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685浏览3665233本站已运行436

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林清雪与唐青青想到之前那一幕,也不禁好笑。但同时,林清雪与唐青青还是担忧不已。唐青青说道:“齐娇娇与独眼勾结在一起,只怕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以后的麻烦会是不断啊!”

“怕什么,有哥在呢。”陈扬说道:“天塌下来,哥给你们顶着。”

这话说的两女心中一暖,均是感激。

别看陈扬吊儿郎当的,但关键时刻却绝对是个爷们。

 

此刻,沐静坐在林清雪的那辆宝马车上。

开车的保镖叫做徐东来,坐在副驾驶上的保镖叫做徐青。

两人是亲兄弟,徐东来是弟弟,徐青是大哥。这两兄弟之前是在东南亚一带打黑拳。后来在黑拳场上打死了一个大宗师的徒弟,惹下了大麻烦。

那个时候,是沐静出手化解了这场恩怨。

从此以后,两兄弟就死心塌地的跟了沐静。两兄弟对沐静爱戴敬畏,绝对的忠心不二。

此刻,大哥徐青忍不住说道:“静姐,今天这事摆明了是那个小子挑起来的。他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您为什么不让我们教训他?”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怕你们教训不了他。”

“啊?”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吃惊。弟弟徐东来道:“难道他还是个功夫好手?可是我们一点都没看出来啊!”

沐静说道:“不止你们没看出来,就连我也看不透。那个家伙,要么就是不会功夫,要么就是绝顶高手。”

徐青说道:“哪有那么多绝顶高手,我看他是压根不会功夫。”

沐静说道:“你错了,阿青。如果他真是个普通人,不会功夫。他焉有胆子将火烧到我身上?而且,这个家伙看我的时候,眼里有种欲望。你们应该知道,到了我这个境界,没几个男人敢对我有亵渎的念头的。他不同,他将我当做了女人。这也说明,他的境界不比我低,甚至有可能要比我高。”

徐青与徐东来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徐青说道:“静姐,您的修为已经是化劲巅峰,再前一步就是陆地真仙。难道他能是陆地真仙不成?”

沐静说道:“陆地真仙应该不至于,不过一切都是我的猜测。这个人很有趣,我们可以多接触接触。”

“是,静姐!&

rdquo;两兄弟立刻恭敬的说道。

回到雅黛公司后,林清雪又给陈扬安排了一台车,是奥迪A6。

“咱们那辆宝马车难道不要了?”唐青青不由问道。

林清雪沉吟着说道:“那沐静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这次也是陈扬引火烧到她身上。算了,那辆车就当是给她赔罪了。”

“那怎么行。”陈扬马上不干了,说道:“她的车被砸,干我们屁事。我这就去把车要回来。”

陈扬说干就干,马上就直接出去。

唐青青与林清雪都来不及阻拦。

不过这货出去之后,马上就回来了,探头问道:“那大胸姐姐住在哪里?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唐青青与林清雪不由扶额叹息,这家伙,真是太活宝了。

不过不管怎样,陈扬还是问出了地址,随后就屁颠屁颠的去找沐静了。

独眼那边很快就接到了光头打来的电话,当独眼听到光头错砸了沐静的车,又被要求赔两百万后。他有种想将光头给活剐了的心,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不过,独眼还是真不敢得罪沐静。

沐静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在滨海市是超然的存在。就算是那位地下皇帝龙王爷都要卖沐静的面子。

这样一个女人,独眼那里敢招惹。

两百万对于独眼来说,虽然给得起,但也绝对是能让他肉痛的一个数字。

可不管怎样,独眼都得自认倒霉,还要亲自上门去赔罪。

且不说这些,陈扬很快来到了沐静的茶庄。那茶庄是苏式园林的复古风格,一进去仿佛就到了古代一般。

陈扬在外面就看见了自己的宝马车。不过他还是要跟沐静打个招呼。

进去的时候,有店里的旗袍服务员招待。

这些旗袍服务员气质优雅,身材婀娜多姿,看的陈扬心驰神摇的,恨不得去在人家的臀上摸一把。
 

陈扬说要找沐静,那服务员很客气的让陈扬在茶厅里入座,并奉上了热茶。随后才表示可以去通传一声。

陈扬也就坐在那儿,翘起二郎腿,从口袋里拿了包瓜子出来磕着吃。

这一幕让那服务员看的颇为无语,觉得这货真是极品。

不一会后,沐静就带着徐家两兄弟过来了。

沐静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头发扎了个马尾。就是这样的装扮,依然显得大气优雅,高贵动人。

陈扬一见到沐静,马上就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静淡淡的看了陈扬一眼,正欲说话。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也彻底无语。

因为陈扬很殷勤的抓了一把瓜子,递了过来。“美女姐姐,磕瓜子。”

沐静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轻轻一笑,她接过了瓜子,然后说道:“坐吧!”

