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9179浏览3754746本站已运行4424

魔道祖师忘羡纯肉超污:被老男人开嫩苞

顾思思第二天去拍戏的时候,依旧被ng了很多次。

中场休息的时候,李导找到顾思思,见她情绪不高,给她开启洗脑工作:“思思啊,我知道,作为新人一开始就拍这样的镜头你会不习惯。但是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演员。演员是什么?就是服从导演安排,把角色演活。你现在作为一个新人,能得到这样的角色已经很幸运了。何不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咬咬牙就把这个剧情给演了。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不要错过了。”

顾思思咬了咬唇,脸上尽是抵抗:“李导,我……”

“好了,别想那么多,你就把这当做是一场正常的拍摄,别自己把这场戏想的太不堪了。只要你心里认定,这是剧情需要,这是塑造人物的需要,你就不会这么抵抗了。”

“可是我还是没做好心理准备。”眨了眨眼睛,顾思思请求般的说道,“要不然李导这样吧,我还有两场戏,先拍后面一场,再给我一点时间酝酿一下。”

“也行吧,那等会准备拍下一场,你台词都记清楚了吗?”李导的语气有些勉强,但还是答应了。

“记清楚了。”顾思思早就把台词烂熟于心了。

最后一场戏是女二独自到了和男主初次遇见的小木屋,这里没有人演对手戏,在后期剪辑的时候,会插放女二和男主的过往。

这场戏很考验演技,需要顾思思用肢体动作和神情来表演。

这场戏拍的很顺利,顾思思只拍了两次,就顺利通过了。

“很好,准备下一场。”李导目光看着顾思思,隔空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拍床戏的时候,依旧很不顺利。

顾思思根本就放不开自己。

一连ng了好几次,李导气的直接把剧本扔在了地上,之前夸赞的语气瞬间变成了愤怒:“顾思思,你能不能走点心。谁中了合欢散像你这样?你到底能不能拍好。”

顾思思还是第一次被李导吼,吓得她缩了缩脖子,回道:“能能能,只是李导,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明天再拍?”

李导气愤的瞪了顾思思一眼,大喊了一声收工,就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思思回到家的时候,心情十分的不好。

剧本她完全不需要看了,剧情内容她熟悉的就差倒背如流了。

难的是她不想拍这场床戏。

如果只是露个肩膀大腿什么的她还能接受,可是全裸……

这样就算她出名了,以后也会成她的黑点吧。

心情烦躁,顾思思走进厨房,打算做点事请来打发时间,也好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一连做了十来个菜,要不是梁墨城回来了,顾思思还打算继续做菜做下去。

看着一桌子全是菜,梁墨城问道:“家里要来客人?”

“没有。”

“那你做这么多菜干什么?”

小说文学

“我……”是啊,她做这么多菜干什么,“那我拿去倒了吧。”

看着顾思思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梁墨城眉梢轻轻挑了挑,上前一步拦住她,把她手上准备端去倒了的盘子拿了过来放在桌上:“吃都没吃倒掉干什么?”

顾思思跟着梁墨城后面走到饭桌旁坐下,一只手拿着筷子夹菜,一只手撑着下巴。

虽说是在夹菜,但是却根本没有放进嘴里,而是一直往碗里夹,直到把碗里堆了一座小山装不下了,转而又往梁墨城碗里夹菜。

梁墨城冷着脸,就这么双手抱胸的看着她的举动。

“吃啊,你怎么不吃?”意识到梁墨城没动,顾思思抬起头,看着他。

瞬间,她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般:“我想起来了,你不喜欢吃我做的菜,那我自己吃好了。”

第一次给梁墨城做菜的时候,他就拐着弯说她厨艺差。

 

于是,他又把梁墨城碗里的菜夹出来……

“说吧,出什么事了?”梁墨城放下抱胸的手,拿起筷子夹起碗里的菜就优雅无比的放进了嘴里。

“还不就是床戏的事情。”

“你没拍,所以导演生气了?”梁墨城看着顾思思像泄了气的皮球,根本不想都能猜到怎么回事。

“是啊,李导还是第一次这么生气呢。怎么办啊梁墨城,我就差这最后一场戏了。你说,作为一个合格的演员,是不是应该听从导演安排,把角色演好?我是不是不应该有个人情绪和个人眼光在里面?”

