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4604浏览3689842本站已运行4320

宝贝儿看你是怎么吃我的:死亡作业

“有何指教?”

沈默平淡而磁性的声音缓缓传开。

周围听到这话的人,无不惊愕愣在原地。

苏婉瑜猛地抬起头,望着沈默那熟悉而陌生的背影,一双美目写满了不敢置信。

一直以来,沈默在她心中,就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至于为了这场婚姻自卑这么久。

或许曾经,她对沈默抱过希望。

可当失望积攒够了的时候,希望也就随之破灭了。

而今,当沈默站在她身前的那一刻,苏婉瑜恍惚间有种在梦里的错觉。

紧接着,沈默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

“纠正两个问题,第一,不是苏婉瑜*万桦,是你们万家大少恬不知耻,主动在先。”

“第二,我和苏婉瑜还没有正式离婚,你们当着我的面,质问的我的妻子,是否有些过了?”

沈默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清晰的回荡在每个人耳边。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仿佛敲打在苏婉瑜心尖,让她再度红了眼眶。

周静脸色瞬间剧变,急忙指着沈默大吼道:“废物!你给我闭嘴!难道非要害死我们苏家你才满意吗?”

苏安等人更是吓得六神无主。

在苏城,敢如此顶撞万洪云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区区一个废物沈默,可不在其中之列。

万洪云神色不变,目光如刀子般犀利,从苏家每个人脸剐过。

苏家人被这目光压得大气都不敢出,只能低着头,围着万洪云不住道歉。

最终,万洪云目光定格在沈默脸上,冰冷的笑了。

“我不管你是谁,既然敢骂我万家的人,那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万洪云!你这龟儿子口气不小!老夫骂你一句,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样!”

沈默还未开口,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

万洪云眉头深皱,猛地回头看去。

当看清出声之人,他脸色霎时变了。

“李松杨!”

相比于

万家,李家才是苏城真正的一流家主,传承早已超过百年,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不是万家能够比拟的。

就连万家家主万洪涛,见到李松杨都要礼让

三分,不敢过分得罪,更别说他万洪云了。

随着李松杨越走越近,原本喧闹的陵园,变得死寂无声,只有李松杨富有节奏的脚步声。

苏家人一个个瞪大眼睛,他们就是做梦也想不到,李松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应该说,此刻全场众人里,除了沈默,没有人能猜到李松杨今日会出现在此地。

顿了顿,强忍着心中不快,万洪云沉声道:“李兄,今日之事,似乎与你无关,你又何必搅进来?”

“你万洪云也配管我?”李松杨轻蔑一笑,神色间尽是傲然。

这,就是苏城顶级家族的底气和霸道。

周围几个二流家族的家主,此刻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连上前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

毕竟李松杨来意不明,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殃及鱼池。

万洪云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几欲发作。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万家或许不如李家,可他作为万家家主的亲弟弟,也不能容忍被人一而再再而三践踏尊严。

想到这里,万洪云沉声道:“李兄,我敬你是兄长,对你客气有加,还请李兄不要咄咄逼人!”

这番话,外柔乃刚,不卑不亢,万洪云压抑着怒火,姿态已经降到了最低。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有生死大仇,李松杨都不应该继续发难。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李松杨的决心。

李松杨嗤笑一声,平淡道:“我就逼你了,你若是不服,李某随时候教!”

万洪云听罢,双目瞬间变得通红,双拳捏的咔吧作响。

李松杨,欺人太

小说文学

甚!

然而就在他准备发作时,陵园外猛地传来一阵爽朗笑声,陈岳林大步迈进陵园。

“万洪云,我陈家也愿意陪你玩玩。”

万洪云猛地转过头,当看到龙行虎步走来的陈岳林,他那满腔的怒火,在顷刻间化为乌有,却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忌惮。

只是一个李家,就已经足够让他头疼,陈家实力甚至不在李家之下。

如果同时面对这两大家族,万家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如果陈岳林和李松杨不计代价,一心想要搞死万家,那么明年的今天,同样也是他的祭日。

这份后果,他承担不起。

饶是万洪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陈、李两家,以至于两人要让他当众下不来台。

想不通,万洪云只好低声问道:“陈兄,李兄,我万洪云似乎并未得罪二位,二位为何无故针对我万家?”

