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488浏览3653411本站已运行4229

巨大在里面一夜还在身体里: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

唐家大门口,欧式花园洋房,占地数十亩,相当气派奢华。

唐安染踌躇了许久才决定踏进大门里。

“安染姐回来啦。”一道温暖的声音响起。说话人站在倚在雕花楼梯上,看着她有些激动。似乎很想跑过来和她亲近。

唐安染循声看去,不意外的看见了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唐安心。五官精致,穿的很素雅却不失格调与她那个恨不得一身的奢侈品牌从脚脖子武装到牙齿缝的妈形成鲜明对比。

唐安心娇嫩的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令她感觉十分不舒服。

换谁对着抢走自己父亲,登堂入室的妹妹都不会有好脸色。曾经唐安染也变着法子折磨这两母女。可是唐安心就跟没长脑子一样,折磨的越狠,她粘的越紧。慢慢地,唐安染也就没了兴趣。结婚后,就更加顾不上唐家这俩母女。

不耐烦的问:“爸呢?”

唐安染上了楼梯直接越过唐安心,想要去书房找唐儒松。唐安心体贴的接过她提在手里的外套,挂好。还没开口,旁边站着的顾萍就冲了上来,挡在唐安染面前。

“安心,你怎么这么没骨气,还给她提什么衣服。”转头指着唐安染:“你爸有说要见你吗?干了那么丢脸的事情还好意思回来!”顾萍手里捧着上好红茶,描眉化唇得,上一秒还是艳丽的贵妇,这一刻什么丑态都暴露了出来。

唐安心抿着唇尴尬的看着唐安染,转头对着顾萍:

“妈,你别说的这么难听。姐难得回来一次。”

唐安染眯起眸子,看着顾萍挡在自己面前的身体,冷声道:“你再敢拦一个试试看。”说完,啪的一下将她手里精致的杯子摔掉。

“啊!”

热水洒了顾萍一手,她尖叫的喊出声,唐安心皱着眉扯了扯她的手,示意她克制。果然,顾萍一看到唐安染阴沉的脸色就闭上了嘴。

这是从骨子里透出的一股畏惧。长久以来慑于唐安染的表现。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唐安染已经上了楼。而唐安心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复杂。

“爸。”唐安染低垂着眼,喊出声。

唐儒松坐在桌后面气得发抖,劈头盖脸地骂道:“你还有脸喊我,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贪污公款,这事你也做的出来!

小说文学

那钱呢,你把钱拿哪儿去了!”

“不是我干的,我没贪了那笔钱,是有人陷害我。你给我三千万,我去把那窟窿填上。”唐安染抬头认真地看着他。

唐儒松一听要钱就缩了回去。

“要钱没有!今年公司盈利不好,我没钱。”

唐安染讽刺的笑了。她早该知道会是这样,偏偏还抱着一丝的希望。这就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躲闪不及。在她顺利地时候只顾着将她剥削压榨。

“你不给钱也行,我妈留给我的公司股份你给我。”唐安染有些心死地说道。

唐儒松一听就急了,抄起手里的东西砸向唐安染。

唐安染没想到唐儒松会突然砸她,一时躲闪不及,额头被砸了一下,钝痛不已。

“唐安染你个败家子,我把你送进陆家是为了让你闯祸回来跟老子要钱的吗?有你这么做女儿的吗?从今天开始你别叫我爸!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那我也没你这个爹!我是怎么做女儿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当初你跟顾萍那个贱人合伙将我弄上陆景陌的床,坑了陆家一把彩礼养活你们一家三口你还要怎么样!唐儒松!做人不能太不要脸,你这样做,我妈可是在天上看着呢!”唐安染气得也爆发了。眼眶通红,十五年来的委屈止不住的往上涌。

唐儒松气得发抖:“你说什么,你敢这么对我!贱丫头你反天了你!”扬手就要冲上去打她。

“住手!谁敢动我儿媳妇一下子!”

突然传来的一声怒吼将唐儒松的动作镇住。

唐安染也有些惊讶,只见陆景陌他妈站在门口横眉冷对地死盯着她爸。一身的尊贵气质无人能比。而她身后跟着的是顾萍那对大气都不敢出的母女。

“妈?”唐安染讷讷地喊出声。

程天楠毫不含糊的走上前,将她护在身后。这个护小鸡的动作令唐安染眼眶有些湿润。

“我不来还真是不知道,原来亲家对安染有这么大的仇啊。那感情好啊,直接跟你唐家断了关系,安染整个儿就是我们陆家的人。反正我们陆家是没个人敢欺负的。以后你们唐家出了点什么事儿也就没安染什么事儿了。唐儒松,你说呢?”

