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671浏览3664740本站已运行436

带玉带玉势惩罚:大狼狗卡住了我的子宫

唐青青微微一呆,随后,眼角眉梢里却是闪过一丝喜悦。她并不着恼,喜悦自然是因为陈扬的大度不计较。

她的眼眶忽然一红,一滴泪水在眼角晶莹。“对不起。”她说道。

陈扬看的很淡,一笑,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我从来没怪过你们。”

 

唐青青看向陈扬,她有些激动,说道:“你用命来帮我们,我们却怀疑你,质疑你,你为什么不怪我们?我觉得,你骂我,我可能还会高兴一些。”

陈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随后说道:“青青,你不要这样想。信任这个东西是需要时间的,我突然出现,你们怀疑是很正常的。这是人之常情!”

这时候的陈扬显得成熟而世故,再不是那个猥琐的小保安。

唐青青的心情缓和了一些,她又说道:“你和沐静也是刚认识,但沐静却对你百分之百的信任。我觉得我不配你对我们这么好。”

陈扬看着唐青青,觉得这个女孩子其实是很善良的。他说道:“沐静是一名高手,她跟我是同一类人,所以就对我了解的多一点。”

“你真的一点都不怪我们?”唐青青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眸,问道。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若是怪你,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唐青青闻言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那你明天要到公司里去上班。”

陈扬点点头,说道:“当然没问题。不过明天上午我有点私事,可能要下午才能去。”

唐青青说道:“可以。”

陈扬一笑。

唐青青又说道:“那你也肯定不会怪清雪对不对?”

陈扬说道:“当然。”

“好吧,那你走吧。”唐青青站了起来,狡黠的一笑,说道:“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多不好。”

陈扬不由无语,但他还是起身说道:“好。”

随后,陈扬上了夏利车返回出租房。

回到出租房后,陈扬发现苏晴出门了,她家里的大门紧闭,而且没有任何的呼吸响动。如果里面睡了人,陈扬的修为一定能够发觉。

陈扬停下车后,暗自奇怪。难道晴姐害怕自己,离开这里呢?

他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素来不会以坏心来想别人。所以也就没多想,而是回到了房间里。

陈扬坐在床上,开始梳理起今天的事情来。

还有日后应该如何应对。

少林俗家弟子是一个团体,这个团体是个马蜂窝。自己虽然不怕他们,但是一个应对不好,也会殃及无辜。

想了好半晌,陈扬依然是毫无头绪。这事,还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陈扬的性格生来就是顽强而乐天,他随后索性躺在床上,不一会后就陷入了沉睡。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五点钟,陈扬忽然听到了隔壁卫生间里传来了水声哗哗。

天,是苏晴在洗澡。

陈扬立刻就如打了马杀鸡一样,瞬间就跃了起来……

陈扬迅速来到了卫生间前,他知道能看到这美妙场景的次数不多了。自己得好好把握。

一切的烦闷就此烟消云散,陈扬又重新盘膝在床上运起大日月诀来。他心意寂静如羊水包裹中的胎儿,世间任何事情都不能令他牵挂。

一口气吸入体内,这口气在他的运行下,犹如一只气包老鼠,就在陈扬的四肢百骸里乱窜乱跑。但每一次跑动,都是在洗涤着血液,滋润着骨髓。

如今陈扬的修为已经到了化劲巅峰。再往前一步,就是陆地真仙。

不过这一步要跨出是非常的难。

是人与仙之间的差别。一旦跨出,便是鲤鱼跃龙门,化为神仙的地步。

化劲乃是将体内的劲力练到了入化的程度。明劲是一股凶猛的力量,天下之间,任何强大的力量都是明劲。山洪之力也是明劲,普通人一拳打出来,也是明劲。

暗劲则是只有人类才能领悟出来的。将一拳的力量凝聚成细针一般的力量,这就是暗劲。

明劲高手一拳打出一百斤的力量,这一百斤的力量打在大象身上,就跟挠痒似的。

而暗劲高手便可以将这一百斤的力量凝聚成水箭般尖锐。一拳打在大象身上,这道水箭一般的力量直接穿透大象的外表皮,震伤其五脏六腑。

至于化劲,那便是出神入化。地面上放一青砖,青砖上放一豆腐,化劲高手一拳下去,豆腐不碎,青砖碎裂。
 

这就是化劲的奥妙。

明劲高手,一拳达到三百斤的力量就算是神力了。

暗劲高手已经能够控制心意,习练洗髓法诀,身体的血液和骨髓得到改造。一拳的力量可以达到五百斤。

化劲高手的力量是一拳八百斤,堪比小型高达了。

至于那高不可及的陆地真仙,那却是将全身的劲力化作一枚丹丸。

此乃万法归一!

也可说是金丹!

金丹高手!