陈岳林冷

小说文学

哼道:“万洪云,得罪了陈家和李家,万洪涛能保你无事,可有些人,一旦得罪了,万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不再理会万洪云,两人径直走到苏烈墓碑前。

直到此刻,早已陷入呆滞的苏家众人才终于回过神来,苏安连忙手忙脚乱的将香颤抖着递给两人。

陈岳林和李松杨,这两位绝对是苏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平日里,苏安见两人最多的场合,还是在电视新闻上。

如今,这两位传说中的存在,竟然前来祭拜苏烈,眼前这一幕,给苏家人带来的震撼,丝毫不亚于十级地震。

“没想到,两位家主还记挂着父亲的祭日,真乃我苏家天大的荣幸!”

陈岳林李松杨二人瞥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对着墓碑鞠了三躬。

上完了香,两人走向一旁。

看到两人所去的方向,苏家人纷纷心中一紧,那边是苏婉瑜和沈默所在的方向。

两人缓步走到沈默跟前,李松杨摸出一盒特供烟,笑眯眯的抽出一根,给沈默递了过去。

见此一幕,全场所有人张大嘴巴,眼中写满了不敢置信。

沈默侧目看了看苏婉瑜,轻笑摇头道:“今天不抽了。”

说着,随手将烟丢给了陈岳林。

这一举动,再度震撼全场。

整个苏城,能让李松杨亲自递烟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

对苏城大多数人而言,这绝对是一种荣耀。

可沈默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丢给了陈岳林,这份从容,就仿佛两人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最让人难以费解的是,李松杨脸上丝毫不见恼怒,反而一脸轻松的笑容。

陈岳林喜滋滋点上烟,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改日再叙!”

说着,两人径直离去。

留下身后一干苏城名流,彻底在原地傻眼了。

从陈岳林和李松杨两人进来,到离开,压根看都没看过他们一眼。

可两人却是对苏家从前的废物赘婿欣赏有加。

这份落差,让这些自诩的上流人士,一时间都难以接受。

苏婉瑜眸光流转,眼前的沈默,是她从未认识过的样子。

两大超级家族的家主对他以礼相待,光是这份待遇,整个苏城无出其右。

陈岳林和李松杨二人来得快,去的也快。

两人之所以能出现,完全是冲着沈默的面子,和苏家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周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望着沈默的眼神,甚至隐隐有些嫉妒。

此时,苏家人心中同时生出一抹疑问。

沈默区区一个风华集团的司机,就能得到陈岳林和李松杨这两位大人物的赏识。

那么沈默背后的风华集团,实力该是何等的强大?

今日聚在陵园里的人,没人是傻子,自然也能想通这个关键。

一时间,众人看向沈默的眼神都变了。

万洪云父子已经被晾在原地,二人面色阴沉的可怕,今日,最丢脸的莫过于万家了。

来的时候,万洪云可是众星拱月,可如今,就连苏安都转动着眼珠,没再跪舔两人了。

万洪云眼睛发红,死死盯着沈默,嗓音有些沙哑道:“苏城人人都传苏家有个废物赘婿,如今看来,是整个苏城错了。”

“或许吧!”沈默目光平淡,根本没看向万洪云。

万洪云接着问道:“你刚才说,你和苏婉瑜还没有正式离婚?”

沈默看了一眼苏婉瑜,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这一瞬间,万洪云目光变得冷冽,只不过不是针对沈默。

站在他身边的苏安,此时只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窖,浑身止不住的发冷。

“桦儿,我们走!”

万洪云清楚,再待在这里,也只会继续丢脸。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沈默和苏家。

在没弄清楚沈默和陈岳林李松杨两人的关系时,他暂时不敢动沈默。

但苏家不一样,对万家这个庞然大物而言,苏家只是个随意可以捏死的存在罢了。

苏安慌张的拉住万洪云,想要尽力补救一下。

谁知,却被万洪云振臂甩开。

父子两人刚要离开,门外再度传来一声高唱。

“风华集团兰总,何总官到!”

