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95951浏览3952443本站已运行4925

吉泽明,蓝翅漫画免费阅读

智朔那么一讲。

  吕武倒是反应过来了!

  没错。

  靠谱!

  俺这么一个天下第一,家族士兵的数量虽然不多,却是很能拿得出手哇!

  然后?

  搞什么咧!

  怎么没人过来进行拉拢???

  是栾氏和郤氏认为根本无法拉拢,还是没考虑好能拿出什么报酬?

  不管怎么样。

  他们真的要搞事,怎么都不会忘记晋国还有一个天下第一吧!

  “栾氏和郤氏也没有派人过来采购甲胄。”吕武想道。

  一直想跟士匄争夺晋国第二才子的智朔像是猜出吕武在思考什么。

  他说道:“未曾有栾氏、郤氏之人来寻武

女人的逼和毛

,亦未购甲?”

  吕武有点怀疑老智家是不是派人盯着自家了。

  “若是遣人而来,或不至乱。不遣人而来,将乱矣!”智朔精神状况看着有些奇怪,像是紧张,更多的是兴奋。

  这个说法有点道理啊?

  栾氏和郤氏的实力都不差。

  他们真的要搞事,肯定是需要事先保密,避免被对方窥探到自己的行动。

  真的打起来,能一开始就压着对方打,其他家族会很清楚该怎么站队。

  要是打不过,也知道应该怎么加码,才能拉拢到其余各家族。

  事实就是这么现实!

  真的事先拉拢?

  等到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原先拉拢的那些家族,最大的可能性是采取观望。

  发现自家打不过,雪中送炭需要的代价太大。

  代价不够则是逼着让拉拢的家族,没有丝毫羞耻心以及信誉,跑去投了自己的对手。

  这种何等卧槽的事,在晋国发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现实就摆在那里,事先说好要站一队,没帮忙就等于得罪,干脆加入另一方搞死丫的算了。

  好些卿位家族就是这么被搞没的!

  吕武要说话,却见知客过来。

  知客禀告道:“主,郤氏家臣蒲元,栾氏家臣程蒲于境外相遇。此时正在对峙。”

  智朔先是有些迷,随后脸色大变。

  他之前还说栾氏和郤氏没真正打起来之前,两家不会过来拉拢吕武。

  现在?

  两家的家臣来了,是不是意味着栾氏和郤氏已经开打?

  吕武看向智朔,问道:“朔先往休憩?”

  智朔想了想,说道:“朔随武而往。”

  等等!

  吕武满心郁闷。

  他又没说自己要去。

  来的又不是栾氏和郤氏的家族成员,是家臣。

  别说他们只是在对峙,不进老吕家的地界,打起来都不关老吕家什么事。

  真的要有栾氏和郤氏的人死了,有麻烦也是“杨”地的贵族。

  吕武看向知客,说道:“命梁兴而往。”

  在老吕家,梁兴就是负责吃喝玩乐。

  别小看这个职业。

  一个好的公关,对一个公司的帮助无限大。

  一个家族要是有个能擅长交朋友的家臣,消息渠道就有保证,也能为家族吸纳人才,甚至必要时能救命。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梁兴没少跟郤氏打交道,跟蒲元的交情挺不错。

  至于栾氏?

  老吕家除了公事之外,基本没跟栾氏有什么纠葛。

  决定这一点的是,吕武的封地没跟栾氏相连,多次纳赋的直属上司也不是栾书。

  智朔看吕武这么稳ꓹ 很高兴地说:“家父所言不差,武已有大夫之风。”

  这是夸赞。

  还是骂人?

  谁不知道晋国的贵族,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外征战比各个诸侯国的贵族更积极。

  搞内斗也总是杀得血淋淋。

  吕武问道:“智伯是否已下令召集封臣?”

  智朔苦笑说道:“听闻消息之家族ꓹ 何家敢不自保。”

  这闹的。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还不能让人好好窝冬了!

  可以想象ꓹ 知道栾氏和郤氏搞大动作的各个家族,甭管是想参与还是想自保ꓹ 肯定需要集结军队。

  怕的就是没做任何准备,等有人杀到自家,没给反应的时间。

  关于自保ꓹ 晋国的贵族还是非常擅长的!

  吕武很纳闷地问:“何至于此?”

  智朔知道吕武是在问什么ꓹ 答道:“楚君遣使而至ꓹ 言及郤氏与之有染,后有君上遣人往见公子周。君上不可逼迫公子周过甚ꓹ 多次训斥郤氏不忠,元帅言语几句,上军将下令集结武士。”

  这么说ꓹ 又是暴躁老哥给弄的啊!

  没有暴躁老哥先下令集结军队,就没有栾氏被动应对。

  结果那么一搞,搞到晋国的贵族都要行动起来了。

  吕武设下酒宴,与智朔喝到一半,蒲元和程蒲过来了。

  能看出两人脸色都很差ꓹ 有种恨不得将对方摁在地上锤的冲动。

  “见过阴子ꓹ 见过朔。”两人没忘记礼节。

  智朔听两人的称呼,情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

  瞧瞧都是什么个情况。

  吕武就是阴子。

  俺直接被呼名。

  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哪去啦!!!

