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51670浏览3775244本站已运行4517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和搜子同屋的日子2在线

   翌日清晨,夏无霜便直接被院中下人来回走动的声音吵醒。微微睁眼,似是还有些不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再次转了个身。

  刚想再阖眸之时,只听屋外烟冬声音传来,“小姐,该起榻了。”

  她胡乱应了一声,待眸子重新张开之时,已是说不出的清明之色。

  阳光四散,洒在女子脸上,无比动人。

  夏无霜掀开小毯,随意揉了揉还依旧惺忪的睡眼,起身下榻。

  “小姐。”

  听到内屋动静之后的烟冬推门而入,此时的夏无霜早已收拾妥当,正朝着她微微颔首。

  “外面什么声音?”

  她一个不受宠的六小姐,再加上这处偏僻,本应是无人踏足,今晨却是非同寻常的吵闹,惹的她心烦意乱。

  平日里相府下人来了这偏院可都是绕着走,今天是怎么了?

  烟冬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灿烂笑容,快步走到了女子身边,朝着院中道,“一大早老爷便派了些许下人前来帮小姐搬院,看来这次老爷是真的开始重视小姐了。”

  小丫头语气明快,兴致勃勃看着屋外忙碌的众人,感慨万千。

  从前她家小姐备受冷落,即使是住在这偏院之中吃食还要被克扣,现在可好了。

  梅苑小筑在相府中可算是最好的院落了,这十几年来一直空着,也不知为何突然让小姐搬进去。

  夏无霜眉头轻挑,一手把玩着铺泄而下的墨发,“重视?”

小说文学


  那老家伙大抵是盘算着如何才能将她的利用价值发挥到最大吧,天师突如其来的预言虽让众人诧异,可却也不能不信。

  命定之女,倒是有点意思。

  女子移步生莲,来到院落之时,只见众人齐齐行礼,脸上都是说不出的恭敬之色,全然没了往日轻蔑。

  在相府之中,丞相的态度,便决定了一个人的所有。

  她倒是也懒得计较这些,随手挥了挥袖,“接着搬吧。”

  既然主动示好,那她何不顺水推舟,只怕有些人该按捺不住了。

  相府荣华,梅苑小筑更是位于整个相府中心,梅花盛开,竹林幽静,确是别有一番景象。

  夏无霜悠然而入,一举一动间皆是风华,看的烟冬一阵诧异,随后便是一阵激动。她家小姐是命定太子妃,那再也不会受众人欺负了,这样真好。

  越往前走,烟冬的表情就愈发惊诧,一双水灵眼珠不停转动,打量着这诺大的院落,不由发出阵阵感慨。

  比起之前那偏院,这里好了可不止一点半点。她同小姐在相府生活如此多年,都从未进来过这里。

  水榭楼台,一步一景。

  夏无霜看着自己身边小丫头满脸的丰富表情,也是不由一笑,“罢了,让你跟着我怕是你也没什么心情了,去四处看看吧。”

  她杀手一世,刀尖舔血的日子过多了,从不怕死。只是那些并肩作战的兄弟们,那些让她可以安心露出后背的人儿,始终还是有些想念。

  她的人,她夏无霜从不会让受了半分委屈。

  浩大丞相府之中,一直对她忠心耿耿的怕是就这两个身边的小丫鬟吧,不然原身大概连现在都活不到。

  “小姐,你一个人…”

  烟冬一听夏无霜的话,脸上表情变得犹豫起来。上次她离开小姐身边才不过短短半刻,小姐就失踪了一整天,还差点被四小姐用软鞭打死,现在想起来都还是心有余悸。

  女子伸手拍了拍烟冬肩膀,将其心思看的干干净净,“无妨,从此以后,再无人能欺负的了我。”

  笑话,向来都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何曾吃了亏去。

  她语气清浅,可听在烟冬耳中,却让她不知不觉便尽数信服,这才放心离去。

  看着小丫头轻快的步伐,夏无霜的心情跟着也好了不少。对着直直射来的太阳光眯了眯眼,径自朝着院落中心而去。

  “你们都下去吧。”刚刚迈入门槛,女子就跟着蹙了蹙眉,似是对这一院的下人颇不满意。

  她一向喜静,这般阵仗也太夸张了些,不知那老狐狸心中又在想什么。

  待屏退了一院下人,夏无霜才缓缓坐在了藤椅之上,整个人显得万分慵懒,微微晃动着身子。

  墨发垂下,衬的女子肤如凝脂,美艳中透着几分邪魅之色,倾国倾城。

  她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一侧胳膊,若有所思。原身这么多年来成日窝在偏院,身子骨确实是差了很多,导致她原本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那日也仅仅只是出了一成而已。

  一个杀手,若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了,那便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更何况此地她从未涉足,朝堂水深,总是要多些自保的本事才好。

  想着,夏无霜轻轻阖了眸子,任由阳光打在脸上,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

  午膳过后,她便唤了一众下人前去准备她所需之物,反倒是弄得烟冬一头雾水,跟在夏无霜身后定定看着下人们不断忙乎。

  那一个个冰冷的铁片,还有她从未见过的银针…

  直到半晌过后,烟冬终于再也忍不住起来,按捺住不停抽动的嘴角问道,“小姐…,你要这些东西干嘛?”

