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8822浏览3754034本站已运行4423

军训和教官H文:18禁真人床震无遮挡

“姐姐!你见到成哥哥还不快行礼?”

白梦月依偎在容成身

小说文学

边,下巴微微抬,声音柔媚。

站在白梦月身边的男子,身姿俊挺修长,身着一袭紫色锦袍,腰束镶嵌彩色宝钻腰封,墨发高束,剑眉星目,面瘫无表情,眉宇间一丝贵气,周身一股冰冷威严气息。

这便是天溪国众星捧月的战神王爷,亦是当今圣上的三皇子,容成!

“成哥哥,姐姐她自奴隶营回来后,便心性大变,眼下连规矩也不懂了,你千万莫要怪罪姐姐。”白梦月娇滴滴的说着,眼底恶意尽显。

如今城内,谁不知道白歌月夜半寻奴隶,寻欢作乐的事情?

白梦月现在提起,身为曾经与白歌月有婚约的容成,自是更为厌恶白歌月。

容成冷硬容颜没有半分神色,他望着白歌月,剑眉微皱,眼底厌恶鄙夷,好似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转眼看向白梦月,温声道:“梦月,这里太脏,随本王去其他地方。”

白梦月娇滴滴的点头,在望向白歌月,却是一脸关心:“姐姐,虽说你做下那等……爹也除去你白家嫡长女资格,但你在梦月心中永远是姐姐,做妹妹的还是要劝姐姐,你日后千万莫要在做出那等龌蹉事情,这样不仅会败坏白府名声,也会让爷爷面上无光的。”

对于白梦月的温和善良,容成看在眼中,一张冰冷容颜犹如冰雪融化,展现一丝温柔之色。

“梦月,你太善良了,对于那种不知廉耻的下作东西,就莫要在浪费你的善心,免得侮了你的身份。”容成温声道。

白梦月一脸柔善的点头,但她内心却高兴无比。

她比谁都清楚白歌月有多喜欢容成,可惜,容成心中只有她白梦月,尤其现在容成大当着自己的面,如此侮辱白歌月,想来白歌月定是生不如死吧。

“姐姐,成哥哥不是那个意思,你千万不要难过,你只要莫要在做那些事情……”

“你说的不错。”白歌月神色清淡望着面前二人,出声道:“这里的确太脏,你说话侮了我的耳朵,还是闭嘴的好。”

白梦月和容成神色微变,尤其容成。

他本是极为厌恶怨恨白歌月,只因白歌月容貌丑陋,却还求白国忠向皇上讨来婚事赐婚他与白歌月!

容成容貌俊美,身份尊贵,每每见到容貌丑陋却还在自己面前献殷勤的白歌月,他便厌恶,恶心不已!

然,今日,白歌月见到自己却不像往常一般扑上来,脸上更没有往日的倾慕,这不觉让容成心底划过一丝异样,也沉下脸。

“白……姐姐你怎能骂人呢?我方才所说句句都是为了你,你,你不领情就罢了,怎能言语侮辱?”白梦月说着,便垂首泪水莹莹与眼睫上。

容成看到心底柔化,他忙亲昵揽住白梦月,抬眼皱眉望着白歌月,道:“还不快滚!”

白歌月冷笑一声,她抬眼看着容成,她不是原主,却也有原主的记忆,原主对容成的所做,历历在目,然在容成眼中却不过都是原主的自作多情,甚至婚约亦是容成的一个污点。

更甚者,白歌月这次被害,兴许还有这容成的一份!

“战神容成,不过如此。”白歌月目光微眯,朝着容成周身看了一圈,像是在审视物品一般,淡淡道。

“你说什么?”

容成似是不相信自己方才听到的,他盯着白歌月双眸阴沉,一字一顿道。

白歌月嘴唇微弯,唇角弧度嘲讽,她淡淡看了容成和白梦月,神色嘲弄。

白梦月美眸一动,突然抬眼看着白歌月道:“姐姐,你是否还在怨怪成哥哥退婚?可是,可是那是因为姐姐……”

白梦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迟疑道:“姐姐你做出那种事情,如今整个天溪国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你,你不要怪成哥哥退婚,你的名声实在太差了,会害了成哥哥。”

白梦月说着,身体还挡在容成面前,那模样看着倒像是在保护容成。

容成垂眸望着身前纤细的身影,冰寒一般的眸子变的柔和,只见他上前一步,将白梦月揽在怀中,抬眸,目光冰冷看着白歌月:“梦儿,何必同一个下贱的东西计较。”

在容成眼中,白歌月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下贱货色!

白梦月靠在容成身前,唇角微弯,在容成看不到的角度,她看着白歌月挑衅的笑起来,眸光得意而又嚣张。

白歌月看着那挑衅的目光,也跟着笑起来。

“成哥哥你莫要这样说,兴许姐姐只是一时糊涂,她……啊!”

不待白梦月说完,就见她神色骤然变的痛苦,弯下腰去捂着肚子。

“……梦儿你怎么了?”容成急忙扶着白梦月,随即猛的抬头盯着白歌月寒声道;“白歌月!你对梦儿做了什么!”

白歌月神色悠然,唇角微弯带着一丝邪肆和嘲弄,淡淡道:“白梦月你还是学不乖啊,既然你的思想和嘴巴总是这么龌蹉,那我就帮你洗洗嘴巴。”

白歌月话落,不待白梦月和容成反应,忽见白梦月面色一瞬间扭曲,面色更是憋的涨红,胸口不断的翻涌呕吐。

“梦儿,你怎么,啊!”

“呕!”

下一秒,就见白梦月竟然张口吐了起来,而且好巧不巧的屠吐在容成的衣袍上。

“成,呕!成哥哥……呕!”白梦月肚子剧痛无比,双手紧紧拽着容成的衣裳,张口就吐了容成满身。

天溪国谁人不知战神容成是个洁癖,尤其见不得如此秽物,果然,容成见到白梦月的呕吐物时,面色涨红,抬脚就将她视若珍宝的白梦月给踹了出去!

嘭!

伴随着白梦月的惨叫,在看她捂着肚子疼痛呕吐的模样,看着狼狈不已。

而容成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衣袍前襟都是白梦月的秽物,难闻不已,容成一张俊美的脸都快气绿了。

白歌月神色悠然甚至带着一丝看戏的模样,看着他们二人狼狈的样子,目中满是嘲讽的冷光。

白梦月暗中坑害白歌月,容成更是三番五次的羞辱白歌月,如今这只不过是个利息而已。

“白歌月!本王杀了你!”容成俊美容颜已然扭曲,他伸手一挥,将外面的袍子扔掉,抽出随身佩剑就朝着白歌月砍下去。

眼看着那泛着寒光的刀尖就要落在白歌月的头顶,而白歌月竟是纹丝不动,嘴角甚至邪肆的弯了弯。

就在刀要砍下来时,白歌月起唇,淡淡道:“若想让白梦月死,就砍下。”

泛着寒光的刀尖就这么硬生生的停在白歌月的头顶,那泛着寒光透着杀气的刀子离白歌月的头顶只差那么一指宽的距离。

容成面色铁青,俊美容颜看着都有些扭曲,他目光死死瞪

小说文学

着白歌月,寒声道:“若梦儿死了,本王要你陪葬!”

白歌月抬

眼,目光淡然的望着容成,淡淡一笑,凉薄道:“本小姐很不喜欢别人用刀指着我,尤其是我的头顶。”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日b
下一篇: 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