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40688浏览3665415本站已运行436

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

独眼被抱住,还来不及有任何变化,只觉一股大力压迫而来。瞬间让他四肢百骸的劲力全部散去。

独眼顿时大骇。

陈扬却是邪邪一笑,说道:“靠,你特么还真要打我啊!看来我得替你爹教训教训你。”说完就将脚下的鞋子踢到空中,一手接住,然后就用鞋底板啪啪啪的连抽了独眼十来下。

这十来下可是又重又狠,抽得独眼惨叫连连。

 

齐娇娇,林清雪,唐青青不由看傻眼了。

独眼是什么人?是滨海市的绝顶凶神恶煞啊!居然被个小保安用鞋底板打屁股。这太不可思议了,传出去,独眼也没脸混了。

陈扬抽完之后,才将独眼丢了出去。

独眼摔在地上,鼻涕眼泪一大把,他挣扎着爬了起来,也不说话,直接狼狈的逃走了。

齐娇娇一见独眼走了,也是一呆。

陈扬看向齐娇娇,嘿嘿一笑,道:“臭娘们,是不是也要我来打你屁股才肯走?”

齐娇娇尖叫一声,脸色煞白,立刻也跟着跑了。

解决完这一切,陈扬才将鞋子穿好。他向还呆呆傻傻的林,唐二女说道:“林总,唐部长,我就先出去了啊。”说完转身就走了。

别看陈扬解决独眼轻描淡写,实际上,却是陈扬修为玄妙的精髓所化解。

独眼这种高手,的确是难以对付的。

陈扬出了办公室,那办公室外,赵晓蕾,老夏等人都还在。

老夏等人跟看妖怪似的看陈扬。一个保安嘀咕道:“我靠,陈扬,你可以啊。你用鞋底板抽了保安之王独眼的屁股。”

陈扬不喜欢张扬,他呵呵一笑,说道:“人家是保安之王,那是说会训练。又不是说功夫多好,我以前当过兵,打这家伙也不是难事。”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赵晓蕾看陈扬的目光已经彻底不同,她觉得陈扬真是够爷们儿,够有男人味。

“大家都散了吧。”陈扬挥挥手说道。

老夏等人也就听话的散去,无形之中,陈扬的威严已经形成。

陈扬也就跟着离去。

进入保安休息室后,老夏却是有些闷闷不乐。

陈扬直接捶了老夏的肩膀,说道:“靠,老夏,你在想撒呢?是不是担心我抢你保安队长的位置啊?你放心吧,你是我的老大哥,我就是辞职不干,也不能跟你抢饭碗啊。”

老夏

小说文学

还真是担心这个,闻言不由讪讪一笑,说道:“臭小子。”

其余保安也对陈扬大生好感,大家又是一起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商务部部长唐青青亲自来到了保安休息室。陈扬正在跟没值班的保安们扯淡吹牛,说道:“以前在越南的丛林里,那些大毒枭躲进去,难找的很。而且啊,毒枭们的装备比老子们正规军还吊。娘的,有一次,老子差点就挂在里面了。幸好……”

大家听的聚精会神。

唐青青咳嗽一声。

陈扬一众人立刻回头。

唐青青穿着蓝色的仙女裙,雪白的脖子上戴了

小说文学

一条钻石项链。显得格外的有气质。

唐青青一向在众多保安面前是表现得很严肃,很有领导威严的。

所以大家在唐青青面前也不敢放肆。

那知道,陈扬这货见了唐青青,马上就嬉皮笑脸的道:“唐部长,您今天穿的真漂亮啊。您这一来,咱们这休息室立刻蓬荜生辉啊!”

唐青青本来还想板着脸蛋,但听着陈扬蹩脚的恭维话,还是觉得好笑。她深吸一口气,憋住笑意,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跟我来吧,林总要见你。”

陈扬说道:“哦,好好好,我马上来。”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哎呀,唐部长,你这条手链很有品质啊,我瞧瞧。”陈扬一边走,一边抓住了唐青青的玉手,装模作样的打量起来。

唐青青也就站住,让陈扬好好的打量。

陈扬左右摸索,占尽便宜,心头那是一个暗爽啊。

“看出来是什么品质了吗?

”唐青青淡淡的问。

陈扬依依不舍的放下唐青青的手,说道:“这条手链应该是和田玉石,恩,价格不菲啊!青青啊,像你这样的美女,只有这样的手链才能衬托出你高贵的气质。”

这货打蛇随棍上的功夫一流,不知不觉就拉近关系,喊起青青来了。

“这是我在地摊上买的,十块钱一条。”唐青青淡淡的说道,说完就在前先走。

陈扬顿时呆在当地,那叫一个窘啊!
 