  她一个闺阁小姐,这些东西,怎么看怎么都是男子才会摆弄的玩意儿啊。

  “我自有用处。”

  夏无霜抱胸看着面前众人,时不时亲自前去指挥一下要如何安放,心满意足。这才是她那么多年习惯下来的生活,原身的力量,也是时候该恢复一下了。

  待众人忙乎的差不多之后,夏无霜才朝着后院而去,只是走到一半时脚步一顿,微微侧头,“往后我在后院之时,不准任何人前来打扰。”

  女子神色淡淡,温声吩咐。

  依旧是过去的那个模样,可偏生让人只觉不可抗拒。

  说罢,众人只见夏无霜衣裙摇曳,逐渐消失在他们视野之中。这样的六小姐,往后相府就有的热闹看了。

  而相比于这处的安宁,相府的另一边可就炸开了锅。

  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过后,紧接着传来女子尖锐的吼叫之声,“她凭什么!凭什么!”
  此时的屋内,地下满是陶瓷碎片同被毫不留情撕碎的珍奇字画,一片狼藉。

  夏羽婷一脸狰狞模样,完全没了往日温婉,身边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缩着身子,小心翼翼收拾着一地残渣。

  “贱人,真是个贱人!爹爹居然让她去了梅苑小筑,连我都不曾进入!”

  紧接着,木桌之上那仅剩的茶壶也被女子一把打在了地上,恰巧打在了正俯身收拾屋子的侍女脚边,引来一阵惊呼。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双目通红,早已是十指紧握,仿佛是一头失了理智的野兽一般,目光逐渐转移到了那侍女身上,幽森的盯着她,“怎么?你也看不起我!”

  女子的目光阴毒而可怕,让那本就不知所措的侍女更加颤抖起来,在夏羽婷的注视之下不断的摇头,试图让这个正在气头上的五小姐息怒。

  可她的动作似乎恰恰起了反作用一般,夏羽婷一把拉过那侍女衣领,一字一顿,“你怕我?”

  “不…不…”侍女低垂着头,嘴中断断续续说着话,显然已是怕极了的模样。

  “嗯?”

  夏羽婷眸子一瞪,其中尽是随时都有可能喷薄而出的怒火,周遭下人看向那侍女的目光中满满都是同情和无奈。

  这种时候,谁敢上去帮忙谁就是死路一条。

  在二人越来越近的距离之下,侍女似乎再也承受不住这般压力,双

腿一软便直接跪在了地上,“五小姐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整个人几乎都是匍匐在地上,带着哭腔的声音越来越大,里面充斥着几分绝望之意。这让夏羽婷的脸色更是一沉,一脚便重重踢在了那女子胸口之上,后又不解气的朝着女子摔过去两样东西。

  “你们这群废物,都是些废物!”

  她又看了眼那倒在地上不停瑟缩的女子,怒气冲冲踢开大门,朝着西边而去。

  相府幽静,一众下人皆是垂首而走,见到夏羽婷之后急忙行礼,然后默然离去。

  出了院落之后的夏羽婷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一般,平日的温婉重新回到脸上,唇边始终保持着那恰到好处的温顺笑容。

  谁也不可能看出,方才那一脚便将一女子踢到地上之人竟会是这幅模样。

  梅苑小筑

中。

  夏无霜正在后院僻静之处为自己做着身体恢复训练,饱满的额头之上是一层薄薄的汗水,胸口微微起伏着。

  前世的她成日都在魔鬼训练中度过,每一次任务都是一次关乎于生死的考验。所以这些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不过尔尔。

  女子一袭浅黄衣裙,动作干脆利落,带着几分寻常女子所没有的英气,让人一时晃眼。

  天朗气清,整个院落一片宁静,各司其职。

  只是,这宁静还没有持续多会儿,便被前院中传来的一阵喧嚣所打破。

  “都给我让开,那个贱人呢,叫她出来!”

  夏羽婷怒气冲冲而来,本是想着好好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夏无霜。结果一进来连人都没有见到就直接被拦在了门外,更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她堂堂相府五小姐,何曾受过如此待遇,尤其还是在这个废物面前!

