,总能找到蛛丝马迹,让她不得不承认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林晚,你跑不掉的!”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公主当着满朝大臣被:厨房切底征服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