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62084浏览3847744本站已运行473

色就是se,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对!”

  太元子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如今南疆的这个局势,除了赵东来之外,也就没有其它人能撼动咱们了。”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瘟魔有没有可能在受伤的情况下,遇到了赵东来的偷袭,从而被赵东来联合他的朋友给杀掉,或者制服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瘟魔可能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不会这么巧吧?”

  大巫祝忍不住伸手挠了挠脑袋,苦笑道:“南疆这么大,偏偏受伤的瘟魔就遇到了赵东来,这是不是也太凑巧了?”

  “反正我不是很相信这种说法,另外我感觉瘟魔就算遇到了赵东来,他以受伤之躯,应该也能打得过赵东来,就算是赵东来和他的朋友联手,瘟魔纵然不敌,但也绝对有逃走的机会。”

  “所以我更相信他是因为有其它的事情要办,所以耽搁了!”

  “那就借你吉言了。”

  心知这件事情这样讨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所以然,所以太元子索性不与大巫祝纠缠,匆匆的一笔代过。

  之后二人又商议了一些相关的事宜,包括五殿下鸿冥的事情,他们也进行了简单的交流,之后便派了大量的人在南疆之中寻找瘟魔的下落,反正整个魔族大营也确实是挺忙碌的。

  就在他们商议鸿冥的事情时,五殿下鸿冥其实已经带着碧霄仙子朝着南疆魔族大营这边赶来了。

  他之前由于在路上听了碧霄仙子一席话,感觉非常有道理,所以现在心中已经开始计划着怎么弄死太元子和大巫祝这两个拦路虎。

  其实从理论上来说,大巫祝作为魔君的亲哥哥,他其实是鸿冥的亲大伯才对,但非常令人遗憾的是,大巫祝支持的是大殿下,而太元子支持的是二殿下,所以这两个人如果活着的话,那对于五殿下来说,绝对是两中拦路虎。

  在与自己的利益有冲突的情况下,就算是自己的亲

樊凡和文章

大伯又如何呢?

  还不是一个字,杀杀杀。

  只要把这些对自己不利的人都杀死了,鸿冥才有可能在抢夺下一任魔君的道路上走得更加顺畅一些。

  以前他可能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但这一次却不同了,有了碧霄仙子的帮忙,他认为自己弄死大巫祝和太元子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当然这次与碧霄一起来到南疆,他还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争取能在杀死大巫祝和太元子的情况下,将那赵东来也一并杀了。

  尤其那只偷袭他的小人参精,那更是必死无疑。

  除此之外,还要取得五彩蟾蜍,这五彩蟾蜍有可能治好绿姬儿的伤,对于通天教主来说,是极重要的一个东西,也是这次最重要的任务。

  其实对于鸿冥来说,重回南疆心中还是不免有一些唏嘘不已。

  毕竟当初进入凡间的时候,他在南疆可以潜伏了好几年的时间,然后才开始在凡间走动的,这几年的时间足够使他心中对南疆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当然这个印象绝对不会太好。

  在南疆那几年的时光,可以说是他人生只最黑暗的一段日子,原本以为主动请缨来到凡间打战,自己就能博得魔君的些许喜爱。

  岂料进入南疆之后,一切都要听从大巫祝的吩咐,而这大巫祝支持的人是大殿下,所以大巫祝根本不会给他出去立功的机会,甚至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得到大巫祝的批准,否则根本不可能离开南疆魔族大营。

  正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使得他在南疆那几年心是充满了憋屈,总感觉人生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了。

  但如今他不仅走出了南疆,而且还拜了通天教主为师,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

  有了通天教主这个大靠山,他又何需再怕什么大巫祝和太元子呢?

  再加上在高黎贡山这段时间,他又得到了通天教主的亲自指点,修为方面可以说是有了长足的进展,与当初在罗浮山中那个五殿下鸿冥,简直就是两个人。

  最重要的是,他的剑诀更是修炼得非常精妙,这套剑诀乃是通天教主独创的仙剑四诀,威力无穷。

  现在的鸿冥可以说是意气风发,恨不能马上就能有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

  按照鸿冥一惯的风格,他其实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马上回转魔族大营,向大巫祝和太元子炫耀自己的成就,从而满足自己的一点虚荣心。

  但是很显然,碧霄不可能让他这样做。

  碧霄毕竟也是上古时期的神仙了,作为三霄仙子之一,她在谋略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