陈扬是个厚颜无耻的人,很快又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唐青青。唐青青心里其实在笑。对于陈扬,她的感觉很异样。

之前在办公室里,陈扬虽然神勇铁血,但她对陈扬有一种陌生的距离感,但现在陈扬这个德性,反而让她觉得很亲近。

陈扬一来到唐青青面前,唐青青便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

“青青啊,我有个问题很好奇。”陈扬又说道。

唐青青淡淡道:“好奇什么?”

陈扬说道:“你是B罩杯吗?”

唐青青怔住,随后怒道:“你什么狗眼,老娘是C罩杯。”

陈扬不疾不徐,说道:“哦,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塞了垫子什么的,看来是货真价实啊。”

唐青青脸蛋羞红,这特么讨论的是什么跟什么啊!

干脆,唐青青就不再理睬陈扬这个流氓。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林清雪正在办公桌前翻看销售报表,不过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唐青青关上了门,对林清雪说道:“林总,陈扬来了。”

林清雪便合上了销售报表,她起身来到沙发前坐下。唐青青坐在她的身边。

“小陈,你不要拘谨……”林清雪话还没说完,陈扬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二郎腿直接翘起。拘谨?这货就不是会拘谨的人。

林清雪算是无语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来熟啊!

反倒是陈扬,陈扬被林清雪这么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立刻放下了二郎腿。

“你叫陈扬对吧?”林清雪问道。

陈扬点点头,说道:“是啊!”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我真没想到,在我们保安室里,还有你这样的高人。”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林清雪与唐青青微微一怔,再次感到无语,这家伙也太不谦虚了。

林清雪又说道:“你这样的身手,为什么会来屈尊到我们这里来做个小保安?”

陈扬脱口说道:“因为这里美女多啊!”

林清雪与唐青青差点要吐血,这哥们,你也太实诚了吧。

林清雪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就因为这?”

陈扬不理解的道:“难道还不够吗?”

林清雪无奈,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好吧。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她是有意要给陈扬升职的,但也怕陈扬是商业间谍,所以要问个清楚。

陈扬说道:“哦,我以前是当兵的。后来退伍了。”

林清雪说道:“在那个部队?”

陈扬虽然是在胡扯,但又那里会被林清雪这小丫头片子给唬住,一顺溜的说道:“沈阳军区,野战营的,营长是兰剑锋。”

林清雪说道:“那按理说,你应该会有很丰厚的退役费用才对吧?毕竟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陈扬说道:“退役的十二万给我死去的战友的家属了。”

实际上,陈扬在血狼雇佣团里时,身价有三亿多人民币。不过,他一分钱都没带走,全部分给下面的人,做遣散的费用。这是他的愧疚。

林清雪与唐青青闻言不由对陈扬刮目相看,觉得这家伙还真是够义气,是个真汉子。

陈扬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想要取得林清雪的信任。如此才好贴身保护嘛!

林清雪沉吟一瞬,说道:“这样吧,陈扬,我让你当保安队长。”

陈扬连忙拒绝,说道:“那可不行。老夏是我的老大哥,如果您要我当保安队长,那我还是辞职不干了。”

林清雪不由问道:“老夏是谁?”

陈扬一呆,随后说道:“老夏是现在的保安队长啊!”

林清雪与唐青青恍然大悟。林清雪可不能让陈扬辞职,她说道:“那要不,以后你做我和青青的司机兼保镖。”

陈扬心中大乐,要的就是这一茬。他马上又财迷的问道:“问题是没问题,但那得涨工资啊!”

林清雪与唐青青掩嘴而笑。林清雪说道:“给你一个月开一万的工资,行不?”

陈扬连忙点头,说道:“行,行,太行了。”

“好,你下去忙吧。晚上开车送我们回去。”林清雪说道。

陈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自然欢喜。便也就不再多说,出了办公室。

下午五点,林清雪与唐青青出了锦湖大楼。

陈扬也被叫了过来。

林清雪将一串车钥匙交到陈扬手上,说道:“你有驾驶证吧?”

陈扬说道:“有。”

林清雪的座驾是一辆宝马七系,四五十万的样子。

陈扬先给林清雪和唐青青屁颠的打开车门,将两位大小姐迎进车里后。他才坐进驾驶位。

陈扬开车的技术十分的娴熟,倒车,转弯一气呵成,跟玩漂移似的。林清雪与唐青青看在眼里,不由觉得这家伙还真是人才。

林清雪和唐青青是住在一起的,住的是柳叶别墅区。

陈扬将两女送到后,林清雪说道:“车就给你开了,明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到我们这里来接我们。”

陈扬说了一声好嘞,随后打转方向盘离开。

柳叶别墅区的安保设施很不错。加上这里都有监控设施,陈扬对林清雪的安全还是放心的。

出了柳叶别墅区,陈扬一看时间还早,便直接拿出手机给苏晴打电话过去。

虽然雅黛公司里美女如云,但苏晴才是陈扬的心头好啊!他念念不忘的是苏晴说的晚餐。

电话很快就通了,苏晴的声音很是温柔。她说道:“您好,这里广埠屯手机专营店,很乐意为您服务。”

