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4794浏览3690772本站已运行4321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和爸爸在一起

“啊?”奶奶失望地叹气,“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钟洛展也给不出什么具体的时间,只好说,“奶奶,我这有个客户打来电话,等忙过这阵就回去看您。”

“……哎,好吧。一定早点回来啊。”奶奶千叮咛万嘱咐,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钟洛展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几分,他靠在宽大的老板椅上,将手机扔在桌子上,望着天花板叹了一口气。

要是夏晓敏当时拒绝当女佣,他肯定不会认为她那么爱财!

可是,他的心中却还是有几分不愿相信的。

夏晓敏,你到底是怎样的女人呢?

钟洛展呆坐了一会儿,起身身离开书房,脚步踏在楼梯上,正好听到夏晓敏在哼歌。

“啦啦……啦啦啦啦……”

这么难听的歌,也就夏晓敏唱得出来!

钟洛展一边想着,一边默默皱眉。

夏晓敏看到他下楼,立刻噤声,将最后一道菜放在了餐桌上,微笑着对他说道:“钟总,可以吃饭了。”

钟洛展这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色,没想到她还真把自己随口说的话当真了,这几天从来没有烧过红烧的东西,也没有炒过青菜。

面前多了一碗米饭,钟洛展这次不想再刁难,提起筷子吃了起来。

“好吃吗?”夏晓敏忍不住问。

他肯动筷子已经是对她天大的恩赐了,可她就是还想得到更多,比如说他的称赞。

钟洛展没有错过她眼里的期待,却故意板着脸,说道:“难吃死了,就你这样的水平,客人得天天投诉。”

夏晓敏自尊心受伤,不禁想起了温柔的陈浩,至少如果是浩哥的话,不管自己煮的再难吃,他也会说好吃,而且会全部吃掉。

想起陈浩,她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在酒吧的事情,对了,浩哥那个时候去了哪里?

“在想什么?!”钟洛展一抬头,就发现夏晓敏走神,心里不爽,又开始对她甩脸色。

夏晓敏不笨,自然能看出来钟洛展的心情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只好老实交代,“我在想那天酒吧的事情。”

“有什么好想的?”钟洛展放下筷子,审视着她。

夏晓敏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钟总,你那天在酒吧里看到浩哥了吗?”

钟洛展拧眉,脸色铁青,和他在一起,还在想着那个陈浩?真是不知死活。

“我怎么会看见他!”没好气的吼了一声,钟洛展把饭菜都倒进了垃圾桶里。

夏晓敏一怔,他又是闹的什么别扭?

好好的菜,还有她的心血,都被浪费了!

夏晓敏憋着嘴,无辜地说道:“我还没吃呢。”

“难吃!”钟洛展冷冷地瞥了夏晓敏一眼,抬起她的下巴,警告道:“夏晓敏,你给我听好了,我的别墅里,不许提到第三个人的名字。”

第三个人的名字……

夏晓敏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刚想要解释一下,就听到钟洛展霸道开口,“这个周末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夏晓敏迟疑地问道,如果可以,她还想问能不能不去。

钟洛展最讨厌看她一脸为难的样子,搞得他成天就知道欺负她一样。甩开她的下巴,钟洛展走上楼,声音不轻不重地飘来,“能把你卖了的地方。”

夏晓敏恨得咬牙切齿,可还是得忍着。

……

周末很快就到了,夏晓敏还没到下班时

间就被云响给带走了。

一路上,夏晓敏无暇去看窗外飞逝的景色,正襟危坐。

她想要问问云响要去哪里,可是几次下来,还是没问。

“夏小姐,请下车。”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云响给她开了车门。

夏晓敏下了车,看到眼前的一坐高楼,正在疑惑,就看到守在门口的小姐迎了上来,“是夏小姐吧?请跟我来。”

看了一眼云响,见他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车边,夏晓敏回头跟着小姐走进高楼里。

一个小时之后,夏晓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晃神。

这个真的是她吗?