顾思思眨了眨眼睛,在灯光下,明亮的眼睛像是镶嵌了星星一下闪着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梁墨城,满含期待的等着他的答案。

其实她跟梁墨城真的不熟,但是她也没有别的人能说说话的,只好跟他倾诉这些事情。

“理论上说,是这样。”梁墨城如实的回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既然作为演员,就该为了这个定位而付出努力。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出于负责,也应该去努力完成。”

但是,床戏这种事情,是一个人的底线。

娱乐圈里,有为了一个角色潜规则上位的。

也有各自明争暗斗,陷害诬陷的。

主要的是看自己怎么选择。

这件事情上梁墨城不会给顾思思一点的建议,他要让她自己选。

当初她不惜爬上自己的床,那么现在,她也可能为了讨好导演,获得成功而不要底线。

顾思思一直都不承认她在之前认识过他,这个时候,梁墨城也想试探她一下。

看看她到底会不会为了达到目的就放弃底线。

听了梁墨城的话,顾思思更加垂头丧气了:“你也觉得,我应该妥协啊。”

梁墨城挑挑眉,他可没这么说。

“该不该妥协,愿不愿意妥协,都需要你自己决定。这个,谁都帮不了你。”

说完,梁墨城就走进厨房,接着顾思思就听到了厨房里响起了炒菜的声音。

“桌上不是一桌的菜吗?你怎么还做菜?”顾思思疑惑,对着厨房喊。

“你的厨艺还是自己享受吧。”随着炒菜的声音,传来了梁墨城的回答。

妈的,这不是拐着弯的嫌弃她的厨艺吗?

被嫌弃了两次的顾思思表示,自己吃就自己吃。

随后她夹起桌上菜,全往自己的碗里放。

哼!

顾思思想了一整夜,这场床戏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所以,她打算第二天找导演好好聊一聊。

这件事情,总要解决才行。

第二天一去拍摄现场,顾思思就主动找到了李导:“李导,请给我几分钟,我跟你谈一谈好吗?”

“有什么话把这场床戏拍好再说吧。”李导满脸都是对顾思思的不耐烦。

“我要说的就是关于这场床戏的事情。”虽然很清楚的知道李导对她的态度已经变了,可她还是坚持说道,“就几分钟,行吗?”

李导睨了一眼顾思思,然后转身进了休息室,找了张椅子随便坐下,

说:“想说什么说吧。”

“是这样的李导。”顾思思低着头,语气有些歉意,“这场床戏我想了很久,我没办法拍。”

“什么!”李导听到这话,一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你就剩下最后一场戏了,你告诉我没办法拍?那要我怎么办,重新找角色,重新补拍?”

“你别生气李导,先听我说完。”

李导一生气,顾思思就有些手足无措。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实在太对不起你,对不起剧组了。可是已经拍了好多次,这场戏我根本做不到自然,要我脱光更加做不到。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演员,但是很抱歉,我真的不想拍这一场戏。”

“顾思思,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李导脸色已经气得铁青,手掌把桌面拍的震天响。

顾思思吓得缩了缩脖子,小声的说道:“李导,可不可以找个替身?或者按照之前的剧本拍这段戏,再或者,后期做一些特效?”

顾思思其实有些不懂,为什么就一定要拍长达十来分钟的床戏?这场床戏是女二和男三的,根本不是主角。而且这是一部武侠剧,根本不需要这种剧情来赚噱头。再者上头查的严,这种大尺度也很难过审。

“你是导演还是我是导演!”李导再次吼了过去。

“您是导演,当然您是导演。”顾思思呵呵的干笑着。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思思啊。”李导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平复情绪,语气缓和了很多,“是这样的,你看啊,你是女二,你想要在这部剧里出彩,盖过女主的风头,那就只有用这场床戏了。你也知道,之前这场床戏戏份很少的。我是因为看好你,觉得你有前途,才刻意给你加了戏份,你不能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啊。”

“李导……”顾思思有些感动。

李导拍了拍顾思思的肩膀,叹了口气,说:“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今天先不拍你的戏了,明天如果你还坚持不拍床戏,再来找我,好吗?”