声音激昂,传遍了陵园。

处在陵园内的众人无不肃然,纷纷起身看向陵园外。

何东远和兰万城两人不紧不慢,缓步走近人群。

两人一眼从人群中看到了沈默,何东远本想过去,却被兰万城轻轻拽住。

“何书记,你我来都来了,不如给老爷子上柱香吧。”兰万城笑眯眯道。

何东远看了一眼沈默,顿时心下了然。

两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想和沈默结交一番。

来的路上,兰万城曾告诉过他,苏烈是沈默最尊敬的人之一。

想到这里,何东远跟上兰万城,快步朝墓碑走去。

到了墓碑前,何东远淡淡笑道:“苏家主,不知我能否给老爷子上柱香?”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苏安激动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急忙拼命点头。

如果说,陈岳林和李松杨两人前来祭拜,乃是苏家天大的荣幸。

那么当何东远和兰万城出现时,苏安恍惚间仿佛在老爷子墓碑上看到了一缕青烟。

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这两位,一个是苏城总官,另一个,身份甚至还在陈、李二人之上。

可以说,苏城最顶尖的一批人,今日有一半都汇聚在了这座小小的陵园里。

两人静静上完了香,才一起走向了沈默。

看样子,两人也是冲着沈默来的。

苏婉瑜小嘴微张,脸上写满了震撼和不敢置信。

不光是她,周围的苏家人,以及万家谭家等一干家族的人,也无不瞪大眼睛。

沈默这个被苏家扫地出门的废物,究竟何德何能,竟能引来这么多大佬为苏烈上香祭拜。

两人走到沈默跟前,何东远刚想开口,兰万城在他耳边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等吧。”

何东远点点头,这里,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

当下,他伸出手,对沈默笑道:“我们出去等你。”

沈默点点头,轻轻和他握了一下,随后分开。

望着兰万城和何东远两人离去的背影,整个陵园,已是死一般的寂静。

先有李松杨递烟,后有何东远主动握手。

沈默从始至终都静静站在苏婉瑜身前,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这份从容,冷静,丝毫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甚至认为,沈默和这几位,都是同级别的人物。

这个念头一出,周静赶紧甩了甩头。

这怎么可能,沈默当初的印象,早已深入人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而随着何东远和兰万城的出现,万洪云心底一抹恐惧悄然蔓延。

就像陈岳林先前说的,得罪陈家李家,万洪涛还能保住他。

可有些人,一旦得罪了,万家怎么死都的不知道。

这些人里,绝对包括刚才那两位。

想到这里,万洪云连和苏家放狠话的心思都没了,拉着万桦径直离去。

这一次,苏安连挽留都懒得挽留了。

他还沉浸在喜悦中,对万洪云甚至有一抹不屑。

这么多大佬都来祭奠苏烈,万家真想动苏家,还得掂量掂量。

随着万洪云离开,谭家刘家等一干家族也不再逗留,纷纷来到墓碑前拜了拜,告辞离去。

来的时候,几个家族趾高气昂,一副他们才是此间主人的姿态。

走的时候,几人对苏家人可谓是百般尊敬,姿态降到了最低。

沈默从头到尾看完了这场闹剧,等到所有人都祭拜完了,这才转头问:“我现在可以祭拜了吗?”

周静眼睛转了转,再度拦住沈默,脸上带着一抹笑意,问道:“沈默,祭拜的事情不急,你先告诉,你是怎么请到这些人的?”

沈默望着周静,眸中带着一丝戏谑。

如果他没记错,相识四年来,这还是周静第一次和他和颜悦色的说话。

沈默摊了摊手,随口道:“我可没请,可能是他们要来的吧。”

李松杨和陈岳林要来,他是知道的,不过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

至于何东远和兰万城,他现在也纳闷着呢,这两人怎么就过来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人,的确都不是他邀请来的。

周静一听到这里,不知为何,心里悄然松了口气。

再过一个月,沈默将会和苏婉瑜彻底断绝关系。

如果这几人,真的是沈默请来的,那么沈默的人脉,可以说是非常恐怖。

这样一来,不就证明当初她的选择是错误的吗?

心思百转间,周静神色再度恢复平淡,冷淡道:“去吧,看在你和风华集团有些关系的份上,我就勉强让你祭拜一下老爷子吧。”

沈默点头,“多谢!”

说完,

大步朝着苏烈的墓碑走去。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男主进入女主详细的描写片段:裸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