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9172浏览3638942本站已运行428

快进去 下面痒啊,好大啊:啊我下面好养又酥又痒

“莫海,是你自己要搬出去的,我爸今晚就出差回来了,你自己跟我爸说吧,可不是我逼你的。”李欣雨还是有点怕她老爸的,连忙对莫海说道。

“我会跟李叔叔说明的,至于这地,你让保洁阿姨拖吧,我还有事情。”莫海说完,直接离开。

见莫海二话不说就走了,李欣雨气得跺脚。

 

“算了,欣雨,只要他愿意搬出去就好了,整天看到这个穷小子,我都要郁闷了,好了,不说这晦气的事情了,妈带你去挑选晚礼服,下个周末,谢家老爷子最小的孙女谢雨桐十八岁生日,谢家举行舞会,到时候咱们安合市的名流都会去参加,你爸好不容易弄来邀请函,妈一定要让你成为舞会现场,最耀眼的女孩子。”郑秀珠说道。

“那下个周末之前,一定要让莫海搬出去

,要不然,爸肯定也会带他去参加舞会的,他一个土鳖,要是和他一起去参加舞会,我们就丢脸死了。”李欣雨振奋,却又担忧地说道。

“他不搬出去,妈大不了赶他出去,你爸就算生气,也不能怎么样。”郑秀珠说道。

这对母女,把莫海当成了瘟神,冷漠且刻薄。

不过她们的冷漠,对莫海已经造不成任何影响了,莫海离开别墅,走在大街上,重活一世,莫海还有许多事情需要适应,首先就是这副身体,太过孱弱,莫海必须要找个地方,尽快修炼,让自己变强。

无论是地球,还是修仙界,唯有强者,才能生存。

今天是周六,别墅区这附近,本来就人烟稀少,前方不远,是安合市的小蜀山,风景毓秀,人流较少,是一个修炼的好去处。

莫海沿着山路,步行上山,准备在山顶修炼,今天周六,不少人在山路上跑步。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快点醒醒啊。”突然,前方山路传来呼喊声,引得不少跑步的人注意。

莫海也跟随大家快步走过去,只见一位身穿中山装的白发老者,倒在地上,口吐鲜血,面色极为痛苦。

旁边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急的大呼小叫,不知所措。

看到老者的情况,莫海眉头微蹙,老者的情况十分危急,莫海几乎是下意识地上前想要施救。

“喂,你干嘛?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你要是害死我爷爷,你担当不起。”莫海正要划开老者手指,进行施救,但旁边那女孩见莫海把他爷爷手指划破了,她一把推开莫海,瞪着眼睛怒斥道。
“我这是救你爷爷。”莫海耐心解释。

“你是医生吗?”女孩沉声问道。

“不是。”

“你不是医生,救什么救,看你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厉害的人,让开,别碍事了。”女孩气急败坏地说道,莫海的样子,就是一个吊丝模样,这样的人又不是医生,这不是来添乱是什么。

“小姑娘,快点给你家人打电话吧,我帮你打120,小伙子,你就别捣乱了,好好的帮老人家的手指给割破干嘛,还嫌他失血不够多吗?”有人说道。

女孩闻言,才反应过来,赶紧给家人打电话。

莫海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好心被当驴肝肺。

“罢了,生死有命,你爷爷身中蛊毒,送你爷爷去医院吧,抢救及时,你爷爷还能多活半天,至于活命,恐怕普天之下,除了我,没有人能救你爷爷了。”莫海丢下一句话,便不再理会,上山去了。

“你才中了蛊毒,敢咒语我爷爷,别让我再看到你。”女孩愤慨无比,要不是要照顾爷爷,她要直接去跟莫海拼命。

莫海加快脚步,来到山顶,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修炼,刚才那老者,中的是蛊毒,莫海割破他手指,是想帮他排出蛊虫,要知道,莫海现在还没有开始修炼,帮老者破解蛊毒,可是要耗费极大的心力,不过既然老者的孙女阻止,莫海也省事了。

###

安合市第一医院的手术室之中,一群人正在门外焦急等待,一个小时后,手术室门打开,一位七旬主治医生走出来,对门外的人摇了摇头说道:“哎,谢老的病,很是诡异,很像是中了蛊毒,体内毒虫苏醒,在血脉之中游走,我们无能无力了。”

这群人,可不是普通人,是安合市豪门谢家的人,那位老者,是谢家老爷子谢平寇,阻止莫海施救的那位女孩子,是谢平寇的孙女谢雨桐。

“刘院长,你可是我们安合市医术最高的人了,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一位中年人上前哀求,这位中年人,是谢平寇的小儿子谢义伟,也是谢雨桐的父亲。

“蛊毒之术,我也只是有所耳闻,真的没办法了,谢老现在是弥留之际,你们去看看吧,也请节哀。”主治医生叹息着说道。

蛊毒?