微卷长发披散在肩,将她白皙的脸庞衬的小巧精致。

深紫色的斜肩收腰小礼服,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的越发动人,圆形露背的设计,使得她白玉凝脂的肌肤显露无遗。及膝的裙摆,完美的呈现出她优美修长的腿部曲线。

一朵暗红色的曼珠沙华在她左肩妖艳盛开,胸部及裙摆的微微褶皱间点缀着小小的碎钻,与灯光交相辉映。

黑眸静静地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夏晓敏露出浅浅的微笑,眼波随着她的微笑而温柔,深邃似海。

“啪!”

随着一个响指,一排身穿黑色正装的工作人员,拿着首饰盒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突然站了一个人,正用一种暗烈的眼神凝视着她。

夏晓敏回眸,就见钟洛展从门口慢慢走进来,在周遭璀璨的手势展柜前停下。

钟洛展一一审视着首饰盒中的项链,最后挑选了一颗圆润细腻的粉色珍珠,来到夏晓敏的身后,为她佩戴。

她颈项上的皮肤如凝脂般细腻,她的发香充斥着钟洛展的鼻腔。钟洛展有那么一刻的迷醉沉沦,伸出双手轻轻拥着她,深吸一口气,才终于找回平稳的呼吸。

“你今天很美。”钟洛展由衷地夸赞。

就在夏晓敏沉浸在钟洛展的赞美中,有些喜悦地飘飘然时,她又听到钟洛展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以后不要再穿那些麻袋一样的衣服了。”

夏晓敏愤怒的抡起小拳头砸向钟洛展,却被他握在了掌心,“走吧。”

“我可以说不吗?”夏晓敏心里赌气,非要和他唱反调才开心。

钟洛展似笑非笑,凝着她娇好的面容,“你可以试试。”

两人上车,一路上夏晓敏一直都带着淡雅的笑容,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钟洛展凝视着她的笑颜,嘴角浅浅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到达地点,夏晓敏跟着钟洛展下车。

冷冽的夜风扑面而来,一艘豪华游艇停靠在岸边。

游艇上灯火通明,很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名媛们,挽着各自男伴的胳膊,站在游艇的甲板上。

她们看到钟洛展,忽然绽放出热情,这让夏晓敏不禁有些反感。

甲板边,侍者出来迎接。

“我家老板已经等候多时,钟总请进。”

钟洛展没有做声,无视吵杂的名媛们,径自走上游艇。

夏晓敏自始至终都挽着钟洛展的胳膊。

一进门,一群兔女郎跳着热舞,动感的音乐震耳欲聋。

夏晓敏蹙眉,一脸不适应。

“不喜欢?”钟洛展贴着她的耳朵问道。

“恩。”轻轻点了点头,夏晓敏有点担心钟洛展会生气。

钟洛展注意到了夏晓敏的小眼神,心里很受用,想着等会儿商量生意的时候,夏晓敏也会无聊,便对她说道:“你去甲板透透气,别走太远,我忙完来找你。”

如是天大的恩赐一般,夏晓敏忙不迭地点头,马上做出承诺,“好,我不会走远的。”

夏晓敏开心地往外走,并没有看到远处有一道身影,看到她离开后,也跟着一起走了出来。

夏晓敏一到甲板上就像是一只小鸟,吹着徐徐海风,心情惬意、自由。

“晓敏。”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转身去看,夏晓敏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只见那人双手插在裤袋里,明亮的夜灯照在他身上,勾勒出温柔的轮廓。

夏晓敏忙跑到他的面前,问道:“浩哥,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恩。你呢?我刚看到你是和钟洛展一起来的,你们……”陈浩盯着夏晓敏的眼睛,担忧地问道。

刚才他们一进门,陈浩就看到他们了。两人之间仿若无人的亲密,让他不得不去猜想夏晓敏和钟洛展是什么关系。

况且,钟洛展望着夏晓敏的眼中,满是宠溺。

“是呀,我是和钟洛展一起来的。”夏晓敏诚实回答,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和他……”陈浩暗暗握紧拳头,压抑的激动情绪终究没有忍住,按住了她的双肩,“晓敏,他是不是逼你?”