体内金丹一成,便能将所有的力量,气血最大的凝练成一团,一旦击杀出去,其杀伤力是恐怖乃至无敌的。

陈扬停留在化劲巅峰已经三年了,但却一直难以跨出最后一步。

而且,陈扬这么多年,也鲜少碰到过真正的金丹高手。那些人物都是当世上凤毛麟角的存在。

陈扬修炼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他的精气神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陈扬立刻听出是苏晴来了。他的耳力是非常好的。

乃至于房间里有蚂蚁,老鼠爬动,他都能一清二楚。

敲门声响起。陈扬立刻起身前去开门。

门一打开,陈扬便看见苏晴俏生生的立在门口。

苏晴的头发蓬松,打着卷儿,显然是刚吹过的。她穿了白色的连衣长裙,精致的锁骨露在外面,还有那大白兔也是显得雄伟。

而且陈扬也看出苏晴是稍稍打扮了一番的,这样的苏晴更加的美丽动人。

一时之间,陈扬闻着苏晴身上的香味儿,却是有些迷醉,难以回神了。

他看着她,就又容易想起她洗澡时的样子。

“晴姐!”陈扬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

苏晴看着陈扬的反应,内心不由自主的感到喜悦。女人嘛,又怎么会不爱美。打扮得再好看,也是为了悦己者容。

苏晴微微一笑,说道:“你一定饿了吧?走吧,我请你去吃饭。”

陈扬顿时感到有些意外,但还是说道:“好。”

他稍微收拾一下,也就出门了。带着苏晴上了他的那辆夏利车。

“去哪儿吃?”陈扬问苏晴。

苏晴反而问陈扬,说道:“你想去哪儿吃?”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晴姐你想去哪儿吃,我就想去哪儿吃。”

苏晴听着他的油嘴滑舌,心里很是受用。便说道:“今天去个好点的地方,就西典咖啡吧?”

陈扬对吃的很随便,便说道:“好。”

他对西典咖啡很熟悉,当下打转方向盘直接去了西典咖啡。此时此刻,西典咖啡里客人并不多,两人找了卡座坐下。这卡座里有屏风将外面隔开,非常适合中年男女来这里偷情。

苏晴拿过菜单,也不征求陈扬的意见就直接点菜了。

这里的牛扒很是不错,苏晴点了两份牛扒,又点了披萨,水果沙拉等等。很是丰盛!

陈扬一时之间倒也猜不透苏晴在想什么,不过他也懒得多想。

点菜之后,服务员也就退下去了。

这咖啡厅里正在放着一首歌。

播放的是一首江美琪的歌,那年的情书。歌声带着一种淡淡的缱绻情思,让人沉醉其中。

手上青春,还剩多少

思念还有,多少煎熬

偶尔清洁用过的梳子

留下了时光的线条

你的世界,但愿都好

当我想起你的微笑

无意重读那年的情书

时光悠悠青春渐老……

陈扬听的倒没什么感觉,他是个粗人,没那么多的忧愁善感。但此刻,苏晴却似乎是听得痴了一般。

不知不觉中,苏晴的眼眶微微的红了。

陈扬看着顿时心疼,马上关切道:“晴姐,你怎么了?”

苏晴回过神来,她也看向了陈扬。

陈扬倒不好意思跟她对视,撇开了眼神。

苏晴便也就收回了眼神,她忽然说道:“陈扬,你相信吗?”

“相信什么?”陈扬微微不解。

苏晴说道:“我曾经以为自己就是公主,就是命运的主角。就是偶像剧电视里的女猪脚那样的人。”

陈扬微微一呆,随后一笑,说道:“每个男生心里,大概都会有一个英雄或是王子的梦。女生也会有公主梦,这很正常。”

苏晴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大学。我的成绩一直都是年纪前十,是尖子生,也是校花。那时候,追我的人很多很多,我是被他们捧在手心和神坛一样的存在。有很多优秀的男生,就因为我多跟他们说了一句话,他们就会因此而欣喜若狂。我一直以为,我是得到命运垂青的,我以为我就是女猪脚。我的男人,一定会很耀眼,优秀。”

陈扬不由说不出话来。

苏晴继续说道:“但我错的太离谱了,事实证明,我

小说文学

不过是个有眼无珠的女人。我执意嫁给徐志,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这是我咎由自取。很多次,午夜梦回,做梦回到了大学时代,我都想要哭一场。我哪里是什么女猪脚?我不过是个平凡到愚蠢的女人。”

“晴姐,你别这样说你自己。”陈扬沉声说道:“在我眼里,你比任何女人都要优秀。”

苏晴看向陈扬,她的眸子很复杂。“今天我想了很多,陈扬你知道吗?”