陈扬干咳一声,说道:“晴姐,我是陈扬。”

苏晴恍然大悟。“小陈,是你呀。”

这声小陈让陈扬听的颇为郁闷,他说道:“我今天下班早,我来接你下班吧。”

苏晴顿时脸蛋一红,说道:“太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回来的。”

陈扬说道:“晴姐,那几个家伙不简单啊,我怕他们找你麻烦。”

苏晴被陈扬这么一说,顿时害怕了,便立刻说了地址。

陈扬立刻屁颠屁颠的开车赶了过去。

见到苏晴的时候,苏晴正在手机店前等待,她已经下班了。

此时夕阳的余晖洒照在苏晴的发丝上,映衬得她有如神女一般。

陈扬在车里看的一呆,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苏晴洗澡时的模样。

哎,不能乱想了。不然待会起了反应,多尴尬。

陈扬直接打开车门,冲苏晴笑嘻嘻的喊道:“晴姐!”
 

陈扬笑容灿烂,叫的那是一个甜啊!

苏晴看见这个阳光大男孩,没来由的心情好了起来。她会心一笑,随后又看见陈扬的宝马,不由奇怪起来。道:“这车?”

苏晴可不认为陈扬有钱买的起车,买的起宝马的人要住三百一个月的廉租房吗?

显然是不会的。

陈扬便说道:“这是我们公司老板的车,我现在给我们老板开车呢。来,晴姐,上车。”他说完就很殷勤的给苏晴打开车门。

开的是前车门,他自然是要苏晴坐在自己的身边。

苏晴也就上了车。

随后,陈扬也上车,启动车子。

苏晴微微意外的说道:“原来你会开车呀?”

陈扬打了个哈哈,说道:“我以前当过兵啊,这都是在部队里学的。”

苏晴恍然大悟。

陈扬又说道:“咱们是不是要先去接小雪?”

苏晴说道:“不用了,今天是周五。小雪被我妈接过去了。”

这倒不奇怪,周末苏晴要上班,也没办法照顾小雪。

陈扬奇怪的道:“晴姐,你爸妈是滨海这边的人?”

苏晴说道:“是啊。”

陈扬说道:“那你为什么不住在家里,要住在外面?”

毕竟,苏晴住的环境很艰苦。

陈扬问完,苏晴的嘴角牵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陈扬马上体贴的说道:“要是不方便说就算了。”

苏晴说道:“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你今天也看到了我那前夫对吧?当初我爸妈不同意我嫁给他,但是我执意要嫁。现在落得这步田地,也只能怪我自己脑子进水。这是我的报应,所以,有什么苦,我都得自己担着。”

陈扬微微一叹,说道:“父母那里会怪自己的孩子,你又何必要为难自己。我相信你爸妈不会怪你的。”

苏晴说道:“但我自己会怪自己。就这样吧,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陈扬当下也就不再多说。

苏晴又说道:“对了,我说过要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晴姐你喜欢吃什么,我就想吃什么。”

苏晴莞尔一笑。随后又问道:“对了,你不是滨海人吧?”

陈扬说道:“我不是,我老家是个山旮旯里的,说了晴姐你也不知道。”

“你父母呢?”苏晴问。

陈扬微微一怔,他的目光忽然复杂起来。

今年,陈扬二十四岁,他自从有记忆起,就是和师父在大兴安岭的大山里生活。

是师父养育了陈扬,并教了陈扬功夫。十六岁那年,师父安排自己去了国外执行任务。后来,师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再也联系不到。

陈扬索性就加入了一支雇佣军里。

他出色的身手和聪明的头脑马上让他出人头地。可后来,那雇佣军的大哥容不下他,想杀了他。

陈扬提前发觉,逃了出去。他一怒之下,自己建立了血狼雇佣团。

五年的

时间,血狼雇佣团成为了国籍一流团队。狼王陈扬,更是雄霸四方。

至于父母?

这是陈扬最迷茫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根的人。

“我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陈扬说道:“我有记忆开始,就是我师父抚养的我,但现在我师父也失踪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苏晴呆住,她本来觉得自己的人生够灰暗的。但与陈扬比起来,却又仿佛不值一提。无形中,苏晴觉得陈扬让她很亲切。

车子里弥漫着苏晴身上的天然体香,这种香味让人迷醉。

苏晴说道:“对不起。”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我早习惯了。”

“那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比如,找个姑娘组建一个家庭?”苏晴说道。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我就一把傻力气,没钱没车没房的,那里会有姑娘愿意嫁给我呀。”

赞一下
上一篇: 狗狗卡在我的下面了好痛图片:掰腿的正确姿势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