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99964浏览3964652本站已运行4103

妈妈考试前给我的承诺,翁熄系列36章

风是什么?

  应该说,只有杨嘉延一个人是认真的,其他都是无所谓,放放水也无妨的态度。

  然后杨嘉延便写下了风是扬沙走石,虎唬鳌鸣。

  风是袅袅孤松,春郊弱草。

  风是总无歇息,忽尔骤至。

  花……

  也同样按照风的标准来写。

  事实上,古人打小就学习这些东西,所以要写出来并不难,甚至很多都是信手捏来的。

  然后……

  五人这边,竟然还有看看旁边写得怎么样的。

  或许是想从对方那里寻找到灵感吧。

  总之,也没有花费多少时间,然后五人便都写好了。

  前面也说了,只有杨嘉延是认真的,其他人都基本上是划拉两下就好了。

  毕竟他们今日的目的不是想知道自己多厉害,而是对方有多厉害。

  所以只要杨嘉延一个人站出来,做个榜样就好了。

  “好了!”

  杨嘉延很快便搁下了笔。

  而众人已经等了有一会。

  “那接下来,我们一个个来吧。”苏元琰道。

  首先是史惟清。

  这个放水很严重,一看就不是平时的水平。

  然后是吴俊采。

  本身吴俊采也不算是很擅长这个,而且他还似乎有点偏题了。

  陆岌

大jb图



  陆岌是看了杨嘉延的,所以他写得跟杨嘉延的比较有点像。

  只是他特意让自己的句子变长了一点。

  应该说,可能觉得这样更有意境一些。

  “风是什么,风是天色将晚,忽起大西风。初起时,一阵两阵,稍有间断,到后来渐渐大了……”

  由于是这样,也是被其他人批评,你写文章呢。

  写这么长干嘛。

  而陆岌自是反驳道:“我这么写总好过你们吧,你们放水也放得太严重了。”

  “我这至少还有点意境。”

  吴俊采:“你就算了吧,关键还是得看嘉延兄!”

  然后当到了杨嘉延的风花雪月。

  这档次立刻便提升了不少。

  前面的扬沙走石,虎唬鳌鸣,这是写风的形态和声音。

  袅袅孤松,春郊弱草,这是写风给外物带来的变化。

  总无歇息,忽尔骤至,虽然这句有点直白了些,但是这只是草稿。

  最后或许是写出感觉来了,杨嘉延忽然就来了两句诗。

  过岭只闻千树吼,入林但见万竿摇。

  岸边摆柳连根动,园内吹花带叶飘。

  句中一个风字没有,但是却把每个字都写成风。

  当然,如此一来,倒是反而跟前面写的搭不上了。

  更重要的是……

  你不单单要写风,你还要确保下面的花、雪、月,也能写出与之相配的诗,这难度显然极大。

  只可惜,一来时间太短,二来,他也没有那样的能力,因此,只有尽可能多地把自己能想到的,都写下来。

  其实……

  八字一句是最好的。

  不过他毕竟是个,性高简,不拘俗尚的人,因此,句句一样,倒是未必。

  苏元琰看了看他写的以后,也是问道:“你写了这么多句,那你要保留那句?我记得题目是越简练越好,你总得选一句吧。”

  他这么说完,杨嘉延却是道:“我同样也记得李佩弦说过,越传神,便算谁赢,而且,你们就不能从这里面挑出自己觉得最好的。”

  “这……”

  李纵却是站了出来,笑道:“无妨。因为我也写了好几句,你们若是觉得我写的那句好,那就选那句吧。”

  “也行!那我们都瞧瞧!从里边挑。”

  然后……

  便有人想过来看李纵的。

  李纵便道:“对面为兄长,先看对面的。”

  杨嘉延听了,那里不知道李纵的心思,便道:“你小子,是想把自己留在最后,更好胜吧,不过无所谓,看了我的,说不定他们就不想看你们的了。”

  这杨嘉延也自信。

  但也正因为对方这样,李纵反而觉得这样的人可交。

  之后众人便评判了起来。

  吴俊采道:“唉,其实这扬沙走石,虎唬鳌鸣感觉挺好的,但是后面那四句诗出来后,又觉得这写得太简单了。”

  史惟清却是道:“我倒是觉得,这四句诗反而写得没有那么直白凝练,还不如扬沙走石,虎唬鳌鸣来得好。”

  陆岌挤在旁边:“那怎么办?”