陈扬可以想象得出苏晴的挣扎,他不由说道:“那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苏晴说道:“当初选择徐志,是我有眼无珠。现在,我知道你是个很神奇的人,我也

小说文学

知道你是想搬走了。一旦你搬走,我只怕以后也许都见不到你,我们之间不会再有瓜葛,我也不会有任何麻烦。但我想,也许你就是那个老天给我的机会呢?我难道要选错了徐志,再错过你?我还想给我自己一次机会。”

陈扬的心瞬间沸腾起来了,应该说是激动无比,狂热无比。他那里听不出苏晴话里的意思,苏晴也是想选择自己的。

陈扬欣喜若狂,颤声道:“晴姐。”

苏晴却是显得很冷静,这跟她一贯的害羞很不同。她又真诚的看向陈扬,她的眸子是那样的清澈动人。

“陈扬,你不要走可以吗?”苏晴用请求的口吻说道。

陈扬再次摸不准苏晴的心思了,他恢复了冷静,说道:“但你不怕我会带给你很多麻烦吗?”

苏晴摇摇头,说道:“我不怕。”

陈扬当下便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好,我不走。”他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想走的。因为他也舍不得苏晴,更舍不得那美好的卫生间。

苏晴又说道:“不过陈扬,你还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陈扬立刻道:“你说。”

苏晴说道:“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的相处好吗?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许多事情,我并没有准备好。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你也应该想清楚一些对吗?”

陈扬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晴姐,我一切都听你的。”

吃完饭之后,陈扬载着苏晴回家。之后,各自互道晚安,接着便回了自己的出租房里。

这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天上有一轮明月。

漫天星空,美丽无比。

陈扬也陷入了沉思,一直以来,他都是随心所欲。对苏晴的喜欢是真的,想得到苏晴的身体也更是真的。但也仅限于此,他从未深入层次的去想别的。比如苏晴的处境,苏晴的以后。

苏晴是经历了一次婚姻失败的人。她是玩不起的。如果自己真要跟她在一起,那就要跟她结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此,才算是对她负责。

苏晴不同于以往自己碰到的女人。

以往,陈扬游戏花丛,大家各取所需,快快乐乐。但对于苏晴,显然不行。

陈扬今年二十四岁,他从小无父无母,跟随师父。后来在国外纵横驰骋,手上腥风血雨。他从来没去想过要有一个家庭,要结婚,要生子。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太遥远。

所以,这一刻,陈扬对苏晴感到有些退缩了。他害怕进入婚姻的牢笼,但令他困惑无比的是,他又是如此的喜欢着苏晴,乃至她的身体。

陈扬这一夜没睡踏实,反反复复的觉得好不折磨。

最后到了第二天早上,他终于下定了心思。那就是和苏晴保持距离,慢慢淡化这层感觉,最后离开。

他是属于不羁的风,绝不肯为了任何人儿停留。

八点钟的时候,陈扬起床。

他去洗漱的时候,发现苏晴已经在厨房里做早餐了。

刚一洗漱完,苏晴就用餐盘端了两碗香喷喷的面条出来。“快收拾一下,到我屋子里来吃早餐。”苏晴对着陈扬嫣然一笑。

如此的她,显得明艳而动人,让人沉醉。

陈扬不由自主的一笑,说道:“好!”

收拾好东西后,陈扬来到了苏晴的房子里。

苏晴给陈扬倒好了牛奶,搬好了椅子,就像是来等待大爷上座一样。她是如此的无微不至。

“快来吃吧。”苏晴微微一笑,说道。

阳光照射进来,照在苏晴的身上,发丝上。那发丝在后面披着,如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她就像是误入凡尘的神女一般。

陈扬发了一下的呆。

接着说道:“晴姐,你真美。”

苏晴脸蛋微微一红,说道:“我老都老了,美什么呀,少油嘴滑舌的。”

陈扬坚持的说道:“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
 

“快来吃吧,一会面条糊在一起就不好吃了。”苏晴莞尔一笑。

陈扬便也就上前坐下。

面条上有黄金灿灿的荷包蛋,陈扬吃的很香,连说好吃。倒也真是好吃。

苏晴见陈扬喜欢吃荷包蛋,便将自己的荷包蛋也给了陈扬。

陈扬呵呵一笑,感到甜蜜无比。

他很快就连带着面条吃完了,但却还是意犹未尽。苏晴看他吃的高兴,便也从内心感到了满足,又将自己碗里的面条匀了一些给陈扬。

吃完早餐后,苏晴收拾碗筷。

陈扬就闲坐着,他想帮一些忙,但苏晴不让。

“或许,真的安定下来,有一个家也不错吧?”陈扬暗暗的想。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他习惯了一个人,如果长期要被困住,只怕他会发疯。

收拾完碗筷之后,苏晴回到了房间里。她对陈扬一笑,说道:“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好。”

