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9165浏览3638919本站已运行428

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少妇白洁小说

胡渣男的那些小弟们反应过来,手持钢管,一拥而上,莫海将目瞪口呆的

小说文学

汪萌萌拉到身后,然后三下两除二,将这十几位小混混直接打得倒地不起。

莫海并没有表现太过火,在外人看来,莫海只是很能打而已,并不会多想。

解决掉这些人,莫海转身看向李欣雨。

“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我送你回去吧,走吧。”莫海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李欣雨有些傻眼了,她根本没想到,平平无奇的莫海,竟然这么厉害,一个人把十几个小混混打趴下了,这种情景,也只有在电影中见过啊,见莫海说完转身朝酒吧外走去,李欣雨连忙跟上。

至于郑俊浩和周超,两人嘴巴微张,脸色羞愧,隐隐还有一丝不满与怨恨,没想到,今晚竟然被莫海一个穷屌丝抢了风头。

“小子,别以为你很能打就了不起了,除非你今晚杀了我们,要不然,等明天,我一定要让你后悔的。”胡渣男躺在地上愤怒地说道。

莫海驻足,然后转身走到酒吧老板花姐身边,对花姐说道:“有没有纸和笔?”

花姐愣愣地看着莫海,回过来神,连忙去给莫海找来笔和纸。

莫海写下号码后,看都没有看胡渣男,从胡渣男身边走过,同时丢下一句话。

“我电话号码留给你,要找我随时可以,但是下次,你就不会再有今天这么好的下场了。”

莫海离开了酒吧,李欣雨也离开了,汪萌萌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莫海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

“好酷啊。”汪萌萌暗暗想着,小心脏不由怦怦跳动。

花姐看了一眼莫海留下的电话号码,暗暗记了下来。

“周超,你太怂了。”张媛不满地抱怨。

“那小子不就是会点功夫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今晚闯大祸了,就算他功夫再高,我看过几天,也要进火葬场。”周超不屑地说道。

“那怎么办啊?我们能不能帮一下他。”汪萌萌突然着急地说道。

“萌萌,你怎么这么关心他?不会喜欢上他了吧?”张媛有些诧异。

“怎么可能?算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要去提醒他一声。”汪萌萌有些慌张,连忙离开了酒吧,只是莫海和李欣雨,已经乘坐出租车离开了。
玫瑰园别墅区大门口。

李欣雨下车,见莫海没有下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今晚谢谢你,要不进去坐一下。”

“不必了,你进去吧。”莫海说完,就让出租车离开。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李欣雨心绪有些复杂,今晚,她的确对莫海刮目相看,由以前的嫌恶到产生了一丝好感。

回到家后,李建明和郑秀珠还没有睡觉,似乎在争执什么,看到女儿回来了,郑秀珠连忙拉过李欣雨,高兴地说道:“欣雨,下个星期谢家的舞会,妈已经给你找到最合适的舞伴了,你知道是谁吗?”

“谁?”李欣雨下意识地问道。

“叶明宇,叶家大少叶明宇,他刚刚从国外回来,咱们安合市可是有无数女孩子想接近他,老妈给你争取到这个机会,你可要把握啊。”郑秀珠眉飞色舞地说道。

“真的假的?”李欣雨有些难以置信,这位叶明宇,可以说,是几乎所有安合市富家名媛心中的白马王子。

不仅高大帅气,家世显赫,更是身手了得,连学历都很高,最关键的是,他还不花心!据说到现在,还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安合市的所有名媛,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叶明宇的第一位女朋友,也是唯一的女朋友,李欣雨也不例外。

“妈还能骗你,有叶明宇这个舞伴,到时候在舞会上,你肯定是万众瞩目,至于莫海那小子,不需要搭理的。”郑秀珠笑道。

李欣雨心中也窃喜,虽然莫海今晚让她意

外,她甚至都已经准备让莫海当她的舞伴了,但是现在有了叶明宇,莫海就只有靠边站了,莫海就算功夫了得,但是和叶明宇还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我不同意。”李建明沉着脸开口。

“老公,不需要你同意,让咱们女儿自己选择,你可以让莫海那小子跟着去,但是到时候,欣雨的舞伴,一定是叶明宇,到时候叶明宇来邀请欣雨跳舞,你还能拦着不成?叶家的面子,你不会不给吧。”郑秀珠笑道。

