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695浏览3666625本站已运行437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动图gif动态图污

极星科技宏伟壮观的双子楼下,许沫沫隔着车窗玻璃抬头仰望着楼上反着光的玻璃外墙,心潮起伏。

她不会告诉陆彦宸,在遇到苏珂之前,她也一度把工作的目

小说文学

标定在这里过,她还和赵若寒一起来看过极星的夜景。

此时的极星,就跟她们此前来看过的那样,楼上还有很多窗户的灯光亮着,一看就还有很多人在加班。

陆彦骁没让她在这里下车,他只是在这里停一下而已,很快,他就把车继续往前开了。

车往城南开发区开,这边,有不少高大上的企业总部建筑群,骁宇投资也在这里,是年前才落成的新楼群。

骁宇总部占地面积很大,建筑都不高,却单从夜景,就给人一种充满了现代感和科技感的感觉。

陆彦骁把车开到其中一栋楼的地下停车场停下。

“下车。”他转头对许沫沫说道。

“下车做什么?”许沫沫不想和陆彦骁走在一起。

虽然这个时间点已经没什么人上班了,但是园区的保安还在。

如果她以后要在这里上班,那她是万万不愿意让别人看见她和老板走在一起的。

她下意识地说道:“你不是说带我来看看我即将要工作的地方么?我现在看见了。”

陆彦骁一句话没说,径直下车,绕到副驾驶室门口,打开车门,要把许沫沫拉下车。

许沫沫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霸道了,她是真不想按照他说的去做,就说道:“我不想跟你走在一起!”

她以为自己的音量很正常,却忘记了这是回音很重的地下停车场。

她这句话,不偏不倚,被刚走出电梯的几个人听见了。

尽管猜到了许沫沫不想让她的同学知道她和他认识,陆彦骁乍一听见许沫沫这句话,还是怔了一下,随之而来的,便是恼怒。

他陆彦骁长这么大,向来都是别人主动贴上来,难得主动一次,还被人嫌弃?

他把脑袋伸到车厢里去,帮许沫沫解开安全带,然后抱着她的腰身,试图把她抱出来。

“你放开我。”许沫沫被他脸上的

表情和他突然开始变得粗暴的动作吓了一跳,她当然不肯轻易就范,不停地推拒。

这个场景,在不明观众看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刚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褚云帆一看车就知道是自个儿老板。

不管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都不能装作自己不在现场、没有看到——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那倒没什么,可他不是一个人走出电梯的,还有其他人在——守护老板的私事也是他的职责之一。

“咳、咳。”

他重重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大声地说了一句:“今天的天气好像有点儿干,我这嗓子老是觉得不舒服,你们觉得呢?”

即便是那两声咳嗽不足以提醒两个正在纠缠的人,后面这么长这么大声一句话也足以引起这两人的注意了。

许沫沫和陆彦骁像是被人同时按了暂停键一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两人的距离极近,像是稍微再往前一点,便能脸贴脸。

 

许沫沫瞪着眼睛,下意识地循声一看,看见不远处站着四个人,这四人都没有看着这边,但是他们的举止,已经表明其实他们什么都看到了。

许沫沫心里一慌,重重推了陆彦骁一把。

陆彦骁正准备退出车去,没有防备,被许沫沫这一推,后脑勺咚地一声狠狠地砸在了车门框上。

陆彦骁被撞疼了,捂着后脑勺弯着腰在车门外缓了好一会儿。

许沫沫吓了一大跳,刚想下车去问问他的情况,就听见有一个人飞快地走了过来,她刚要下车的腿又收了回来,不仅如此,还飞快地把车门砰地一声给关上了。

陆彦骁目瞪口呆地看着把车门关上的许沫沫,气得咬紧了后牙槽。

“彦骁,你没事吧?”封宇笑憋着一肚子的疑问关切地问道。

陆彦骁扭头盯着他,忍着后脑勺的痛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封宇笑继续憋着疑问说道:“我这不是过来和云帆讨论收购案的事么?你忘了?你说你要回大宅,让我们先讨论着,我们刚刚才讨论完。”