陈扬点点头,出了房子。

苏晴在五分钟后换好衣服出来,她换了一身素白的连衣裙。头发扎成了马尾。

还是那样的好看。

接着,陈扬就给苏晴拉开了车门。

苏晴上车,陈扬启动车子。

两人现在要去的自然就是苏晴所在的门店。

昨天苏晴被那女经理开除,陈扬说过要来拿工资的。苏晴一直被那女经理欺负,心里也是有口恶气的。眼下有陈扬出面,她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女人嘛,不管如何强大或坚强。都会想在需要的时候,找一个坚强的臂弯依靠。

不到二十分钟,陈扬与苏晴就来到了广埠屯手机店。

手机店的店面还算是具有一些规模的,这时候店门已经开了。

外面有几个营业人员正在擦玻璃。

大早上的,还是没什么人来买手

机的。

陈扬与苏晴下车,朝里面走去时,苏晴挽住了陈扬的胳膊。她是鼓足了勇气的,陈扬也忍不住身子一僵。如果是之前,陈扬肯定会欣喜若狂,沾沾自喜,但眼下,他却有些不自在。

苏晴心里也是犹如乱麻的,所以也没发觉陈扬的异样。

刚一进手机店,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劈头盖来。“苏晴,你已经被开除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陈扬看向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身材有些肥胖,脸蛋上有一颗媒婆痣。她个子也有些矮,穿着一身的黑色小西服,显得很是格格不入。这小西服绝对是加大号的。

她正是这家手机店的女经理,叫做韩玉梅。

韩玉梅讨厌苏晴不是一天两天了,无他,就因为苏晴长的漂亮。还因为苏晴好欺负。

韩玉梅自己长的磕碜,又有些小权力,当然就会将嫉妒化作一种实质的伤害。

苏晴看向韩玉梅,不卑不亢的说道:“韩经理,我是来拿我的工资,还有押金的。”

“被开除的人,是没有任何工资的。还有,你不是正常辞职,所以押金也是不退的。”韩玉梅冷笑一声,又看了眼苏晴身边的陈扬,不屑一顾,说道:“怎么,找了个小白脸就以为有人撑腰了?骚狐狸,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赶紧滚蛋,别自个儿找不痛快。”

苏晴并不是一味软弱的人,说道:“韩经理,第一,我在这里上班半年以来,从来没请过假。也没休过假,工作兢兢业业,昨天有急事请假一天,你开除我,这说到那里,都不会是我的不对。不过,这里我也不想待了,所以你开除我,无所谓。我懒得去找老板了。第二,那就更好笑了,是你开除我,我如何正常辞职?你因此而不给我押金,更是荒谬。还有,韩经理,你书读的少,我不怪你。但是,我必须告诉你,开除一个员工,必须是该员工有重大失职失德的行为,并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影响。如此才能开除,否则就只能是辞退。所以,你最多能辞退我,而辞退必须要给工资,还至少要给十天的补偿工资。至于十天的补偿工资,那就不必了,现在我只请你把我应得的拿出来。”

那些店里的员工,有很多就不爽韩玉梅了。此刻大家都在一边看起热闹来了。

韩玉梅见众员工看着,又被苏晴反驳,顿时觉得威信受到了很大的挑战。她立刻声色俱厉的道:“骚狐狸,少在老娘这里卖弄。这里是我管理,你已经被我开除了。赶紧滚蛋,不然小心老娘对你不客气,你以为你带了个小白脸,就真可以在老娘这里撒野了?”

“啪!”便在这时,陈扬忽然一个耳光重重的抽在了韩玉梅的脸上。

顿时将韩玉梅半边脸颊抽肿,这恶婆娘合血吐出两颗牙齿来,她顿时是杀猪般哇哇惨叫起来。

“杀人啦,杀人啦!”

“啪!”陈扬又一个耳光抽了过去,这次是抽在另一边脸颊上。

韩玉梅立刻被打懵了,所有人也都呆住了。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肥猪,老子今天就在这里撒野了,你又能怎么样?”

韩玉梅回过神来,她眼中露出发疯般的神色来,接着厉吼道:“老娘跟你拼了。”说完之后就朝陈扬冲来,还挥舞着爪子。

陈扬那里将韩玉梅看在眼里,突然伸脚一绊,便将这恶婆娘绊摔在地。

韩玉梅摔了个狗吃屎,好不狼狈。

周围的员工们却是没一个报警和可怜韩玉梅,反而有人喝彩,说道:“打的好。”

又有人鼓掌,接着掌声雷动。

由此也可见韩玉梅到底是有多不受待见了。

陈扬手举起,朝下压,示意大家安静。随后他蹲下身去,向刚做起来的韩玉梅笑眯眯的道:“我昨天就警告过你了,可惜你不听。现在,工资能结了吗?”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男女主下面连着还做饭:高崎圣子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