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6186浏览3598942本站已运行4017

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公主在寝宫被轮流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哟!白三小姐怎么会在这里?还是这副打扮?若不是那把剑,我都快认不出是白小姐了。”

    夜羽裳笑了笑,此刻一袭黑衣黑色面纱,让她更添了几分神秘。

    “少废话,你敢越狱,能不能出去,先过我这关!”将酒壶往夜羽裳的方向一扔,白紫凝起身一跃,与夜羽裳打斗起来。

    夜羽裳挥手示意其他人不必动作,自己则上前跟白紫凝单打独斗起来。

    “主上,不能再拖,只怕后面追兵就来了。”一男子劝道。

    看穿白紫凝的拖延之计,夜羽裳笑道:“白三小姐,你当真以为我怕你吗?”

    说时迟那时快,夜羽裳瞬间移到白紫凝身后不远处,立刻便要一掌拍过去,白紫凝发现时,已经躲不开了。

    白紫凝惊慌失措的瞬间,面前出现了一个厚实的怀抱:“凝儿,别怕。”

    白紫凝抬头,难以置信的眸中,慕容苏就那样深情的看着她。紧接着,慕容苏受了一掌,口中立时吐出一口鲜血。

    “主上,他们追上来了,咱们得快走!”

    夜羽裳微微勾唇,中了她的蜈毒掌,也活不了,虽然杀的是慕容苏,但相比之下,似乎杀一个家主价值更高,只是可惜了,死的不是白紫凝,她没办法看见木雪莹痛哭流涕的模样了。

    “你……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你可以不用……”就在方才,看见慕容苏的刹那,白紫凝的脑袋就懵了。看见慕容苏吐血的时候,白紫凝只觉得整个心都揪着疼。

    “傻……瓜,看见……咳咳……你有危险,我心疼……什么……也没想,就冲过来了……”慕容苏的面色苍白无比,口中鲜血已经开始变黑。

    “不……你不要说话,我们,我们去找莹儿,对,找莹儿,还有医圣前辈,他们一定可以治好你的,一定可以的……”白紫凝有些惊慌失措,四下看了看,终于看见个认识的人走过来。

&大哥好痛拨出去二哥nbsp;   “你是……白三小姐?慕容家主这是怎么了?”蹲下还未细看,便瞧见慕容苏手指已经变得乌黑。

    “陆大哥,医圣前辈是不是在你那里,我……”白紫凝已经着急的一句整话也说不出了。

    陆梓昀立刻点头,将慕容苏放进自己的马车,白紫凝一路陪着。

    “没事的,会好的……”搂着慕容苏,不知道为什么,白紫凝发自内心的恐惧,好似怀里的人,马上就要离她而去。

    “凝儿,我知道……自己做下的糊涂事,这辈子没办法还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订下和你的婚约。”

    “不,这辈子,我不要下辈子,你欠我那么多,你不能死……”白紫凝忍不住痛哭流涕。真正欠的人,一直都是她啊。

    看着两人的模样,陆梓昀也不由得湿了眼眶。

    “白小姐,到了。”一到陆府,陆梓昀便抱着慕容苏匆匆走了进去。

    柳同把过脉后,不住地捋胡须,不住地叹气。

    “前辈,苏自知命不久矣,可能再容苏与凝儿说几句话?”勉强一口气说完,慕容苏闭上了眼睛。

    柳同微微点头,挥手让其他人离开。

    “前辈,你是医圣,你肯定有办法的……”白紫凝叫嚷着不让柳同离开。

    “凝丫头,冷静点,抓紧时间陪陪他吧。”安抚着白紫凝,柳同转身离开了房间。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白紫凝瘫倒在床前,明明,该死的人是她啊……

    “凝儿,我……很抱歉……我食言……不能和你成亲,不能和你白头……咳,到老了……”

    白紫凝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不,你不能食言,你说过要用一辈子补偿我的,你不能这么不负责……”

    “凝儿,我……很抱歉,从小……最爱的人……就在身边,可……我却一直不敢乖我们试试在这里……我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我以为……我以后可以有……很多时间陪……你……”慕容苏眼中也有了湿润。

    “对不起,凝儿……你,能原谅我吗?原谅我的自私,我的强势……还有我的残暴无礼?我……咳咳,真想再听你叫我一声苏哥哥……”

    “原谅,早就原谅你了。一直以来,我只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总觉得那个

小说文学

乌云,就像梦魇一般围绕着我。可是现在我想明白了,苏哥哥,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们成亲,我们可以生活得很幸福,慕容伯伯觉得我当不了家主夫人,那我就当给他看,告诉他我是可以的,而且,而且我们还可以生好多好多孩子,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其实……”

    “傻瓜……别哭了,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白紫凝的泪水,如同炭火一般滚烫,烧得慕容苏心疼。

    “好,我不哭……不哭……”白紫凝胡乱抹了抹眼泪,对着慕容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看着白紫凝美丽的微笑,慕容苏幸福的闭上了双眼。

    “苏哥哥!你不要死!你不要死!”以为慕容苏就要离开,白紫凝急忙擦了擦眼泪鼻涕,紧抓住慕容苏的手摇晃。

    “咳咳……没有……”慕容苏睁开了眼睛,只是精力尤为匮乏。

    “我……”白紫凝哽咽地上气不接下气。

    “我就是有些累了,凝儿,可以……亲我一下吗?”感觉到力量在一点一滴流逝,慕容苏撑着最后一口气,尽全力露出一个很好看的笑容。

    “好……”白紫凝缓缓起身,慕容苏也笑着闭上了眼睛。

    轻轻触碰慕容苏冰冷的唇瓣,握在自己手中的手却突然失了力。

    白紫凝的目光,带着痛苦和绝望,闭上双眸,微笑着将这个吻加深。

    “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那夜后,我怀了你的孩子,我没有不要他,我把他生了下来,是个男孩……他还等着你取名字呢……”

    木雪莹得知这个消息时,已经过了一夜。

    “师父,真的没有救了吗?”匆匆赶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去陆府,木雪莹却并不敢进屋。

    “那蜈毒掌,一旦侵入肺腑……”柳同无奈摇头,平生第一次露出悲悯之色,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世间多的是他救不了的人,他非神仙,不能起死回生。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赞一下
上一篇: 男生裆部突出清晰图片,手指进入后按压
下一篇: 坐他头上让他口,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