  心知现在必然不能让鸿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魔族大营里,否则肯定会打草惊蛇,这样就会坏了自己铲除大巫祝和大太子的计划,若当真如此,那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在料想到鸿冥可能会做傻的情况下,碧霄仙子打算先一打消他这样的念头。

  “五殿下,咱们马上就要进入南疆的境域了,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碧霄缓缓的停在了原地,饶有兴趣的询问,脸色看起来很平静,一脸天然无公害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她心里打什么算盘。

  这也是碧霄的过人之处,在昆仑山中被困那上千年的时间里,她早就已经练就了不喜形于色的能力,面对一个有勇无谋的鸿冥,她应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打算?”

  鸿冥闻言一怔,随即眼珠子转了转,笑道:“难道不是直接回大营去找太元子和大巫祝打听情况吗?”

  “不行。”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碧霄当场便摆手制止:“咱们暂时不能进入大营中去会见大巫祝和太元子,否则肯定会打草惊蛇。”

  “试想一下,以太元子的聪慧,怎么可能会预料不到咱们的想法呢?”

  “一旦被他识破,那咱们的计划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在没有成功之前,绝对不能出现在大巫祝和太元子的面前,甚至连咱们的行踪都要隐藏起来,不能被其它的魔将发现。”

  “哦……”

  五殿下鸿冥略微有些不解的沉吟一声,随即苦笑道:“我理解仙子的做法,也明白仙子是对的,只是我心里也有一口气咽不下去啊。”

  “那太元子和大巫祝太不把我当一回事了,我失踪这么长的时间,他们都没有找过我,包括我飞剑传书给他们,告诉他们我在高黎贡山之中修养,大巫祝也没有派人来看望我,根本不关心我的死活。”

  “这样的一个大伯,我不给他一点教训,难消我心头之恨。”

  “所以我想第一时间回大营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绝对不行!”

  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碧霄仙子当场便摆手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咱们现在必须得按兵不动,不必露出任何的马脚。”

  “否则就算你今日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又如何,他并不会因为你的这个下马威而减少对你的反感,也不会因为你的这个下马威而减少对大殿下的支持啊。”

  “既然这样做毫无益助,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何况……”

  说到这里碧霄仙子又话锋一转,神秘的笑道:“相对于杀死太元子和大巫祝,你觉得这个下马威更重要一些,还是杀死他们更重要一些?”

  “你是一个聪明人,自己去衡量吧。”

  “这……”

  显然,碧霄这一番话还是从一定程度上点醒了他。

  略微一迟疑之后,鸿冥重重的点了点头,沉声道:“还是仙子想得周全,我刚才确实有些太意气用事了。”

  “相对于杀死他们两个老狐狸来说,下马威根本算不得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按仙子所说的,暂时先不要透露什么,一切等到赵东来出现之后再说。”

  “你能明白就好。”

  碧霄得意的点了点头,心想着这鸿冥难怪得不到魔族长老们的支持,确实是思维太简单了,没有一点谋略,而且还喜欢呈一时之勇,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大事呢?

  不过对于碧霄而言,这样的人则恰好是最容易控制的,接下来只要不出什么大的变故,那么鸿冥这个蠢货基本上就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当下略微一点头,沉声道:“既然魔族大营咱们暂时还不能去,而赵东来短时间内又不会从幽冥之渊出来,那咱们就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自由行动。”

  “不如咱们借此机会,到苍梧之渊去看看,如何?”

  “苍梧之渊?”

  鸿冥闻言眼珠子微微一转,嘀咕道:“那不是上古巫族的地盘吗,咱们跑到哪里去做什么啊?”

  “咦……”

  “你怎么知道那里是上古巫族的地盘啊,难道你去过苍梧之渊吗?”碧霄一脸不解的望向鸿冥,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此人也会知道苍梧之渊。

  因为魔族被困在幽冥之渊已经有七千多年了,当时鸿冥还没有降生,对于凡间的事情他肯定是不知道的,而苍梧之渊是上古时期巫祝的地盘,现在也是一个禁地,平日里外人根本没有办法入内,所以世人对于这苍梧之渊的了解也是极少的。

  不想鸿冥却可以对此脱口而出,足见他对于这苍梧之渊,确实有着一定的了解。

  “我当知道啊。”

  鸿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道:“说起来苍梧之渊和大巫祝还有一定的关系呢。”

  “咱们魔族的大巫祝为什么会擅长占卜之术和天星之术呢,不就是在苍梧之渊的禁地里偷学的吗?”