程天楠眉眼一挑,唐儒松整个儿就怂了,哈哈的点着头,一脸讨好。

程天楠不屑看他,带着唐安染就出去。

车上,气氛有些沉默。程天楠一直不说话,唐安染也就没敢开口说什么。

“是不是我今天不来你就是闹得要和你爸动手也要拿走你妈的遗产?”程天楠一开口就是埋怨的语气。微微撅嘴,漂亮的眼睛佯装恼怒。

虽然年近五十,可保养得宜的脸看上去就跟三十出头一样,现在还带着孩子般的赌气,可爱的紧。

“妈,我也是没办法。”唐安染低着头,已经做好挨批的准备。

程天楠忍不住伸手狠狠地点了下她的脑袋:“死丫头,你就光记着你那没个屁用的爹也不记得我这个婆婆是不是?你有困难为什么不找我?不就三千万吗?至于要去受一肚子气。结婚的时候我跟你说什么了。”

唐安染微愣,忽然间感觉眼眶分外湿润。

紧接着自己就被按进了怀里。

“傻孩子,我当然知道襄垣的项目是你被人设计了,我也不怪你,以后多长点心眼就成。妈是心疼你受委屈了。你这样子让桥烟在天上看着心里该怎么难过啊。”

一听这话,唐安染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将头在程天楠怀里狠狠地埋进了几分。

“妈……对不起……”

“傻孩子。”程天楠怜爱地拍了拍她的头,无奈的哄着。

小染是她看着长大的,两家人认识了二十多年,她和莫桥烟更是二三十年的老朋友,从小染母亲去世后她就一直将小染当成自己的孩子。现在更是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她没道理不护着。谁都不能欺负到她儿媳妇的头上来。

唐安染回到家的时候又累又困。心惊胆战了整整二十四小时,在程天楠的车上就昏睡了过去。

程天楠也不愿意打扰她,将人送回陆家,好生安顿着。

陆景陌在别墅里等了半天才等到唐安染回来,没想到跟着她一起来的却是自己的母亲。瞥了眼身后管家手里抱着的女人,眼皮轻抬将人接了过来放回卧室。

客厅里,母子俩中间隔着一张茶几,互相看着对方。

“妈你怎么突然来了?”陆景陌烦躁的问了句。

“我要

小说文学

是不来还真的不知道小冉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陆景陌,我当初交代过你什么,唐安染是你的妻子,更是你从小要照顾的对象。现在她被人诬陷,你就这么冷眼旁观?”程天楠冷冷地质问着。

陆景陌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妈,您别一直这么护着她。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你能处理好,她会进警局?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那个相好的动的手脚!陆景陌,我警告你,你给我收收心!你娶唐安染不是让她受委屈的,你媳妇是要让你用来疼的!”程天楠狠狠地瞪着陆景陌数落道。

“妈,你够了!”陆景陌被说的也恼火了,大声道:“当初是唐安染她自己做的好事!我一直把她当妹妹,是她耍了心机爬上我的床,将悦菡赶走。为了我们陆家的那百分之五的股份,硬要嫁给我。该说对不起的人是她,不是我!她骗我骗的还不够吗?”

程天楠一时顿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他这个儿子。

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小夫妻相爱相杀:“唐安染当初是被人下了药了,并不是她自愿的。还有你那个女朋友也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安染没有对不起你。这些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过去了不提?不可能!我最恨别人骗我!”陆景陌睚眦欲裂地说。可是内心已经有些动摇。当初不是她耍的心机?难道真的是自己错怪了她?

程天楠想都没想“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吼道:“你还想怎么样!唐安染错在哪了?她小心翼翼的伺候你三年多,任劳任怨还要忍受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她是为了谁!陆景陌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吗?”

连脏话都飙出来了,显然程天楠是被他气得不轻。

陆景陌也沉默地闭上了嘴,黑着脸不知道想什么。

程天楠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儿子,哼了一声离开,只留下一句:“好好对她。”

唐安染睡饱了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房间中。无意识地转头看了眼,惊讶的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影,冷冰冰的盯着她。

她吓了一大跳,险些没叫出声,看清那人是谁的时候,才又缩回了被窝。

“你怎么在这儿?”

她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动手将被子牢牢实实地裹在身上。身上的衣服莫名其妙的没了,应该是李妈帮她脱得,现在面对陆景陌还真有些不习惯。

看出她的动作,陆景陌讽刺的笑道:“藏什么藏,你衣服就是我脱得,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

“……”

果然,唐安染一听,脸蛋就红了个彻底。拉着被子的手有些无处安放得慌张。

尴尬了一会儿小声问道:“妈呢?”

“回去了。”陆景陌淡淡瞥了眼床上的女人,从她的发顶扫过她精致小巧的五官,最后再将视线停留在她精巧的锁骨上。

“唐安染,你挺能耐的啊,把我妈哄得团团转。”他轻蔑一笑。

唐安染的脸却黑了,回道:“我没哄妈。这个世上我哄谁都不会哄你们姓陆的。”

“嗤,这话我听着可真感动。可是你做的事却似乎不像你嘴上说的那样。”陆景陌上前一步冷冷盯着她看。

唐安染别

过脸,不想再看陆景陌冷漠的眼神。看一次,伤一次。

“你不信我,我也没办法。”

她的语气中有着不易察觉的委屈。


赞一下
上一篇: 叫出声来别忍着宝贝:张柏芝艳门照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