  以前她一直攀附在夏羽岚身边,处处低她一等,但起码还有个夏无霜能够踩在脚底。现在可好,连这个废物都如此嚣张。

  “五小姐,我家小姐吩咐过了,任何人都不准进去打扰。”

  紫寻不卑不亢,硬生生堵在了夏羽婷面前。

  “不准打扰?你家小姐算个什么东西,我再说一次,你给我让开。”

  “恕难从命。”二人竟是直直对上。

  夏羽婷眉头一皱,似是不可置信一般,“你区区一个下人,就敢对本小姐如此无礼,给我掌嘴!”

  说着,在她身后的两个嬷嬷便一左一右上前,一把便拉住了死死堵在夏羽婷身边的丫鬟,动作中透着一股狠厉。

  她们本就是相府老人,对这其中的门道自然是掌握的颇为纯熟,两个清脆响亮的巴掌下去,紫寻那原本漂亮的脸蛋瞬间便肿了起来。

  她死死看着夏羽婷,目光中满满都不服气之意,身子仍旧不停抗拒着身后抓着她的嬷嬷,却始终都挣脱不开。

  夏羽婷勾唇一笑,毫不留情的转身,啪的一声响起,紫寻的脸庞之上立刻又多了五道指印。

  “谁还要拦本小姐。”

  她缓缓走到紫寻身后,冷笑一声直接将女子推到众下人中央,冰冷的眸子一个个扫过,最后又回到了紫寻身上。

  被猛力一推的她狠狠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子,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夏羽婷的目光,“五小姐,不要太过分。”

  紫寻咬牙切齿,这么多年来,她亲眼看着自家小姐吃了那么多苦,却一直都无能为力。

  今日,就算是被打死在这里她也绝对不会后退一步。

  “呵…”像是听了什么笑话般,夏羽婷眸子中流露出一股阴毒,“好啊,我今日就让你看看,到底什么才叫过分。”

  说着,那两个嬷嬷又再次有了动作,老脸上的褶皱因为兴奋而显得更加丑陋起来,“尊卑不分,老奴今日便替六小姐清理门户。”

  “紫寻姐姐,不要。”

  烟冬见情况不好,赶忙跑到紫寻面前紧紧抱住她。

  她们二人同小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紫寻这样。

  “烟冬,起来!”

  “还真是姐妹情深。”夏羽婷瞥了眼一边的二人,眼底尽是嫌恶之色,“愣着干嘛,两个给我一起打!”

  她就是要让夏无霜看看,即使她是未来的太子妃又如何,还不是连区区两个下人都保不住的废物。

  前院中的二人被一嬷嬷拉扯着,另一人伸手直直便要朝着烟冬太阳穴而来,而此时的二人也都同时闭上了眸子。

  “慢着。”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一道淡漠女声传出,清冷且凌厉,直直让在场众人都是一顿,不由自主朝着声音来源处望去。

  只见夏无霜孑然一身,绝色面容之上透着不快之色,正定定看着院中二人。
 她的人,何时轮到别人来插手?

  院落中央,紫寻嘴角沁血,两边脸蛋早就肿的不成样子。而烟冬因为方才的拉扯,昨日身上的鞭伤又重新裂开,不停有血迹自衣内映出,惨不忍睹。

  夏无霜眯了眯眸子,一股凛冽之气尽数从周身散发而出。

  那一对眸子宛若深潭般,一眼望不见底,后背上的冷意不停蔓延,直直叫夏羽婷都是一滞。

  “还,还站在那干嘛,给我打!”

  片刻之后,夏羽婷强自压下心中不安,朝着身后嬷嬷道。这个废物,何时变成了如此模样,竟让她都有些胆寒起来。

  “小姐。”

  一见夏无霜后,紫寻不停反抗的身子也停了下来,“都是紫寻办事不利。”

  “无妨,我今日倒是要看看,谁敢动她。”夏无霜眉眼一扬,直直对上了那两个嚣张跋扈的嬷嬷,抱胸坐了下来,好整以暇。

  她仅仅只是坐在那里,都是自成一世界,让两个嬷嬷有了一瞬间的犹疑,一齐朝着夏羽婷看去。

  “打啊,真是废物!”

