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3558浏览3680396本站已运行4313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不要脸。”封朵抬起手来挠他的胳膊,“你滚开,我怕得病。”

听到她这么说,管裔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他弯腰,捏着她的脸蛋儿调笑:“还说没吃醋?嗯?都气得发抖了……”

说到这里,他的手捏住她的下巴,凑到了她的嘴边。

“我没跟那个女人睡,”他低头,在她唇瓣上印下一个吻,“一个你就够我受了。”

“你、给、我、滚!”封朵被他气得浑身发抖。

其实她平时是个非常冷静的人,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总是可以把她气得浑身发抖。

“嗯,就要这样。”管裔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此刻,身下的女人发丝凌乱、唇瓣上沾着他的血——

再加上这气到发抖的样子,真是让人兴奋。

他笑着贴了上去。

“我就知道你口是心非……”

“每次都是这样,是不是故意想让我这么对你?”

封朵被他说得难堪,想要挣扎,但是她的腿,根本动不了。

她恨死了这样的自己,每次都是这样,反抗不了,只能任由他摆布。

管裔看到她眼底的挣扎和痛苦之后,心底升起了报复的快感——

“我早就说过你逃不掉的,”

他贴在她耳边刺激她:“小残废,舒服吗?嗯?”

封朵被他激得愤怒,张嘴在他身上胡乱地咬着。

婚后,他们两个人每次发生关系都是这样。

管裔热衷于在床笫间折磨她,看着她想反抗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就会更加兴奋。

**

这一夜,封朵最终是被折磨得昏睡了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才睁眼。

管裔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去楼上健身房锻炼,他刚洗完澡时,家里的佣人上来找他,表情凝重。

管裔见她这个表情,沉下脸:“怎么。”

小丽看了管裔一眼,有些结巴地说:“封总来了,找您的。”

管裔倒是很镇定,他朝着楼下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后道:“稍等,我换套衣服。”

小丽:“好,我去跟封总说。”

和小丽对话结束后,管裔去客房里头换衣服。

他换了一套深色的西装,里头是深灰色的衬衫,领带也是同色系。

管裔身高一米八七,腿长肩宽,行走的衣架子。

穿好衣服后,管裔用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楼下,封亦锦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了一杯茶水。

管裔走到封亦锦面前,毕恭毕敬朝他鞠了一躬。

“爸。”封亦锦抬眼瞥了他一眼,“朵朵呢?”

“朵朵还在睡。”管裔回答。

“昨天的新闻,你最好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封亦锦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绿茶,“如今事情闹得太大,对朵朵对你都不好。”

“爸,这事儿是我疏忽了。”管裔的表情一丝不苟,“当天是在和几个朋友在酒店吃饭,他们确实叫了几个陪酒的,对方贴上来得太突然,记者又爱捕风捉影,您懂的。”

这话说完之后,管裔明显看到封亦锦的面色松动了一些。

他略作停顿,“这事儿我已经跟朵朵认错了,您如果不放心,我可以开发布会公开澄清,总之,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委屈了朵朵。”

管裔这话刚说完,一楼的电梯“叮”一声停了。

电梯门打开,封朵坐在轮椅上,被两个佣人推了出来。

封亦锦看到封朵出现之后,再次眯眼看向了管裔。

管裔见封朵下楼,马上转身走到了电梯前,从佣人手中推过了轮椅,亲昵地询问着:“不是说要再睡一会儿吗?”

封朵听着管裔用如此温柔的语调说话,再想想他昨天晚上压在她身上时嚣张的样子,她只觉得讽刺。

为了钱,他真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他们两个人结婚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他每次都是这样,在佣人和长辈面前人模狗样的,私下相处的时候就是一地痞流氓。

封朵也懒得拆穿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管裔推着封朵来到了封亦锦面前,停下来。

看到封朵之后,封亦锦的表情柔和了不少。

“朵朵,爸之前给你联系制琴师做的大提琴下周就到了,到时候我让顾秘书给你送来。”

封朵:“谢谢爸爸。”

封亦锦听到封朵的声音后马上露出了笑容:“傻孩子,跟老爸还这么客气!”

“就是,傻姑娘。”管裔一脸宠溺地看着封朵,“跟爸还这么客气。”

封亦锦看向管裔,吩咐道:“三天以后,有一场《峰汇》杂志主办的慈善晚宴,我要去江城出差,你带着朵朵替我出席。”

现在外面漫天都是管裔和那个神秘女人共度春宵的新闻,封亦锦对此极度不满,自然要

小说文学

趁这个机会澄清一番。

管裔一下子就猜到了封亦锦的意图,他笑着点头,“还是爸考虑得周到,正好,朵朵也有段时间没参加过活动了。”

封朵对这种场合没什么兴趣。

没出事儿之前就不爱参与这种活动,出事儿之后腿脚不便利,再加上性格越来越冷淡,对这种活动便更为排斥。

不过,她向来听封亦锦的话。既然封亦锦提出来,她便不会反对。

**

三天后,兰蒂斯酒店。

司机将车停在酒店门口后,管裔率先下车,将轮椅从后座上拿下来打开。

接着,他动手将穿着一套白色礼服的封朵从车上抱了下来。

这样的场景,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定然会觉得他们夫妻和睦,情深义重。

可惜,会出现在这里的,就没有不知情的。

被管裔抱住以后,封朵习惯性地抬起手来圈住了他的脖子。

感觉到她的动作后,管裔痞气地笑了一声,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看来你很喜欢被为夫抱着。”