  “当年大巫祝这个卑鄙小人,幻化成九黎子民的模样,混入到了苍梧之渊里面,跟着苍梧之渊里的巫祝学习巫术和蛊毒之术。”

  “由于大巫祝天资非常高,再加上他又很刻苦,所以在苍梧之渊那些年,他很快就学会了蛊毒和巫术,还偷学了普通九黎人不能学习的占星术。”

  “本来他还想偷学九黎一族的禁术,但是后来被当时的苍梧之渊的巫族长老们发现了身份,他这才匆匆的逃离苍梧之渊,回到了魔族大营中。”

  “后来他回到魔族之后,就是凭借着在苍梧之渊学到的这些功法,坐上了大巫祝的位置。”

  “当年苍梧之渊的长老,也在一直追杀于他,可惜后来魔族战败之后,被封印在了幽冥之渊的结界里面,那些苍梧之渊的长老没有办法进入魔界,这才息了追杀他的心。”

  “转眼间七千年一恍而过,当年大名鼎鼎的上古巫祝,也早就已经人才凋零,九黎子弟更是到处开枝散叶,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凝聚力。”

  “大巫祝前些年重返南疆之后,看到巫祝人才凋零,于是又打起了上古巫族禁术的主意,想要夺取苍梧之渊里面收藏的那些上古巫族禁术,但是遭遇到了巫族的拼死抵抗,最后派了魔族大军前去镇压,双方斗了个两败俱伤。”

  “可以说大巫祝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我鸿冥虽然不敢说是什么好人,但至少在品行方面,要强于大巫祝这么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哦……”

  尽管碧霄对于上古时期的许多事情都有一定的了解,但她也万万没有想,当年魔族与苍梧之渊的上古巫族之间,居然也有这么一段血海深仇。

  如今听鸿冥一说,她顿时又感觉多了一个帮手。

  既然大巫祝和上古巫祝之间有这么深的仇恨,那么上古巫族后裔肯定也想找到大巫祝报仇,若是能借助这些上古巫族的力量,与他们之间联手,还怕弄不死大巫祝吗?

  想到这里碧霄嘴角微微一扬,冷笑道:“方才我之所以提到苍梧之渊,其实是想去看一看椿树精这个妖女,看看教主交待的任务,她完成得怎么样了。”

  “毕竟那四叶灵草就在苍梧之渊的禁地里,椿树精一人未必能拿到,咱们现在过去的话,也许还能助他一臂之力……”

  “不过……”

  说到这里碧霄仙子忽然话锋一转,沉声道:“方才听你说起大巫祝和上古巫祝之间的那些恩怨,我倒是有了一个好办法,即可以得到四叶灵草,又能杀死大巫祝,可以说是两全其美。”

  “什么办法?”

  听到碧霄这样一说,鸿冥顿时有些欣喜不已。

  对于鸿冥而言,只要能杀死大巫祝和太元子,那么这就是一件大喜事,若是在杀死他们的同时,还能拿到四叶灵草在通天教主面前立功,那岂不是两大喜事?

  所以瞬间鸿冥内心就充满了好奇之心,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好办法了。

  “其实很简单。”

  碧霄嘴角一扬,神秘的笑道:“咱们可以前往苍梧之渊走一遭,与苍梧之渊的巫族长老商议,咱们一起联手杀死大巫祝,代价就是让他们乖乖的交出四叶灵草,这是一个双方都划算的计划。”

  “我早年曾听人说过,上古巫族乃是当年灵山十巫的后裔,他们的蛊毒之术天下无双,而且医术也超群,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有许多的杀人秘术。”

  “而大巫祝一身的本事既然是从苍梧之渊的巫族中学会的,那么咱们以巫治巫,大巫祝还有不死之理吗?”

