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39541浏览3639915本站已运行4210

公主在寝宫被轮流: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曾有一个课间,林墨面对一个两难的问题。本来林墨她们组都要找语文老师背书,谁知道,中途,林墨被英语师单独拎出去,学英语。

等到上课了,语文老师念林墨的名字,问:“为什么课间背书的时候就没看见你?”

“英语老师叫我去背英语。”

“英语老师叫你,你就可以不学语文了吗?不管怎么说你们组就你没背了,站前门那去。”

可怜的林墨只得乖乖站在前门口,委屈感、羞耻感一下子侵来,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落,她不想当着全班的面哭,但鼻子还是酸酸的,忍不住吸鼻涕,她也很着急,一直吸着鼻涕既影响全班,又难受自己。

陈辰从语文老师叫林墨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她,现在她又

站在他面前,她的委屈、倔强,他都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心疼。

听到林墨一直在吸鼻涕,陈辰把一卷纸递给她,林墨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

接过去后发现,第一张纸上带着一段话:你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应该怎么翻译吗?-----you didadida me ,I huala huala you ,然后还有他画的语文老师,极其抽象。

林墨忍不住笑了一下,差点笑出了声。她看了陈辰一眼,只见他贱兮兮的对她挤眉弄眼。一瞬间,林墨也没有那么想哭了。

下课后,林墨的同桌白芋赶紧来安慰林墨,白芋正准备说话,陈辰直接对白芋说:“行了,

小说文学

行了,你别安慰了,她是个好哭包,我怕你一安慰,她又想哭了。”

 

听到陈辰的话,林墨心里想,原来这个人也没有很糟。

的确,我们都知道,最容易让人哭的三个字就是“不要哭”,当别人越说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却更想哭,有时候就是这样,在别人哭的时候我们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提伤心事,转移注意力。

那时候陈辰算得上是班上杂物助手,每次发作业,发书,或者其他东西都有陈辰的身影。

林墨的英语很差,仿佛天生有仇的那种,有次英语老师让陈辰把练习册答案都收起来,陈辰故意没收他自己的答案,而这一切尽在林墨和白芋

小说文学

眼底。

等到英语老师布置练习册上的题时,林墨和白芋都想到了陈辰,在下课的时候,林墨叫住正准备飞奔出教室的陈辰,问他借答案,谁知道他坏笑了一下说:“要答案?叫一声哥来听听。

    林墨是那种从不喜别人强迫而且有点内向的人。 立马就说:“凭什么,我才不叫呢。”

   “不叫?好啊,那我出

么玩了!”说罢,陈辰真的跑出去了。

   林墨暗想:别等以后你问我借作业的时候……

    白芋说:要不,你到时候说“渴”,它的发音跟哥有点像。林墨还是拒绝了,过一会儿,陈辰回来了,笑着又问林墨一遍:“你叫不叫?”

     林墨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盯着他看。陈辰也毫不退缩也盯着她看,两人四目相望,最后,陈辰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吧,好吧,怕了你了,给你¨。说着把答案扔了过来,林墨嘴上没说,心里却是有点感激。

     再后来,不知道陈辰怎么跟老班说的,把他的座位固定在了讲台平行下方的位置,也就是与林墨几乎是面对面坐。

要是平常人坐在那里,早就如坐针毡了,陈辰不但坐的若无其事,还骄傲地对林墨说:“我可是与老师们并肩呢!”

林墨淡笑不语,只是在心里吐嘈:行行行,你厉害,如果老师们是皇帝,那你……岂不是太监,哈哈哈……。

上物理课的时候,讲到质量与密度,那个密度的字母林墨一直写不好,陈辰嘲笑她说:“瞅瞅你笨的,来来来,看小爷我写,看在你那么笨的份上,我多写几遍,你仔细看清楚了,知道不。”

林墨真的就看他写,不得不说,陈辰学习虽然不咋地,字倒是真不错。要不然语文老师也不找他,让他帮忙改语文作业。每次练字课的时候,陈辰都不练,坐的端端正正的看林墨写。

那时候,她在闹,他在笑。

记得写宁缺毋滥的“毋”,林墨记不清,写着写着不对了,林墨抬头,他俩相视一笑,虽然,他俩也不知道笑什么。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做爱的姿势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