  两个嬷嬷得令之后也不再犹豫,那手掌毫不留情就要朝着紫寻而下。只是那手才落到一半,便堪堪停在了半空之中。

  整个梅苑小筑中一派寂静,所有下人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这一切,夏羽婷脸色跟着铁青起来。

  女子还是坐在藤椅之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软鞭,另一头已紧紧缠在了那嬷嬷手臂之上。

  她挑了挑眉,眸中眼波流转,倒是陡然间生出几分兴味来,“怎么?接着打啊。”

  那身材壮硕的嬷嬷,就被这么一根软鞭弄得毫无抵抗之力,整个人用力朝着身后拉扯,以防身子前倾直接倒在地上。

  “六小姐,老奴乃丞相亲自带回府中之人…”

  那嬷嬷在相府待了这么久,谁见了不都是礼让几分,何曾受过如此待遇。身子一挺,面色严肃道。

  只可惜,她的话才刚刚说到一半,对面的夏无霜便云淡风轻撇了撇嘴。手臂一扬,正说话的嬷嬷只觉手腕间一阵痛楚,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剩余的话自然也就再次咽回了独子中。

  “废话可真多。”

  说话间,那条软鞭已再次被女子收回了手中。正巧她力量还未完全恢复,这条鞭子也算是顺手,所以昨日便留了下来。

  “你竟敢不将爹爹放在眼中!”夏羽婷不可置信。

  “她以下犯上,我相府之中可容不下如此奴才,同爹爹有何关系。”

  夏无霜眉眼一冷,手中的鞭子朝着夏羽婷晃来,莞尔一笑,直吓得女子连连后退两

小说文学

步。“一日不见,五姐胆子似乎小了不少。”

  夏羽婷可还没忘,自己身上那一道一道的鞭伤,都是拜面前这个女人所赐。

  方才的话语一次次回荡在夏羽婷耳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什么时候,一个废物都开始看不起她。

  不过一旁女子却懒得理会这边的夏羽婷,朝着紫寻同烟冬而去。

  仔细查探了一番伤势之后,夏无霜眸中的凛冽更甚,转身便冲着地下嬷嬷又是一鞭。

  力道之大,直直抽的那嬷嬷血肉模糊,在地上翻滚了两圈,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来。鲜红的液体蜿蜒而下,在众人眼前缓缓盛开。

  空气中,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接连散开,让夏无霜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惊艳起来。居高临下,冰冷的望着地下痛不欲生的嬷嬷,慢条斯理道。“本小姐什么时候用得着你来清理门户。”

  本是轻柔的话语,现在听到众人耳中,只觉一把利刃挂在脖颈边上,不敢动作。

  另一嬷嬷像是被面前景象吓傻,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张老脸憋的紫青。

  她环顾四周,宛如修罗般,周身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煞气及死气,甚至让夏羽婷忘了她今日前来的目的。

  几个原本跟在夏羽婷身后的小丫鬟一对上女子森冷的眸子,纷纷垂首掩面,噤若寒蝉。

  这,便是顶尖杀手的威慑力。

  那个在二十世纪令人闻之变色的女子,到了这里,风采依旧,更甚往昔。

  四下,一片冷意。

  只有那地下的嬷嬷时不时传来的痛苦的呻吟声,更显凄厉。

  夏无霜红唇一抿,扬起手朝着地下又是狠狠一鞭,声音回荡,似是要刻在在场所有人的心中。她沉声喝道,“闭嘴!”

  戾气十足。

  四下都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个人敢再多说一言,生怕那软鞭到了自己身上。地下嬷嬷也强忍了身上不断传来的剧痛,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见如此情形,女子才似心满意足,冷哼一声,将手中长鞭扔在一边。

  紫寻定定望着自家主子,心中一阵感动涌上。

  别说是相府,所有权贵之家,都不可能有谁愿意为了一个下人去得罪府中主子。可她们家小姐…

  想到这里,女子眼眶不由一红,连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都暂时忘却。

  夏无霜挑了挑眉,款步而行,一脚径直重重踩在了地上还痛不欲生的嬷嬷手腕之上,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模样。

  咔擦一声…接着又是一阵鬼哭狼嚎,听的人尽是鸡皮疙瘩。

  正巧是方才拿来打紫寻的右手,骨头碎裂。从此之后,大抵是连右手都根本抬不起来了。

  仅仅是一脚而已,便如此轻而易举废了一只手,那还是在相府待了多年的老嬷嬷。

  现下,众人才是真真切切懂了六小姐的不同。她,真的不再是以往那个可以任人欺压的废物。

  听到这般熟悉声音,女子眉眼之间才生出了几分笑意,红唇轻启,“都给我听好了,在我这里,我就是规矩!”

  她站在紫寻身前,霸气无比,挡住了女子那一身的狼狈。背脊直挺,陡然生出让人无法直视之感,风华万千。

  她,就是这里的规矩。

  霸道而狂妄的话语又是让众人心神一震,迟迟没有反应。

  直到半晌后,夏羽婷颤颤巍巍指着面前绝美的女子,“若,若是让爹爹知晓你今日作为,你定然要吃不了兜着走!”

  

赞一下
上一篇: 男朋友太大了完事了还有感觉:几个侍卫轮公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