夏晓敏还以为他是问来聚会的事情,摇摇头,“一开始是啦,不过现在觉得挺不错的。”

挺不错?陈浩没想到会从夏晓敏的嘴里说出这句话,心里顿时凉凉的,想要放手却握得更紧。

“浩哥,你怎么了?你弄痛我了。”夏晓敏皱着眉头抗议。

陈浩听到夏晓敏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将手松了一点,凝视着夏晓敏,郑重地说:“晓敏,钟洛展一定是在骗你,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夏晓敏听得莫名其妙,转而问道:“什么骗不骗的?我现在回头去哪里啊?”

游艇都已经开了,他们可是在海中央啊。

“难道,你对他的感情已经这么深厚了……”陈浩怅然,喃喃自语。

猎猎海风吹拂,让夏晓敏没听清他的话语,“浩哥,你说什么?”

陈浩没想到夏晓敏竟然被钟洛展骗上了“贼船”还浑然不觉,激动地摇晃着夏晓敏的肩膀:“晓敏,你相信我,钟洛展什么都有,却什么也不会愿意为你付出,你现在离开他还来得及!”

这次,夏晓敏总算是听明白了。

她生气的推开陈浩的两只手臂,小脸一红,准备解释清楚。

然而,夏晓敏却不知道她身后何时出现一人,竟将她从背后环住腰肢。

闻到这道熟悉的男性气息,夏晓敏竟然瞬间就猜出是钟洛展。

糟了,也不知道钟洛展听没听到浩哥说他的坏话!

侧眸,夏晓敏看见钟洛展目光冰冷地站在自己身侧,手臂牢牢将她搂住,挑衅地看向陈浩,气焰嚣张地宣示着他的主权。

夏晓敏识相得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如果在这种场合不给钟洛展面子,回去以后死的就是她!

钟洛展勾起唇角,对夏晓敏的表现很满意。

陈浩双手紧握,眼底好不遮掩地流露出对钟洛展的恨意。

陈浩本来和夏晓敏一样在孤儿院长大,却在成年时被名门望族认亲召回,这才摇身变成陈家少爷。因此,出身贫寒的陈浩,天生就对那些豪门少爷不太喜欢。

很快,陈浩将视线从钟洛展搂在夏晓敏腰上的手移开,恢复到刚才的温和,道:“听说东道主有两幅象牙骰子,不知道钟总有没有兴趣比试比试?”

钟洛展的眼眸眯起,他知道陈浩摇骰子很有一手,但是,在整个景城,只怕没人是他钟洛展的对手!

面对陈浩的挑衅,钟洛展不慌不忙,从容应答,“奉陪到底。”

很快,甲板上就多了一张长形赌桌,东道主兴致盎然的取出他的两副象牙骰子,分别放到了钟洛展和陈浩面前,然后坐到一边。

刹那间,所有人都聚集到了甲板上,兔女郎端着托盘走进来,穿梭在人群中间送上美酒。

“请。”

陈浩绅士的伸出手,邀请钟洛展先上桌,眼眸却是瞥向了他怀里的夏晓敏。

今天,他必须赢。为了晓敏,也为了自己。

然而,当陈浩看到夏晓敏担忧地望着钟洛展时,心情一落千丈。

钟洛展松开夏晓敏,坐到赌桌的一端,神态高傲不屑。

陈浩也优雅坐在钟洛展的对面。

“想要怎么玩?”钟洛展斜斜扬起唇角。

怎么玩,他完全不在乎,还没有他钟洛展会输的时候!

所有人端着酒杯围在赌桌旁静静等待着。

陈浩温雅一笑,“一局5000万。最简单的摇骰子,想必钟总应酬良多,不会不懂吧?”