  “两位请坐。”吕武满脸笑眯眯。

  问就是不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有事,反正别来到我家搞事。

  蒲元走到自己的座位,却是没坐下,对吕武行礼说道:“我主数月未见阴子,今次归回‘随’,特遣蒲元邀阴子一行会猎。”

  这个“随”就在“吕”地边上

高h肉文推荐



  那边也是郤氏伯宗被搞流亡之后,由郤至占了去。

  关于土地的事,郤氏其实没得到国君的同意,强行就那么给占了。

  程蒲一看蒲元那么不要脸,没按照礼仪流程坐下客套,直接就来干货,紧随其后说道:“元帅听闻阴子久居于邑,又闻君上有意赐地于阴子,特遣蒲而来。若阴子闲暇,元帅邀阴子往‘新田’,商讨赐予封地一事。”

  这一刻,智朔表示实名羡慕。

  那是晋国最有实力的两家。

  而吕武不过才过冠礼的年纪。

  一样是年轻人,待遇却这么不同。

  智朔琢磨着:“相比起来,元帅要比上军将更不要脸,直接开出了价码。”

  吕武则是想道:“看来这一次国君站元帅这一边!”

  栾书哪怕是元帅、执政和中军将,一样不敢在贵族封地上糊弄作假。

  一旦他这么干了一次,提到要赐予封地却没落实,威望什么必定尽丧。

  这也就坐实一件事情!

  国君铁定跟栾书有过沟通,要一起搞郤氏。

  蒲元先是一阵冷笑,再说道:“阴子已是天下第一,阴氏之兵亦是善战,疆场建功有何难哉?该赏之功,君上自有论断,何必元帅代而为之?”

  智朔却看到蒲元在这么冷的天都能额头有了汗水。

  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鱼贯而入的是一群捧着盘子的女仆。

  一个个皮肤白皙,有着满头的褐发或金发,端盘子走路时要小心翼翼,免得丰满的地方颠到盘子,以至于撞倒里面的皿具。

  “武如此喜好,甚是猎奇。”智朔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批白种女仆了。

  他现在再提,纯粹是冷一冷火热的气氛。

  吕武一脸认真地解释道:“你我为诸夏,俱是黎庶。它族则异,征之拓土,收之女子则夺其血脉。”

  现在“黎庶”并不是单纯指平民大众,说白了就是民族成份。

  相反“诸夏”用的人比较少。

  所以,吕武真的不是为了自己的兴致,是在干有益诸夏的大事。

  这一点谁爱信不信的,反正他自己信了!

  程蒲和蒲元看出来了,有智朔在的话,跟吕武是什么都谈不成的。

  要是吕武真的起了意,会在私下进行接触。

  因为有程蒲和蒲元在场,一场酒宴的过程,有的只是强颜欢笑,少不得还存在一些虚情假意。

  酒宴散去。

  智朔该讲的话都讲了,不会再去干扰吕武的选择,去了“霍太山”的一个庄园休息。

  而吕武招来了家臣,打算跟他们说一说情况。

  没等家臣到齐。

  知客再一次禀告

牛人鸡

,说的是韩起与去而复返的赵武,一块来了。

  这些天,知客很忙,来来回回地跑,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怎么着,脸色有些苍白。

  吕武带着略略的醉意去见韩起和赵武。

  “栾氏与郤氏之臣已抵?”韩起说话时,一口一口地喷出一道白雾。

  其实,以现在的温度,谁说话都自带喷雾特效。

  只是,韩起应该是肝火有些旺盛,自带气味。

  吕武没回答,举起水杯喝了一大口。

  韩氏不是要疏离老吕家吗?

  韩起也已经有些时日没来了。

  既然韩氏要表演,吕武不配合,是不是很讲不过去?

  “武。”韩起苦笑道:“非我家本意……”

  “起,不必多言。”吕武笑呵呵地说道:“你久未前来,妏甚是想念,何不先叙亲情,再言其它。”

  用不上的时候爱理不理。

  吕武也没非要搞得现在让韩氏高攀不起。

  再说,韩氏虽然硬实力也就那样,但至少是个卿位家族,老吕家还没资格让韩氏高攀。

  他纯粹就是表达一下自

文学

己的态度,才不乐意平时不亲近,有事一副“我说你办”得局面。

  甭管是天下第一,又或是以吕武现在的家族实力。

  他其实哪怕是面对栾氏和郤氏,真的已经有说“不”的资格,何况是韩氏。

  当然,他也没跟韩氏切割的意思。

  但是!

  真就不能太“软”,要不没人会尊重的。

  赵武抢在韩起的前面开口,说道:“确是许久未叙亲情,当一见。”

  韩起愕然,搞不懂应该帮自己忙的赵武,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叛变啦?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乳交片,富士见寒冷前线指挥官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