李建明脸色铁青,被郑秀珠气得说不出话来。

莫海回到小蜀山,继续修炼,翌日周一。

本来今天是要上班的,但现在莫海,可懒得去上班了,部门经理打电话给莫海,莫海直接说不干了,工资也不要了。

###

下午,谢雨桐打来电话,说已经为莫海找到房子了,说要来接莫海过去看看,莫海让谢雨桐来小蜀山。

谢雨桐开着一辆兰博基尼跑车来的,她爷爷现在没事了,她的心情也愉悦起来,又恢复了往日里“任性”的大小姐姿态,不过看到莫海,她瞬间乖顺起来。

谢雨桐能深得谢老爷子喜欢,可不仅仅是因为谢雨桐经常陪着老爷,最关键原因是因为谢雨桐热爱习武。

谢平寇是军人出身,有些武道底子,谢雨桐这个孙女武道天赋不错,这些年习武也颇有成就,一个人甚至可以打倒几个壮汉。

谢雨桐现在,看到莫海,多了一抹期待,她想拜莫海为师。

“高人,我们先去看房子,晚上我爷爷还在家中设宴,您一定要去啊。”谢雨桐小心翼翼地说道,同时观察莫海的脸色。

半个小时后,莫海和谢雨桐来到天琴湾小区。

这里是安合市最高档的小区了,能住在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这里都是大户型,一层楼只有两户,谢雨桐带着莫海来到一栋楼的最顶层。

谢雨桐输入密码,和莫海走进了屋内。

“前辈,这房子是我帮您精心挑选的,您还满意吗?”谢雨桐笑道。

“不错。”莫海点了点头,这房子足足有三百多平,豪华无比,站在阳台上,可以将安合市市中心的天鹅湖尽收眼底。

“前辈满意就好,对了,前辈,时间也不早了,我爷爷还在家中设宴,要不我们先去吃饭。”谢雨桐说道。

&l

dquo;也好。”莫海点了点头。

晚上七点半,安合市郊区清风别墅区的一栋别墅之中,谢平寇正站在门口等待莫海,今晚,谢平寇将谢家子孙都叫了回来,没有其它目的,只想让他们和莫海重新认识一下,同时给莫海道歉,

不过对于谢平寇此举,谢家大部分人,都是暗暗皱眉,他们觉得老爷子小题大做了,他们谢家什么身份,就算莫海真是高人,也得在他们谢家面前俯首。

“爸,那小子,就算是高人又如何?我们已经送了一套价值几千万的房子给他了,我看没必要

小说文学

搞得这么隆重,估计那小子,也就是运气好点,刚好研究过蛊毒,不然,就他那乳臭未干的样子,难道还真是什么高人,反正我是不信,都七点了,爸,我就不陪你吃饭了,我还有事情,要先走了。”突然,一道声音有些不耐烦地响起,说话者,正是谢义龙。

听到谢义龙不耐烦的声音,谢平寇顿时火大,瞪着眼睛,冷声说道:“你能有什么屁事?今晚,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哪都不能去,等一下高人来了,你要好好的赔礼道歉。”

谢平寇对这个第三子,是真的恨铁不成钢,谢平寇一共有四子,大儿子谢义云早年从军,现在乃是少将军衔,平时并不在安合市,这次部队演习,没有时间回来,二儿子谢义国早年就定居国外了,这次谢平寇也没有喊他。

常年在身边的,也只有三儿子谢义龙,和最小的儿子谢义伟了,谢义伟是安合市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而这三儿子谢义龙,从小不学好,如今已经四十多岁,却依旧没有什么大作为,一天到晚就知道和一些乌合之众混在一起,让谢平寇很是头疼。

“爸,我真的有事情,我明天要参加一场私人拍卖会,听说这场私人拍卖会之中会有法器出现,你也知道的,我对古董法器这玩意根本不懂,所以我的朋友就给我介绍了一位港岛来的风水大师,今晚我得请大师吃饭。”谢义龙说道。
“什么风水大师,我看是骗子吧,你这些年,花了多少冤枉钱买了一堆破铜烂铁,你心中没数吗?”谢平寇脸色一沉,更加不悦了。

“爸,话不能这么说,我看那小子,十有八九也是个骗子,爸,你年纪大了,现在这个社会,有些骗子专门针对老年人下手,不过这小子的手段比较高明,我们要小心一点啊。”谢义龙有些尴尬,他知道老爷子一直看不起他,这次他信心十足,又被老爷子打击,心中憋屈,直接顶嘴道。

“你爸年纪虽大,但是还不傻,好啊,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是大师,那就把他请来吧,我倒要看看,这港岛的风水大师有什么能耐,我别的东西不多,收藏的古董和法器却不少,让他来给我开开眼。”谢平寇被气得不轻,但不管怎么说,这谢义龙还是他的儿子,他也不能坐视不管。