  苏元琰也觉得这句子不好选,“那举手吧。多的留下来。考虑到要避嫌,我就不举了,你们三举。”

  “额……”

  然后最终,三人一致选择了前面的扬沙走石,虎唬鳌鸣这一种句型。

  因为这理解起来简单。

  所以说,有些东西,应该还是共通的。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四字一组,八字一句。

  很快,四人便都把这些四字一组,八字一句看完,然后,根据风花雪月,拼凑出了三十二字。

  风是扬沙走石,虎唬鳌鸣。

  花是含苞怒放,四月芳菲。

  雪是银粉玉屑,疏影一抹。

  月是小舟暂泊,青衣难寐。

  其实风都好写,后面的就不太好写。

  你说像花,那花世间也有千百种。

  以往,单独的某一种花,却是好写,问题是单一个花字呢?

  所以当把这三十二字凑出来以后。

  众人也是只感觉勉勉强强,又觉得

小芹

好像有哪里不对。

  “好了!就用这三十二字吧!”

  众人商量来商量去,可能单独拿出来一句认真想想,都觉得还行。

  但是放在一起,就觉得缺乏了美感。

  不过……

  不管了,因为接下来到李纵了。

  他们倒是想看看,李纵能写出个什么东西来。

  然后……

  李纵便把自己写的交了出来。

  虽然同样都是四字一组,八字一句,但是显然,李纵写得便要更为流畅一些。

  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

  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

  ……

  众人只是看了前两句,已经隐隐觉得

文学

这意境不错。

  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

  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

  ……

  前面两句极佳,第三句也不错,第四句则有一些混混就过去的意思。

  不过,都不差。

  众人又是接着看了下去。

  风是自息自生,扰袖弄摆。

  ……

  这句在众人看来写得十分绝!

  然后跟杨嘉延一样,风是最好写,后面则意境相对来说,没那么强烈了。

  但李纵的这些合起来,却远没有杨嘉延所写的那么分裂。

  读上去,感觉即便是毫不相干的东西,都能串联在一起。

  ……

  继续往下看。

  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

  ……

  你看!

  风果然是最好写的!

  又是一个吹彻高台,让众人心中仿佛被打了鸡血。

  当然,后面同样,也混混就行了。

  但是!

  这里也有一句,‘雪是积帐饰晴,雕弓懒开’,让人觉得意境还行。

  ……

  最后还有。

  风是盾持缨动,烽烟萦带。

  花是血溅五步,抽尸踏骸。

  雪是尤及马革,纷扬棺盖。

  ……

  这!这简直绝了好吧!

  就是不知道后面为什么要出现寡言史官,心思弗猜。

  众人低头暗暗地吟完。

  又看了看李纵。

  从他们的眼中,李纵只看到不敢信。

  因为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那断然不会默默无闻。

  他的每一句风,都刷新他们对风的认识。

  后面花雪月,同样写得也不差。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众人此时都感觉这人一定是在扮猪吃老虎。

  至于说,他说是跟莺儿一起创作的,那就算是吧,可他们还是不认为,莺儿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来。

  必然是两人在期间,有了什么交流碰撞,从而激发了灵感。

  方能写出这样的绝喻!

  而且在他们看来,李纵至少都是要比莺儿要高半级。

  这才合理!

  不然莺儿为什么要选择嫁给他。

  疑惑一切都解开了!

  “好小子!深藏不露啊!”杨嘉延第一个就开口道,“我们都被你的表面给蒙骗了!”

  “对!如此文采,就是我,也自认难及。”史惟清。

  李纵赶紧道:“言重了,言重了,这都是准备了好些天的,各位兄长只用那么一点时间,就能写出‘扬沙走石,虎唬鳌鸣’,其实按说更好才是。小弟只是占了自己出题的光,若是再出别的题,我未必能写得出来。而且,这里面莺儿功劳最大,我只是一般般。”

  “你小子就别谦虚了!我可不认为莺儿能写出盾持缨动,烽烟萦带,还有日出消融,檐上落白,莺儿连雪(血)都没见过。”

李维嘉的身高

  “我也觉得这不可能是三小娘子的想法,必然是你开了个头。”陆岌。

  “咳!头的确是我开的,但是莺儿也帮忙润色了。”李纵。

  “好了!还是罚酒吧。”杨嘉延。

  “是你输了。”苏元琰。

  “那我自罚三杯!愿赌服输!”杨嘉延。

  “嘉延兄长说到做到,也是叫人敬佩!”李纵赶紧拍马屁。

  “说起来……佩弦小兄弟你平时都在府里做什么。可有个一官半职?”杨嘉延。

  接下来……

  便是回归到正常的闲聊了。

  “不曾有。如今主要是在家里著书。”李纵也是道。

  “……”

  “著什么书?”

  “因为小子对数术还算是颇有兴趣,因此著的是数术。”李纵。

  “这倒叫人有些意外。”

  “但你既然数术有很高的造诣,却也正常。”

  “那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消遣?”史惟清也是友好地问道。

  “额……射箭?我比较喜欢射。”

  “……”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我的年轻岳坶免费阅读
下一篇: 奸情进行时,天官赐福190章完整肉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