“好。”冷笑一声,钟洛展先一步摇起了骰子,手法醇熟,从容不迫。

两盅骰子停在赌桌两边,陈浩和钟洛展缓缓低头去看自己骰盅里的点数。

陈浩直接喊出:“五个五。”

钟洛展的眸光一凜,瞬间恢复清冷,淡笑着喊出:“六个五。”

围观者都死死盯住双方的表情,这摇骰子比的就是魄力和智力。但是钟洛展方才一闪而过的迟疑,还是让懂骰子的人都暗暗摇头。

这一局,钟宗喊得有些勉强。

“这怎么能这么叫呢?”

“看来钟总这一局是要输了。”

夏晓敏听着身后人的议论,蹙紧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钟洛展会输,她心很不舒服。

陈浩露出笑意,“开!”

安静的众人,随着骰盅掀开,瞬间唏嘘不已。

陈浩的骰子的数字是:1、1、3、5、5。

而钟洛展的骰子是:1、2、2、3、6。

骰子的数字1可以作为任意一个数字。所以,钟洛展和陈浩的骰子中,一共是两个五和三个一,加起来正好可以组成五个五。

果然,钟洛展输了。

五分钟后,钟洛展又输了第二局。

“钟总,已经输了一亿了,您还要

继续吗?”陈浩翘起唇角,得意洋洋。

钟洛展的眼底划过暗沉波澜的光华,仿佛浩瀚宇宙的诡诀黑洞,让人不寒而栗。

“看来,陈总今天手气不错!”

钟洛展的笑意渐渐放大,很快凝成冷笑一声,缓缓说道:“陈总,不如咱们来一局一点的,怎么样?”

夏晓敏暗暗攥拳,紧张地不敢喘气。

钟洛展已经输了一个亿了!再这样赌下去,豪尔百年的基业不知会不会动摇,万一,倾家荡产怎么办?

“钟总……要不……”夏晓敏皱着眉头,低声提醒。

钟洛展却拍了拍她的手,目光如炬,笑意变暖,附在她耳畔轻声低语,“放心。”

夏晓敏看懂了他眼底的志在必得,只好安静不语。

陈浩下意识地瞥向夏晓敏,偏偏她一直望着钟洛展。心头一阵不甘,望着对面的钟洛展,陈浩眼里流露出必赢的坚定。

“好!怎么玩?”

钟洛展弯起薄凉的唇角,“你若赢了,豪尔酒店景城分店就归你!但是,你若输了,我要丽景酒店的所有权。”

夏晓敏震惊地没有回过神。豪尔酒店景城分店,那不仅是五星级酒店,更是她工作的地方!

而丽景酒店,则是陈浩的家族集团里最重要的分店!

不论是市值还是营业额,豪尔酒店都力压丽景酒店。也就是说,钟洛展的赌注要远远高过陈浩的!

这对于陈浩来说,实在是太大的诱惑!

刚才两场胜利,已经让陈浩的自信爆棚,他相信以自己玩骰子的技术和今天的运气,一定能连赢三局。

“好!就赌豪尔酒店和丽景酒店的所有权!”

陈浩豪气冲天,他要让在场的人都亲眼见证,他是如何将人人敬畏的钟大少爷踩在脚底!

也要让夏晓敏明白,只有他才是值得依靠的!

钟洛展和陈浩的助理迅速打开笔记本电脑,按照他们的意思议定好了合约,交给双方。两人快速略读了一下转让合约,打印出来,只空着签名一栏。等输赢一出,就要签字。

两人同时抛出骰盅,陈浩自是不必多说,站在他对面的钟洛展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动作潇洒自如,气势完全不同于上两局。

“啪!”合上的骰盅各自翻开一角。

陈浩瞄了一眼自己的点数,心里已经开始犯嘀咕,势头上也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盛,微微蹙眉。

气势嚣张的钟洛展,连正眼都没瞧他一眼,“陈总,需要想这么久吗?”

陈浩额角渗出汗滴,这局的状况变数太大,又是至关重要,万万马虎不得。

“五个五!”陈浩扬声道。

钟洛展轻笑,眼眸扫过夏晓敏,钟洛展的笑意更深,转眸看向陈浩,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轮到我了,我要增加赌注!”