  “当然。”

  鸿冥也是嘴角一扬,冷笑着回应:“若是能请得动那些上古大巫后裔的话,大巫祝肯定是必死无疑的,因为他的巫术肯定没有那些巫族的后裔厉害,蛊毒之术就更加不是一个水平线了。”

  “只是这个方法行得通吗,我总感觉那些高冷的巫族不太可能会同意咱们的想法。”

  “没问题。”

  碧霄却是自信满满的点了点

男男生子虐文

头,得意道:“那些巫祝有选择吗,他们已经被迫退守到了苍梧之渊,凭他们自己的能力,想要突破魔族大营的重重障碍杀死大巫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是与咱们联手,成功的机会就会大大的增加,对于他们而言,只是赠送一枚四叶灵草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四叶灵草虽然珍贵稀少,但毕竟也不是什么绝品,我相信在他们苍梧之渊的深处,肯定会有很多四叶灵草的存在,赠送一两株无伤大雅。”

  “行!”

  既然碧霄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鸿冥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当下欣喜的点了点头,同意了碧霄仙子的提议。

  之后二人便改了方向,朝着苍梧之渊的方向疾驰而去。

  苍梧之渊,又称九嶷山,乃是当年蚩尤葬身之地,后来以尧舜时间,舜帝南巡时又死于九嶷山之中,并且葬在了九嶷山的三分石之下,一时间使得这坐名不见经传的大山名燥一时。

  九嶷山属于古时候的道州,而道州在先秦时期就已经设立了州道府,是一个历史极为悠久的古城。

  九嶷山则坐落在距离道州城大约四十里地左右的群山之中,而苍梧之渊则在九嶷山的深处,前方紫霞岩,后有三分石,可以说是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十分隐蔽。

  不过对于碧霄仙子和五殿下鸿冥这样的人来说,再隐蔽的地方也逃不出他们的法眼,所以二人轻易的就来到了苍梧之渊的入口。

  苍梧之渊的入口其实是一个狭窄的山谷,谷中没有任何的光纤,从外面完全

文学

看不清谷内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却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古朴悠远的意味。

  “这便是所谓的苍梧之渊了吗?”

  由于这是鸿冥第一次到苍梧之渊,所以对于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站在谷中打量片刻之后,忍不住好奇的询问。

  “想来应该是吧。”碧霄仙子略一点头,其实她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不是,只是直觉告诉她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但事实上她也没有来过,以前只是听大姐云霄仙子提过几次罢了。

  “那咱们现在就进去吗?”鸿冥侧身扫视碧霄一眼,饶有兴趣的询问。

  “不急。”

  碧霄却是摆了摆手,提醒道:“来者是客,咱们自然不能硬闯,何况咱们来这里也是谈判的,不管怎么样,礼数方面不能少,这样才能增加咱们的第一印象,否则像上古巫祝这么高冷的种族,未必会理会咱们。”

  “那倒也是。”见碧霄仙子如此通达人情世故,鸿冥心中对于她的喜爱又上一层楼,心想着若是有一日能抱得美人归,那可真就走向巅峰,成为人生赢家了。

  “谷中的巫族前辈,可否出来一见?”碧霄站在谷口,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询问,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包含了道门的罡气,所以显得特别绵长,瞬间便传入到了山谷之中,四周数里之内都几乎清晰可闻。

  “来者何人,为何闯我苍梧之渊?”

  片刻之后,谷内一个听起来有些苍老,又有一些沧桑的声音从谷中响起,声音同样也不是很大,但是却能字字句句传入谷外二人的耳中,而且清清楚楚。

  “前辈可否出来一见?

艾尚真车震

”碧霄神色一正,再度出言询问。

  随着碧霄声音的响起,但见那谷中灰影一闪,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白发老人已经瞬间幻化了出来。

  此人看起来大约有八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已经完全白了,脸上的皱纹可谓沟壑纵横,手上的皮肤看起来也很是皱巴,整个体态完全可以用鹤发鸡皮来形容。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充满了神光,看起来如同星辰大海一般,令人完全捉摸不透。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还有一种悠远古朴的味道,看着虽然是八十多岁的年纪,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活了八万年似的,那种悠远和厚感,几乎压得鸿冥有些透不过气来。

  要知道鸿冥自己也是活了五千多年的老魔头了,虽然长得一幅年轻英俊的面孔,但其实他的岁数并不小。

  除此之外,他还是上古魔族王室的后裔,本身就自带王者之气,若是比气质和气场的话,王室的人基本上很少会输,毕竟这是从小就养成的气息,比那些后天养成的强者要多一些优势。

  但是在这位老人的面前,鸿冥仍然有种快要呼吸不畅的错觉。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yy直播不雅视频完整版,办公室浪荡女秘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