封朵:“……”

封朵皮肤白,血管明显。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她一旦情绪激动,鼻头和眼眶立马就会变红。

而管裔最喜欢看她这样子。

“小可怜。”管裔在封朵眼睑上亲了一口,然后将她放到了轮椅上。

封朵垂眸看着脚尖,没有和他进行任何沟通。

管裔勾唇,用余光扫了一眼站在斜后方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而后收回视线,推着封朵往酒店里头走。

管裔和封朵的这段婚姻,从开始的那一天,就备受关注。

封亦锦是F市首富,早年间做房地产起家,后来公司逐渐又地产开发转型,开始涉猎旅行、酒店、传媒以及网络行业,汇中集团下属的每个分公司,都做得风生水起。

树大招风,封朵作为封亦锦的独生女,自然也是自带关注度的。

管裔跟封朵结婚的这半年多,几乎天天都被记者跟着。

进入宴会厅后,马上有人上来和管裔还有封朵打招呼。

封朵不适应这种场合,对方上前打招呼时,她基本上只是清冷地“嗯”一声,便不再做回应。

“封小姐越来越漂亮了啊。”

刚送走了几个人,现在又有人上来和封朵打招呼了。

这个男人管裔认识,也是F市出了名的二世祖,名字叫顾晖。

传闻他有各种奇特的性癖,不过管裔并未深入了解过。

顾晖看向封朵的眼神带着十足的侵略性,封朵不喜欢被别人这样看,再加上他的语调又十分轻浮,弄得人浑身都不自在。

封朵本能地蹙起了眉。

当然,管裔也不爽的。当着他的面儿,调戏他老婆,这个顾晖是完全没把他放在眼底。

管裔低笑了一声,搂住了封朵的脖子,“谢谢顾少爷赞美,我也觉得我们朵朵越来越漂亮了。”

“哟,”顾晖侧目扫了一眼管裔,完全是没把他放在眼里,“这条狗喂得还不错啊。”

管裔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顾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比谁都清楚。

和封朵结婚之后,冷嘲热讽的话他没少听,但像今天这么直接的,还是头一回。

“太吵了。”就在此时,封朵开口说话了,“我们走吧。”

后面这句话,她是看着管裔说的。

“好。”管裔温柔地答应下来。

随后,他转头看向了顾晖,“顾少爷,失陪。”

顾晖站在原地,看着管裔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封朵离开,发出一声讽刺的笑。

正好这个时候,管沐荞过来了。

她顺着顾晖的视线看过去,不屑地哼了一声。

顾晖回过神,一条胳膊搭到了管沐荞的肩膀上,“不跟你哥打个招呼?”

“什么哥?我就三个哥哥,他就是个吃软饭的野种,我可没有这样的哥。”

提起管裔,管沐荞一脸的不屑。

**

管裔推着封朵到了前排的桌前坐了下来。

封亦锦的位置摆在那里,参加这种宴会自然是坐在最前面。

坐下来之后,管裔给封朵倒了一杯果汁。

场内很多记者,自然也捕捉到了管裔的“体贴一面”。

封朵接过来果汁喝了一口,刚喝完,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朵朵?你竟然也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封朵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一些,她回头看过去。

果不其然,是姜淼。姜淼是封朵的高中同学,也是她出事儿之后唯一还联系的一个朋友。

姜淼的母亲是《峰汇》杂志社的主编,这样场合,她会出席,也不意外。

姜淼在封朵身边坐下来,看了一眼旁边的管裔,“你也在啊。”

管裔:“爸出差,我和朵朵替他出席。”

“嗤。”姜淼不屑地嗤笑一声,“原来你还记得你是朵朵的男人。”

姜淼一直都不喜欢管裔,觉得管裔根本配不上封朵。

当初封亦锦让封朵嫁给管裔的时候,姜淼就特别不理解。

一个被逐出家族的私生子,没背景,没资本,哪里配得上他们朵朵?

管裔一直都知道姜淼不喜欢他,但他也不恼。

管裔搂过封朵,亲昵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那当然记得,我们朵朵这么漂亮。”

封朵都快吐了。

每次听着管裔这么说话,她就一身鸡皮疙瘩。

“我真的很好奇啊,”姜淼一脸讽刺地看着管裔,“你这演技哪里修炼的?找个演艺公司包装一下,拿个奥斯卡没问题了吧?”

封朵也知道姜淼不喜欢管裔,加之姜淼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接,再说几句难免闹不愉快。

于是,封朵看向管裔,对他说:“你去忙你的吧。”

这种场合免不了要应酬的,她不擅长,这活儿肯定得他来干了。

“那你乖乖在这里坐着。”说到这里,管裔又扫到了对面的镜头。

他收回视线,低头在封朵脸上亲了一口,“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封朵:“哦。”

她回应得很冷淡。

管裔看着她这样子,勾了勾嘴唇。

心想着,她还是在床上被他欺负到炸毛的时候比较可爱。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赞一下
上一篇: t大校花沉浮录续集: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