匆匆从候诊大厅赶来的谢雨桐,听到这话,心里当即就是一震,想到了莫海。

“雨桐,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带着老爷子出门,老爷子也不会有事。”突然,有人大声呵斥,是谢雨桐的三伯谢义龙。

“三哥,这件事情,不能怪雨桐吧,今天早上是老爷子自己要出门散心的。”谢义伟连忙为女儿争辩。

“哼,反正老爷子这次出事,你们一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谢义龙冷声说道。

谢平寇一共有四个儿子,就这老三谢义龙最不成气候,老爷子很不待见,他嫉妒老爷子平时对老小一家看重,心中嫉妒,此刻找到机会,自然要炮轰了。

“爷爷出事,的确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一定会想办法救爷爷的。”谢雨桐大声说道。

“呵呵,刘院长都说不行了,你想什么办法?一点都不懂事,义伟,你得好好管教你这个女儿,一天到晚,就知道任性。”谢义龙训斥。

谢义伟无奈,老爷子是和他女儿在一起出事的,他们一家,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去找人给爷爷治病,你们等着。”谢雨桐突然说道,然后转身跑开。

谢义伟想追,但已经追不上了。

“这雨桐,太不懂事了。”

“就是,她能找什么人,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

“我看她是没脸见老爷子了,才跑走的。”

谢家人,顿时议论纷纷。

而谢雨桐,

小说文学

离开医院,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蜀山,刘院长都说没救了,谢雨桐也知道,她爷爷十有八九真的没救了,但她不甘心,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了,她想爷爷能看到她十八岁,二十八岁,三十八岁的生日......

焦急伤心之际,谢雨桐突然想起了在小蜀山要救她爷爷的那个年轻人好像也说过什么蛊毒,虽然觉得那个年轻人有些不靠谱,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人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任何一丝希望都会被放大。

莫海现在,无疑成为了谢雨桐最后的救星了。

莫海正在小蜀山山顶修炼,这地球上的灵气,太过稀薄,莫海修炼起来,如同龟速,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修炼,莫海的身体,总算有点起色了,莫海拿起一块小石头,凝目扔出,一棵碗口粗的松树,直接被击穿。

“喂,高人你在什么地方?求你救救我爷爷。”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声音有气无力,有些沙哑。

莫海听到声音,不由摇了摇头,没打算搭理,不过这声音,持续喊了十几分钟,到最后已经是若有若无,完全沙哑了。

“算了,就去帮她一次吧。”莫海起身,下山去了。

半山腰,谢雨桐一脸颓然,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不时有路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谢雨桐,都怀疑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这又不是什么仙山,哪有什么高人。

谢雨桐此刻,嗓子都要冒烟了,说话都生疼,但脸上却写着坚韧,她一定要救爷爷。

“别喊了,带我去见你爷爷吧。”莫海出现在谢雨桐面前,平淡地说道。

“你,你只要能救好我爷爷,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看到莫海终于出现,谢雨桐哭泣着说道,她只是一个不谙世事,刚高中毕业的小姑娘罢了,爷爷突然倒地,让她方寸大乱,不过可以看出,她爷爷算是没白疼她。

“先救人,再说其它事情。”莫海说道。

谢雨桐点了点头,带着莫海马不停蹄赶到医院,谢家人此刻全部在谢平寇的病床前,脸色悲戚。

谢雨桐带着莫海,直接冲进了病房。

“他可以救爷爷,让他试一试吧。”谢雨桐指着莫海,急切地说道。

谢家人看向莫海,皆是神色怪异。

“胡闹!雨桐,让这年轻人离开吧。”谢义伟看到女儿带回来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不由火大,直接训斥,怪女儿在瞎折腾,闹出笑话。

“义伟啊,我就说你应该好好管教一下你这个女儿了,以前有老爷子护着,任性也就算了,但现在,老爷子已经快不行了,再任性,可没人能容得下了。”谢义龙冷笑说道。
“爸,他或许真的可以救爷爷,你就让他试一试吧。”谢雨桐哭泣着哀求。

见女儿哭得伤心,谢义伟倒是有些动容,再次打量莫海,莫海倒是从容淡定。

“年轻人,你是学医的吗?”谢义伟问道。

“我不是学医的,但除了我之外,恐怕没有人能救你们家老爷子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来救人。”莫海上前一步,准备施救。

“不行,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你的身份,要不然,可不会让你随意救治的。”

谢家人纷纷拦在莫海面前,谢义伟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对莫海说话,还算客气,但谢义龙,还有其他谢家人,可就没有这么多耐心了,根本不把莫海当回事。

“别跟着小子废话了,我数三声,小子,三声之后,你还不从我面前消失,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谢义龙瞪着莫海,凶神恶煞一般说道。