顾思思觉得,李导对她这么好,专门给她加戏份,她却不识好人心想要拒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在这样的心里暗示下,顾思思强迫自己再试一试拍床戏。

可惜,她还是失败了。

在被导演喊了第十五次卡之后,顾思思跟李导诚心道歉,随后随意在剧组溜达了一下放松心情。

“哎,那个顾思思也真是可怜,之前拍打戏一直真打,浑身都是伤的。跳崖之后,李导还不让人去救。”

“谁说不是呢?我本来还以为,一个新人得到女二这个角色,指不定有什么潜规则内幕呢。现在看来,这内幕肯定有,潜规则是绝对没有的。”

“说起来也是她自己傻,李导都这么明显的针对她了,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以为李导是为了她好,为了电视剧好呢。”

“再跟你们爆个料啊,我上次在厕所的时候,偷偷听到李导跟人打电话,给谁打的不知道。但是他却跟电话那边的人说,要把这床戏尺度放大,放到能毁了顾思思的地步。别跟别人说啊,我只跟你们说过……”

顾思思本来听到有人议论自己没太当回事,毕竟她是女二也是重要角色,有议论不奇怪。

但是越听越觉得奇怪,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话,顾思思大步上前,抓起一个人的手,不可置信般的问道:“你们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三个八卦的人,猛地看到他们口中八卦的当事人,立马就矢口否认:“我们刚才说什么了吗?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啊。”

其他两个人也立马附和:“是啊,我们什么都没说,是你听错了吧。”

“你们刚才明明说李导一切都是故意针对我,床戏放大尺度也只是为了毁了我……哎……”

顾思思话还没有说完,那三个八卦的工作人员就已经跑了。

她是无意当中听到的,所以真实性应该是可靠的。

他们三个估计也是不想惹事才跑的,毕竟人家跟自己无缘无故,没必要掺和进来。

现在想想,也是她自己傻。

虽然之前都没有过重要角色,但是在演艺圈也打滚五年了。

以往那些演员拍戏,有几个是真打的?

就算有真打的,也不可能像李导这样,每场戏都要求她来真的。

甚至好多场打戏都是冒着生命危险。

知道真相的顾思思,控制不住回到了拍摄现场,气冲冲的走到导演面前,抢过他手上的剧本就狠狠扔在地上,质问道:“李导,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让我每场戏都真打,跳崖也真跳,床戏尺度也是你故意放大的?”

李导看顾思思这愤怒的模样,呵呵笑了笑,说:“是啊,不过这都是为了拍摄效果和锻炼你的演技啊。”

“狗屁!”顾思思忍不住骂出了脏话,“原本剧本里是没有这么大尺度的床戏的,是你故意加的吧。加的目的不是为了我好,而是想着毁了我吧。这么大尺度的床戏出现在一部武侠剧里,前面塑造的讨喜女二,瞬间变成淫荡色女了吧。”

顾思思不是没有想过这一点,只是她之前相信李导,以为李导真的是为了这部电视剧着想。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可恨!

要不是她偶然间听到了那几个人的议论,只怕还蒙在鼓里,满心对李导都是愧疚。

“你在说什么呢思思。”李导伸手搭上顾思思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你想多了吧。”

“别碰我!”顾思思拍开李导的手,“我不拍了!”

说完,顾思思转身就走。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李导摆明了是故意的,她还拍什么拍。

“好啊,只要支付违约金,你可以不拍。”李导原本还是赔笑的语气,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违约金?”顾思思脚步顿住,回过头看着他问道:“什么违约金?”

“违约自然是有违约金的。”李导嗤笑一声,让助理拿来了合同,递给顾思思,“好好看看吧,第七页第六条。”

顾思思接过合同,直接翻到了李导说的地方:甲方应无条件配合乙方的要求,若甲方个人原因造成损失,应按损失十倍赔偿。

十倍……

顾思思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因为催的急,所以根本没有仔细看。

当时她想李导多少有些名气,总不会骗她吧。

所以直接就把合同给签了。

“上面很清楚的写了,甲方应无条件配合乙方要求,现在你不答应拍床戏,就是你个人原因造成了的损失。因为这部电视剧你是女二,很重的戏份。你不拍了,前面的部分还得找人重新补拍,如果补拍效果不好,甚至整部电视剧都要重新拍。这么算算,时间和成本怎么也要上千万了吧。如果十倍的话……”

李导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了,但是谁都知道什么意思。

“我明白了,从一开始,你就设计好了是吧。”李导一露出真面目,顾思思就想明白了,“先是合同条款来限制我,然后让我打戏全程真打,现在还让我拍大尺度床戏,我如果拍了就毁了,不拍,就让我赔偿巨额的违约金。”

“现在才知道真相,我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傻呢。”李导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对顾思思的无奈。

握紧合同,下一瞬,顾思思用力就把合同撕成了两半,然后继续撕成碎片,抛向了空中。

然而李导却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这只不过是复印件罢了,你要是想撕,我再给你准备几份?”