“好啊,爸,你等一下别目瞪口呆。”谢义龙笑道,他在老爷子面前,没有干一件大事,这次,他必须要让老爷子对他刮目相看。

谢义龙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躺在沙发上,一副得意的样子。

前天,在医院之中,他出糗,差点要吃屎,让他很不爽,虽然老爷子的确是被救活了,但他始终不相信莫海一个年轻人真是什么高人。

“爸,希望那小子等一下有点本事,要不然,在真正大师面前,他可要丢脸了。”谢义龙笑道。

谢平寇脸色阴沉,没有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谢雨桐带着莫海来到别墅中,谢平寇连忙笑着上前迎接。

看到莫海,谢平寇还真的微微诧异,要不是自己现在蛊毒的的确确好了,他都要怀疑莫海的实力,毕竟,莫海太年轻了,和高人形象,差距太大。

但毕竟莫海救了他的命,谢平寇也不敢丝毫怠慢。

谢义龙等人,再次看到莫海,心情复杂。

说句实话,他们依旧无法相信莫海是一位高人,宁愿把那天在医院的情况,当成一次巧合。

当然,虽然依旧不愿意相信莫海是高人,但谢义伟等人的态度,比上次好多了,也就谢义龙,神态轻蔑,依旧不把莫海当回事,坐在沙发上,还不愿意起身。

谢平寇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家人,对于谢义龙,此刻莫海在场,他也不好动怒,不过还好,莫海并没有在意。

“恩人,既然来了,我们吃饭吧,边吃边聊。”谢平寇笑道。

莫海点了点头。

“爸,再等一下,我的贵客还没来呢?”突然,坐在沙发上的谢义伟淡淡说道。

莫海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谢老,除了我,还有其它贵客吗?”莫海说道,语气低沉,明显有些不悦。

“额,没有,没有,今晚只有您一位贵客,我们吃饭吧,不用理会他。”谢平寇连忙解释。

“那就吃饭吧。”莫海淡淡说道。

谢义龙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谢平寇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妈,三叔怎么回事?今晚不就邀请了前辈吗?难道还请了其他人?”谢雨桐一脸懵逼,不由凑到她老妈温兰身边问道。

温兰就把情况简单地告诉了谢雨桐,温兰说话的声音很低,一般人根本听不到,但是莫海却清清楚楚地听在耳中。

“有点意思。”莫海来了兴趣。

这地球上的法器虽然比不上修仙界的法宝,但是也是蕴含灵气的,莫海现在刚刚重生,这些法器对于莫海还是有用的,若是能弄来一些对莫海也是大有裨益。

莫海等人落座,下人开始上菜,很快,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菜肴,看上去很是精美,这些菜都是谢义伟请来大厨做的,色香味俱全,普通人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吃到。

谢平寇拿出一瓶看上去颇为陈旧的茅台酒,亲自为莫海倒上,莫海也没有丝毫客气,坦然受之。

说实话,莫海的做派,让一旁的谢义伟和温兰都不由心中暗暗不爽,莫海只是一个年轻人,就算他救了谢平寇,也不能这么无礼吧,年轻人就算有点本事,也得谦虚,莫海这个样子,太居功自傲了,任谁看了都不舒服。

“恩人,我敬你一杯。”倒上酒之后,谢平寇不由站起,恭恭敬敬地说道。

莫海微微点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谢老,坐下吧,以后别叫我恩人了,直接喊我名字就行,我叫莫海。”莫海说道。

“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莫海,以后你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就行了,不用客气,吃菜吃菜。”谢平寇也是一个爽快豪迈的人,并不拘泥,而且他自认为自己年纪这么大,喊莫海名字也无不可,当下爽朗地说道。

莫海的肚子还真的有点饿,莫海现在还没有达到辟谷的境界,饭还是要吃的,莫海正要动筷子,突然有两个人走进别墅,躺在沙发上的谢义龙看到来者,顿时站起,殷切无比地迎了上去。

“李大师,您可来了,我父亲听我说起您,非要想见一见您,而且他老收藏了不少好东西,一直找不到人掌掌眼,李大师今晚若是方便,就帮忙看看。”谢义龙对其中一位身穿中山装的中年人很是恭敬。

这位身穿中山装的中年人,就是谢义龙口中的港岛风水大师李振刚,旁边的那位,是安合市一家古董店的老板方钱辉,和谢义龙也算有些交情,方老板在安合市的古董一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在谢家眼中,方老板还算不得人物。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各种男女gif过程动态图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