他一边说话,一边把视线往陆彦骁的车子里瞥。

可惜啊,陆家人的车都非常注重隐私,贴的都是防偷窥膜,他什么都看不见。

陆彦骁这才想起来的确有这事,他从陆家大宅出来就去找许沫沫了,倒把这件事给忘了。

都是这个女人把他给气得,他想。

“你的脑袋没事吧?”封宇笑实在有些不甘心看不到车里的人,干脆走过去小声调侃道:“车里是哪家千金?居然会说出不想跟你走在一起这样匪夷所思的话,我实在是很好奇。”

“收起你的好奇心。”陆彦骁意有所指地小声威胁道:“不然,下次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好奇心。”

封宇笑立即举起双手投降,“算我怕你了。”

他笑呵呵地问道:“不过,你的脑袋,真没事么?你的脑袋对我们来说可是无价之宝。”

陆彦骁的眼眸微微一闪,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他隔着车窗玻璃,看了许沫沫一眼,对封宇笑说道:“把我扶到驾驶室车门边去。”

封宇笑哑然失笑,心里对车里这位愈发好奇起来。

陆彦骁是个冷漠的生物,任何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轻易入不了他的眼。

作为他多年的好友和合作伙伴,他还从来没有见他对哪个人如此容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刚才他听见的那句话,还有,陆彦骁在被推出车又被砸到脑袋之后,非但没有恼怒,看这个情况,难不成他还想使上一出苦肉计?

究竟是哪家的小姐能让冷情的陆家七少为她做到这种程度?

封宇笑打算趁陆彦骁打开车门的时候,一窥究竟。

可他的如意算盘显然被陆彦骁看出来了。

陆彦骁斜靠在车顶上,冲封宇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封宇笑嘴角一抽,他是不能不在乎陆彦骁方才那句警告的——他的事情,应该比车里这位小姐更加不能见光。

他笑着退后了两步,然后转身和走过来拉他的褚云帆他们一起离开。

等他们都走了,陆彦骁才回到车里,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你……还好吧?”许沫沫心里十分纠结,她本来还觉得陆彦骁脑袋被撞到其实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他不强迫她下车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但是看见陆彦骁被封宇笑扶着走,又担心他被撞坏了。

她虽然在车里缩着脑袋,但因为车内外的高低差,她还是看见了外面的情况,又因为赵若寒的关系,她对封宇笑的脸很熟悉,一眼就把他给认出来了。

陆彦骁睁开眼睛,扭头冷冷地看了眼许沫沫,说道:“如果我被撞傻了,就不是你上班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我不是故意的。”许沫沫小声辩解道。

“你不是故意推我?”陆彦骁冷笑一声。

“我不是故意让你撞到头。”许沫沫皱着脸说道。

陆彦骁不置可否地转回了视线,又把眼睛闭上了。

车里的气氛让许沫沫觉得窒息,她想了想,说道:“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会不会开车?”陆彦骁问。

许沫沫点了点头,她以为陆彦骁要让她开车送他去医院。

“送我回家。”

陆彦骁的回答着实有些出乎许沫沫的意料。

“不去医院么?”她确认道。

“不去。”陆彦骁其实已经疼过劲儿了,这会儿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他只是在许沫沫面前装头疼而已。

他刚才真是恼了,如果不是因为封宇笑他们在,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

不过,被封宇笑那么一打岔,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

同时,他也看清楚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小绵羊,而是一只隐藏着爪子的小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他一爪子。

先是给他一巴掌,再害他撞到头。他要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让她学会:在他面前,不能把爪子亮出来!

“那……好吧。”

陆彦骁不去医院,许沫沫就不会逼他。她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正要下车。

这时候,陆彦骁说道:“外面有监控,你要是想让被人看见的话,尽管下车。”

许沫沫一愣,刚踏出去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

“那……你是打算自己开车?”她迟疑地问道。

陆彦骁像看白痴一般地看着她,“我头疼。你是不是想出车祸?”