“你……”顾思思气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给你三天时间,回去好好想想,是要乖乖的拍这场床戏呢,还是赔偿这高达一个亿的违约金。”

顾思思虽然气的快要失去理智了,可到底还有最后一丝神志清醒着,在李导打算走的时候,问道:“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她跟李导之前都没见过,更谈不上恩怨,所以李导没有必要这么对付她。

她就是个小演员,根本没有钱,所以李导也谈不上为了违约金而故意设计她。

排除这两种可能,设计她的原因就只剩下拍床戏这件事情了。

对方是想要逼她拍床戏,

小说文学

从而彻底毁了她。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教训你罢了。”李导冷笑一声,说道。

顾思思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之前签的合同有两份,还有一份就在她家。

拿出合同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条款写的很清楚,违约的确是要赔十倍的违约金。

顾思思不甘心就这么坐以待毙,她拿着合同跑去了律师事务处。

一连三天,她几乎跑遍了墨城所有的律师事务所。

只是,不管她去了几个律师事务所,所有的律师都劝她服从剧组的安排。

因为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不服从剧组安排所造成的损失十倍赔偿,还有顾思思的亲笔签名和手印。

顾思思有些崩溃了。

别说上亿的违约金,就是几万块她都拿不出来。

可要她去拍床戏的话,她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是一个足以毁了她前途的陷阱,她又怎么能够踩进去?

顾思思窝在自己小公寓的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隐约的哭声从她的膝盖处传出来。

泪水打湿了她的膝盖,眼睛也已经红肿不堪。

突然,原本安静的客厅响起了脚步声,随后是开灯的声音。

顾思思抬起头,看见来人是梁墨城,丝毫不觉得意外。

这三天她都没有回梁墨城那儿,梁墨城也没有来找她。

他觉得,遇到事情,应该让顾思思自己思考一下该怎么做。

幸好她也不是傻到没救了,还知道跑去找律师事务所咨询合同的事情。

只不过,这件事情显然已经超过她能处理的范围了。

“我记得当初提醒过你。”梁墨城走到沙发旁边,坐在顾思思身边。

“你什么时候提醒过我?”顾思思眼眶红的不想话,声音也沙哑不堪。

“我跟你说过,李导很可能是故意针对你。”

顾思思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记得梁墨城说过这句话。

可,这么一句话,算是提醒吗?

突然,顾思思想到了什么一般:“你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对劲对不对?”

在顾思思的眼神注视下,梁墨城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她。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顾思思以为,她和梁墨城之间就算不是朋友,知道她会出事,也应该说一声吧?

“第一,我没有告诉你的义务。”梁墨城觉得顾思思这话说的有些无理取闹,语气都沉了一分,“谁也没有帮谁的义务,你更加没有理由这么指责我。”

梁墨城说的没错,他的确没有义务帮顾思思。

“第二,当时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是你自己相信李导,一味的认为李导是为了你好,是为了拍摄效果好。成年人,就要有自己独立的判断能力和承担后果的能力。”

顾思思本来就已经很伤心了,现在还被梁墨城这么训了一顿,瞬间觉得更加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来看我笑话吗?”

“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梁墨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语气就像是训公司的员工一样,“出事了就知道哭哭啼啼吗?想出解决的办法了吗?坐在这里哭事情就能解决吗?”

一连三个反问,问的顾思思哑口无言。

也问的顾思思眼泪掉不下来了。

梁墨城说的对,在这里哭没有一点作用。

突然,门铃声响了起来,顾思思擦了擦眼泪去开门。

一开门,对方就递给她一封信:“你好顾小姐,我是李导委托的律师,这是法院传票。”

“法院传票?”顾思思接过信封,拆开了看里面的内容。

真的是法院传票。

本来止住的哭声,顾思思忍不住又哭起来了:“梁墨城,法院传票都来了,我还能怎么办啊?”

>>>>完整版在线阅读<<<<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