陈浩一震,就听到钟洛展继续说道:“我若输了,不只是豪尔酒店景城分店,就连豪尔集团在景城的所有分店,都归你!”

此言一出,游艇上一片哗然。

全球第一的豪尔酒店集团,旗下酒店遍布世界各地,就算只是一个景城,就有四星级以上酒店十余家!

夏晓敏急忙按住钟洛展的手,他疯了吗?都说赌徒容易冲动,夏晓敏如今真的目睹了!

钟洛展却不为所动,他眼底的气势与志在必得的光芒让陈浩有些迷惑。

他的牌真的有那么好吗?值得用豪尔集团整个景城的所有酒店来押注?

“如果陈总不敢增加相应赌注,那么这局就算是我赢了!”钟洛展的手按在骰盅上,又将了陈浩一军!

陈浩犹豫万分,一座丽景酒店已经是他能承受的全部了,如果输了,他将没有颜面面对陈氏集团的其他股东!

然而,整个景城豪尔旗下的所有酒店,却太让陈浩心动了。

最后,陈浩敛住贪婪的心,“好,

小说文学

我跟!我赌陈氏集团30%的股份。”

众人皆是一阵惊呼。

今天的比试真是景城历史上的大手笔!陈氏集团30%的股份、丽景酒店、以及豪尔旗下在景城的所有酒店,都将归这局的胜者所有!

今晚过后,也许景城的酒店业版图将重新改写,到底谁将赢得胜利?

二人的助理迅速在协议书上增加了新的条款,并给二人确认。

就在众人屏息凝视、盯着赌局时,钟洛展却出人意料地吐出一个字。

“开!”

所有人都懵了,这也太快了,钟洛展竟然刚开局就开?

“莫非钟总手里一个5都没有?”

“既然陈总敢喊,那一定手上有5,这样钟总不是又要输了?”

夏晓敏彻底坐不住了,她上唇紧紧抿住,直直注视着钟洛展,一双杏目里有着明显的担忧。

放弃吧,钟洛展,我不想看着你失去豪尔。

夏晓敏的上唇已经咬出了血,她紧张地注视着陈浩。

此时,钟洛展正盯着陈浩,根本没有注意到夏晓敏的目光;而夏晓敏扭头看向陈浩的时候,这一幕恰恰撞进了钟洛展的眼中。

她果然只担心他吗?钟洛展脸绷得紧紧的,没有一抹笑容,眼神阴郁得有些可怕。

此时,夏晓敏正盯着陈浩的骰盅,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有5!

所有视线聚集之下,陈浩终于开了骰盅,只是完全没有了之前两次的霸气。

1、3、4、6、6,这是陈浩的骰子。

众人低呼,“竟然只有一个5?”

“怎么会?莫非钟总早就看出来了?”

夏晓敏看向钟洛展,正好对上了他望过来的视线。

钟洛展的黑眸定定的看着她,在她的眸底看到一抹纠结,于是又收回了视线,望着陈浩。

“陈总,你输了。”钟洛展淡笑出声,不屑一顾。

小说文学

浩暗自咬牙,他原本以为,钟洛展并不会在第一轮就喊开,而是继续喊更多的五,然后他就可以喊“开”,收获所有他幻想的筹码!

如今幻想破灭不说,陈氏集团30%的股份、丽景酒店都要转移到钟洛展手里,让陈浩如何不恨!

陈浩下意识地向着夏晓敏望了一眼,在她眼里读出不舍,于是握紧双手,厚着脸皮说:“钟总,没听说过三局两胜吗?”

钟洛展斜斜勾起唇角,“好!陈总好魄力!”

陈浩既然如此厚颜无耻,那么他不介意让他一败涂地!

钟洛展一手抄起骰盅,随意摇了几下就停下,挑眉,“陈总,到你了。”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二个老外把我稿惨了: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下一篇: 男主生猛h辣宠文一对一: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