“……那怎么办?”许沫沫想提议让陆彦骁下车,把驾驶室让出来,她可以从车里过去,可一想到他都是被封宇笑给扶过去的,就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再说,以这个男人让人捉摸不透又霸道无比的脾气,恐怕不会轻易帮她的忙,所以,她还是别提建议的好。

他沉吟了片刻,说道:“我们交换座位,你先把我扶到副驾驶室,然后你再过来。”

许沫沫一时没有理解到他的意思,“……你是让我用什么东西挡着脸下车?”

陆彦骁被她的想法惊呆了,为了避免她真找东西挡脸,他说道:“你是不是以为这地方只有一个摄像头?我是让你就这样把我给扶过去。”

“诶?”许沫沫吃惊得说话都结巴了,“可是、可是这里……”

她想说这里很窄,可就在这个时候,陆彦骁的眉头突然皱得死紧,眼睛眯着。

不得不说,陆彦骁在这方面的演技着实不怎么样,可是许沫沫本就有些愧疚,再加上关心则乱,见他这个模样就以为他很痛苦,不得不把想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许沫沫身材窈窕,她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显得座位空间还挺宽敞,可是陆彦骁身材高大,手长腿长,他一过来,整个空间便都被塞满了一般,许沫沫被夹在陆彦骁和车门之间,动弹不得,就连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

更加让她觉得尴尬的是,这会儿,她的双手正搂着陆彦骁的腰身,而他的双手,又环在她的肩膀上,这个姿势,真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她瞬间有些后悔了,不应该什么都不做就这样交换位置,而是应该先把车门打开一部分,那样空间会稍微大一些,现在也不至于面临这么尴尬的处境。

刚才怎么就脑抽了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现在连开车门都办不到了。

“你让我一下。”许沫沫把手从陆彦骁的腰身上抽离,她不敢和陆彦骁的眼睛对视,只想赶紧结束目前这个窘境。

陆彦骁像是没有听见许沫沫的话,他和她靠得越近,越是觉得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要贴得极近才能闻出来,非常好闻。

他微垂着眼帘,脑袋微微向前,和许沫沫的侧脸贴得极近,感受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一时竟然舍不得就这么放她走。

许沫沫见他的模样,以为刚才动这一下,他的头又疼了,顿时不敢动,只皱着下眉头

,迟疑地问道:“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陆彦骁这下终于开口了:“不去。”

“可是……”许沫沫担心陆彦骁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耽搁了治疗,万一有什么差池,到时候她就麻烦了。

她顾不上尴尬,扭头想说服陆彦骁,可就是这不经意的一扭头,她的嘴唇刚好碰在他的嘴唇之上。

陆彦骁缓缓地睁开眼睛,和许沫沫四目相对。

许沫沫心里一突,脑袋猛地往后一抬,砰地一声撞在车窗玻璃上,好在只是声音大,却不怎么疼。

她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也不敢看陆彦骁的眼睛。

“你偷亲我。”陆彦骁在她耳边笃定地说道。

“我没有。”许沫沫想也不想地抬头辩解道:“刚才、刚才那、只是个意外。”

“你跟我上床之后,你也说那只是个意外。”陆彦骁继续在她耳边用危险的声音说道:“是不是只要拿意外当借口,你就可以对我做任何事?而我只是亲你一下而已,就要被你扇一巴掌?”

许沫沫心里难堪极了,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但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无法反驳陆彦骁的话。

她想也不想地说道:“你可以打回来。”

“我从来不打女人。”陆彦骁说道。

许沫沫抿了抿嘴,努力地把身子往后靠了靠,尽量和男人保持距离,尽管在这狭窄的车厢里,这样的举动只是徒劳而已。

“那你想怎样?”这句话刚出口,许沫沫就恨不得收回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我与儿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
下一篇: 快穿之攻略各种男人h:凌辱人妻温泉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