莫海看着谢家人的嘴脸,脸色微沉。

“呵呵,要不是我看这小姑娘诚心可嘉,为了找我,嗓子都喊沙哑了,你们以为我会闲着没事干来救人吗?既然你们不愿意让我施救,那我还省点力气。”莫海冷笑,然后看向谢雨桐。

“小姑娘,不是我不救,是你的家人不需要我救,你爷爷时候不多了,和你爷爷说说话吧,我走了。”

莫海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自己好心好意救人,居然三番两次被阻拦,真是让人不爽。

谢家人没人阻拦莫海离开,只有谢雨桐,追出去,不过莫海执意要离开了,她也拦不住。

“扑通”

追到医院外面,莫海还是脚步不停,谢雨桐没办法,只有跪到了莫海面前,为了救爷爷,她已经什么尊严面子也不要了。

看到这个跪在自己面前,伤心欲绝,一脸急切的女孩,莫海无奈,虽然谢雨桐给莫海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不过现在,莫海对她改观了很多,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

“你爷爷有你这个孙女,也算他命不该绝,把手给我。”莫海低叹一声,然后说道。

谢雨桐疑惑,不过还是伸出了白嫩的玉手。

莫海掐诀,运转一丝灵力,在谢雨桐的手掌上,写下一个灵纹,谢雨桐看得目瞪口呆,她手掌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会发光的符号,不过很快,光芒就暗淡下去,手掌上似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在这一瞬间,她确信莫海就是高人,看着莫海的眼眸之中,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回去先割破你爷爷的食指,然后用这只手掌,按在你爷爷的心脏部位,你爷爷体内的蛊虫自然会出来,到时候会有一些异象发生,你也别太诧异,蛊虫出来,直接踩死就行了。”莫海吩咐道,声音,似乎有些无力,脸色也不太好了,额头有汗珠密布。

本来直接去救治,用灵气逼出蛊虫会简单多了,现在要动用精神力和灵力绘制灵纹,借谢雨桐的手去救她爷爷,对莫海这个刚刚重生的人来说,消耗太过巨大。

看到莫海似乎有些发虚,谢雨桐更加感激。

“高人,若能救好我爷爷,我一定会报答您的,对了,高人,你先别走,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吗?”谢雨桐见莫海要走,连忙说道。

“帮了你这么大的忙,的确应该收点报酬,这样吧,救好了你爷爷,你帮我租一套房子吧,安静一点,最好是高层。”莫海说道,自己现在身上穷得叮当响,又要从李叔叔家搬出去,这小姑娘家境一看就富裕,让她帮忙租个房子住应该没问题,因为高层的灵气,要浓郁一

点,所以莫海要住在高层。

莫海把手机号码告诉了谢雨桐之后,便直接离开,还得回小蜀山继续修炼啊,刚才修炼的灵力,全部被消耗一空了。

谢雨桐目送莫海离开,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然后快步回到病房。

见谢雨桐独自回来了,谢家人不由拿高人一事奚落她。

“好了,都别说了,雨桐年纪还小,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骗也没有什么,就当做是吃一堑,长一智吧。”谢义伟说道,算是安慰女儿。

“爸,我不小了,马上就要十八岁了,而且刚才那就是高人,你们把高人气跑了,还在说风凉话。”谢雨桐反驳。

“你,你怎么这么任性,什么高人啊?你是要气死我啊,看来爸平时真的不该宠溺着你。”谢义伟见女儿还不知悔改,气得脸色铁青。

谢家其他人,则是看热闹地添油加醋,甚至说谢雨桐疯了。

谢雨桐现在,倒是淡定了不少,毕竟莫海刚才的神通,的确震撼到了她,她对莫海的话,深信不疑。

“爸,高人刚才在我手上写了一个字,我可以救爷爷,让我试一试。”谢雨桐正色说道,还给大家看了看手掌,但手掌上,却空无一物。

“哈哈,义伟啊,我看你这个女儿,真是疯了。”谢义龙忍不住笑道。

谢家其他人,也都神态好笑,把谢雨桐当成了疯子。

“雨桐,够了,你再胡闹,爸可就真的生气了。”谢义伟手都扬起来,不过最终,没动手,只是大声呵斥。

“爸,你们不

小说文学

信算了,我要先救爷爷了。”谢雨桐感觉眼前这些人,都不可理喻,然后走到爷爷病床前。

谢家人起先没有阻拦,但见谢雨桐拿起一把水果刀,就要割破老爷子手指,他们难免慌张了。

谢义伟见女儿动刀,连忙慌张地问道:“雨桐,你要干嘛?可别动刀啊。”

“爸,高人说了,爷爷是中了蛊毒,要割破食指,让蛊虫出来。”谢雨桐解释。

赞一下
上一篇: t大校花陈若芸校花全文阅读:公主把腿分大点毛笔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