两人入座。

沐静还真就磕起瓜子来。别说,这嗑瓜子在这女神的嘴里,都显得格外的高雅。

嘎嘣嘎嘣的,清脆而有韵味。

陈扬忍不住赞叹说道:“美女姐姐,你真漂亮,就连磕瓜子都这么迷人。谁要是能做你老公,那真是神仙也不想做了。”

沐静将手中的瓜子搁到了桌上,随后喝了一口服务员奉上来的香茗,这才正色说道:“好了,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扬微微一呆,随后一笑,说道:“额,美女姐姐,我是来拿我的车的。我这不是将车借给你了吗?我也就不要你去还了,我自己主动来开走就成。”

沐静淡淡说道:“你害得我的车被砸了,你还想把你的车开走?”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美女姐姐,话可不

能这么说。你的车是我一直在保护的,只不过没有保护成功。你要说是我害的,这可就不仗义了啊!”

沐静冷淡说道:“好了,你也别装疯卖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总之,你要把车开走是不可能的。”

陈扬顿时郁闷住了,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不是耍无赖嘛。”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你就当我是在耍无赖好了,你想怎么样?”

陈扬摸了摸鼻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美女姐姐,这可是你逼我的。你不把车还给我,我就一直跟着你。你吃饭我跟着你,你上洗手间我跟着你,你睡觉我跟你一起睡。”

沐静不由睁大了美眸看向陈扬,她感觉的出这货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你就真不怕?”沐静眼中有了一丝冷意。

“怕什么?”陈扬莫名其妙的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么漂亮,难道还会吃人不成?”

沐静沉吟一瞬,随后就说道:“反正你随便吧,车你是休想开走。”说完之后,她转身就走。

陈扬立刻就跟了上去。

那徐家两兄弟眼神寒冷,如两堵铁墙挡在了陈扬的面前。

陈扬却是直接朝里面一撞,直接将两人撞开,然后跟了过来。

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失色,原来在陈扬撞来的一刹,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觉陈扬就如网中之鱼,逃出生天。

徐青与徐东来马上转身,便要攻击陈扬。

沐静淡冷说道:“好了,别动手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徐青与徐东来便也就只能老实的待着。

沐静这一次却是直接去洗手间。

她进了洗手间,然后回头面对陈扬,淡淡说道:“你要进来吗?”

陈扬脸蛋微红,他虽然无赖,但也没无赖到这个地步。所以还是转过身去,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沐静冷冷的关上了门。

陈扬就在外面,他脑海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女神沐静如厕的情景,那肯定是香艳无比的。

不过,陈扬显然要失望。因为这时候里面抽水马桶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到水声没有时,沐静也已经如厕完毕。

邪恶的陈扬依然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让陈扬有些失望。

随后,沐静到茶庄的餐厅用餐,陈扬也一直跟着。

沐静对陈扬还是有些服气,她见过不少高手。那些高手都是有着翩翩的风度,自持身份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像陈扬这么不要脸,厚脸皮的。

沐静吃饭,陈扬也跟着吃。而且还抢沐静碗里的肉吃,嘴里美其名曰是怕美女姐姐长胖。

这顿饭,吃的沐静哭笑不得。但沐静也知道陈扬是个厉害的高手,因为陈扬抢肉的那一筷子,快捷无比,如电如风。就算是自己也很难阻止。

吃过饭后,陈扬又在哪里大言不惭的感慨。“哎,美女姐姐,你真好呀。跟着你,有吃有喝的。还可以天天看着你这么漂亮的人儿。你还是永远不要把车还给我好了,不然我都没理由跟着你了。”

沐静听了这货的话,顿时感到胸闷,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哎,要脸的人遇到不要脸的人,总是会吃亏一些。

下午五点的时候,沐静主动认输,将宝马车的钥匙还给陈扬,说道:“好,你赢了。”

陈扬呵呵一笑,拿了钥匙就跑。

沐静也不想轻易认输,但她也知道,这家伙就是牛皮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自己还真跟他耗不起。所以,沐静果断的认输。

不过沐静对陈扬则更加好奇了。这个人,身手深不可测,性格却是无赖厚脸皮。但他行事作风又不算下流,有自己的底线。

这个人身上一定有很精彩

小说文学

的故事。

陈扬却不管沐静怎么想,他开了车就去往雅黛集团。

唐青青与林清雪一直在锦湖大楼等待陈扬。

目前她们还不知道独眼会怎么继续报复,所以对陈扬格外的依赖。

陈扬车子开来,两女上车。上车之后,陈扬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唐青青不由惊叹道:“沐静还真把车子还给你了?”

陈扬说道:“那是当然啊。我一去,她对我太客

小说文学

气了。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

“感谢你什么?”唐青青没好气的说道:“感谢你把她的车砸了?”

陈扬说道:“当然是感谢我保护她的车啊,最后还硬是要留着我吃了一顿晚餐,推都推不掉啊!”

“你嘴里就从来没一句实话。”唐青青无语的说道。

好在她和林清雪也都有些习惯这家伙的风格了。反正车子回来就好。
 

陈扬先将两女送回了柳叶别墅,随后,陈扬就屁颠屁颠的打转车头,去接苏晴下班。

苏晴刚出手机店的时候,陈扬就下车招手,咧嘴一笑,喊道:“晴姐。”

苏晴微微一怔,随后讶异道:“你怎么又来了?”

“接你下班呀。”陈扬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苏晴微微迟疑,说道:“可这车是你老板的,你总是来接我,影响不好吧?”

陈扬蛮不在乎的说道:“那有什么不好的,我们老板很器重我的,放心吧,晴姐。”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她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乖乖的上了车。

陈扬便启动车子,苏晴则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车窗打开,金色的夕阳映照在苏晴的脸蛋上,却是那样的美丽迷人。

晚风吹拂而来,吹乱了她的发丝,却又更添一丝妩媚和凄迷。

陈扬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心里一阵阵沉醉。

随后,两人找了家小餐馆吃了晚餐。苏晴要买单时,老板却告知陈扬已买单。

苏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怎么好这么麻烦你?”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跟我再这么见外,我就要伤心了。”

苏晴看着他真诚的目光,最后什么都不再说了。

回到家后,苏晴下车。陈扬有些依依不舍,但是苏晴不邀请他进屋去坐,他也不太好意思跟着进去。

这货有时候脸皮比城墙还厚,但有时候又挺脸皮薄的。

苏晴跟陈扬挥手道别,说声明天见,便进了自己的出租屋。

陈扬无奈,也只好回家。

夜幕降临,陈扬并没有什么夜生活。他盘膝坐在床上,呼吸契合日月,体内一股精气龙精虎猛的运行。

这股气在全身上下行走,洗涤着他的骨髓和血液!

真正的高手,练髓如霜,练血汞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骨髓练的跟白色的霜一样晶莹,血液就如汞浆一样的粘稠。

陈扬运行的乃是大日月诀!

这大日月诀并不是什么玄幻的功法,而是洗髓的法门。

控制体内的一口气,在早上的时候,太阳升起,朝气蓬勃。练功者,心意跟着蓬勃起来。

中午的时候,太阳猛烈,练功者心意刚猛,兴奋。

傍晚的时候,心意沉寂。

夜晚的时候,心意幽静。

心意和日月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如此便也算是吸收了日月精华了。

这是高明的养生内功。

人,活的就是一口气。气在人在,气灭人亡。

练武的人,练的就是一口气,气越强大,人越厉害。

功行一周天后,陈扬睁开了眼睛,这时候他觉得格外的神清气爽。

时间是晚上九点。

还有一个小时,大概就是苏晴洗澡的时间。不过今天陈扬却没有时间来观看苏晴洗澡了,因为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做。

夜色之中,陈扬如一头狸猫窜了出去。

他没有开车,步履如飞,速度居然不比开车慢。

独眼今晚很不爽,教训陈扬没有教训到,反而要赔两百万。

两百万是什么概念?可以给普通人幸福的过一辈子了。

独眼想想都是肉疼。

此刻,独眼就在自己的一栋三室两厅的大房子里。他喊了几个嫩模过来,又开了不少红酒。

今晚,独眼要发泄,要开无遮大会。

他独眼在滨海市混的开,多少人都要给面子。所以喊几个不入流的嫩模还是没什么问题。

客厅里,灯光一片雪白。

三个嫩模在独眼面前搔首弄姿,献着殷勤。

她们都知道独眼的人脉很广,只要把他服侍好了,他帮忙推荐推荐,自己的路就会顺很多。

独眼的手也不闲着,在几个嫩模身上摸来摸去。

这家伙,真是享尽了艳福。

就在独眼快要忘记伤痛的时候,一声叹息突然从门外传了来。

屋子里开了音乐,很是吵闹。

三个嫩模什么都没听到,但独眼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一声叹息。

独眼顿时吓出一声冷汗,喝道:“什么人?”

三个嫩模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小鹿: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