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www.jxwxc.com 金星湾资讯网
互联网大杂脍
文章88654浏览3911087本站已运行499

李由,金善英

“启禀府君,陈王麾下司马梁峰,督送黄巾大帅黄邵已至营门之外!”

  当夜幕完全黯淡下来之时,陈飞终于等到了预料之中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郭嘉,后者一脸自信地眨了眨眼。

  他又转向袁涣,后者微微点头:

  “梁子岳确是陈国第一大将。”

  陈飞笑着向他示意:

  “既然如此,劳烦曜卿代我相迎。”

  “遵命。”

  袁涣当然不能推辞,起身拱了拱手,就退出了大帐。

  他与梁峰本就是老同事,几天之前又在陈国商议过联合出兵的计策,此时自然是最好的迎宾人选。

  毕竟是万人大军,营门距离大帐足有六七百步远,为了节省时间,袁涣直接骑上了坐骑,一溜烟地来到了营门之前。

  此时夜色已深,这两日又有大雾,因而虽是月中,天空之中也看不到太多月色,只有营中火把,勉强照亮道路。

  “梁司马一路辛苦。”

  “有劳袁司马出迎。”

  双方代表客客气气地礼让了两句,这才轮到了最重要的人物。

  梁峰伸手一引,指了指被绑在马背上的那名大汉:

  “这位便是黄巾敌酋之一的黄邵,他先是向陈王殿下乞降,但陈国民众饱受黄巾劫掠,殿下不愿姑息纳降,故而遣我督送至陈府君帐下,若是府君同样不愿纳降,明日一早,你我便可破城杀敌,让汝阳、西华二城寸草不生!”

  黄邵脸色发青,连忙告饶:

  “二位将军,还请手下留情,我们也是受苦受难的平头百姓,只是实在活不下去,这才投了乱军……”

  梁峰瞪了他一眼,厉声呵斥道:

  “这些话,我已经听腻了!”

  袁涣同样一脸正气:

  “此事只有陈府君可以做主,请随我拜见府君。”

  他兜转马头,当先引领,梁峰与他并骑而行,自有军士看押黄邵防止逃跑。

  但实际上到了这个地步,黄邵的父母妻儿、以及全军的家眷都已经被陈飞围在了西华城中,他的脑子里已经不存在一个人逃跑的

日野雫

想法。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抛弃一切、孤注一掷、从头再来的勇气。

  梁峰稍稍放慢了马速:

  “曜卿在颍川已是一郡司马,数万兵马均受节制,看来甚得陈府君的信赖呀。”

  袁涣微微笑道:

  “承蒙府君错爱,涣自知才学粗鄙,愧对府君信任,只能小心谨慎,竭尽智力而已。”

  实际上袁涣在陈国身为功曹,无论是权力还是地位,抑或是刘宠、骆俊的信任

污文乖不疼的

,都丝毫不比如今逊色,他二人其实只是没话找话而已。

  骑行数十步之后,袁涣向外招了招手:

  “子岳乃陈国第一大将,于治军深有心得,而我不懂兵事,今日虽然夜神,但请子岳观我兵士,而后指教。”

  他的话音刚落,营中左右忽然亮起数十盏火把!

  明晃晃的火光骤然袭来,毫无防备的黄邵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在火光的照应下,是数百名全副武装的步卒,手中长矛锋锐,闪烁着森严的寒光。

  袁涣微微抬手,这数百人便齐声大吼:

  “喝、喝、喝!”

  他们吼声还未落下,周围又亮起了数百盏火把!

  在这数百盏火把之下,是无法计数的更多精锐士卒!

  刀兵拔刀,矛兵举矛,戟兵荷戟,盾兵击盾,但无一例外的是,每一名士兵仿佛事先排练过很久一样,每一声大喝都恰到好处、仿佛直击灵魂!

  饶是在陈国同样常年带兵的梁峰,都忍不住为之震撼、心神动摇,更何况从不讲究军容军纪的黄巾乱匪头目!

  袁涣转头问道:

  “子岳,观我颍川军势如何?”

  梁峰心悦诚服地赞叹:

  “此熊虎之士,陈国不如!”

  袁涣却并没有太多自矜之意,一是这些成绩和他一个新任司马几乎毫无关系,二是他也清楚,这样雄壮的军势……真的就是今天下午才排练出来的!

  他虽然不得意,却有一点点的感动:

  如果不是自己向陈飞提议,不要多造杀戮,陈飞又何至于如此费心费力地营造威势?!

  袁涣正在感动之时,却听到一阵马蹄之声。

  数千兵士也在这一瞬间同时停止了大吼,更显得这阵马蹄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越来越近,似乎呼吸之间就会飞驰而至。

  梁峰的后背上忽然一阵发麻。

  只见不远处再次亮起了数百盏火把,他还没有看清,就听到了一声暴喝:

  “颍川太守麾下,飞虎营,特请指教!”

  袁涣张了张嘴巴,心中却忍不住想骂一句:

  “该死的郭奉孝,这段戏份……下午彩排的时候可没有提过啊!”

  只见以杨志为首的近四百名骑兵,就从大帐左右汇合,而后笔直向着袁涣等人冲了过来!

  距离越近、速度越快、声威越是恐怖!

  梁峰虽然绝对不信对方会对自己无力,但在数百骑兵的逆向冲击之下,也忍不住感到毛骨悚然,坐下战马虽然也算身经百战,但此时已经有些拉扯不住!

  他身后的黄邵更是如此,如果不是有士兵替他拉住坐骑,恐怕他早就被战马摔在地上!

  “喝!”

  当杨志逼近数丈之时,他忽然从背后取出长弓,而后飞快拉满,口中如绽春雷,右手顺势松开弓弦!

  袁涣、梁峰、黄邵等人甚至可以在杂乱的马蹄声中,清晰地分辨出弓弦的颤音!

  “嗡!”

  黄邵瞳孔骤然一松,整个人仿佛被一支利箭射中!

  “请指教!”

  杨志哈哈大笑,率领骑兵部队从他们身边一掠而过,只留下了一道道扬尘。

  是空箭!

  黄邵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到,自己两腿之间更是大为松懈,一股温热甚至有些滚烫的液体正在那里蔓延。

  当黄邵还在捂热裤裆的时候,袁涣已经指了指前面:

  “梁司马,这就是我军大帐。”

  梁峰立刻翻身下马,整理头盔与铠甲:

  “烦请袁司马引荐陈颍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袁涣觉得……比起刚刚半柱香之前,这位老同僚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更加尊敬和恭敬了?

  他清了清嗓子,向守在门外的郭寿说道:

  “袁涣迎陈国司马梁峰拜见府君,烦请郭君通传。”

  郭寿向他微微躬身,顺手拉开了帐帘:

  “府君早有命令,袁司马出入大帐,皆不必通传,司马请!”

  袁涣抿了抿嘴,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待遇!

  但他还是微微侧身,向梁峰伸手示意:

  “梁司马,请随我入帐。”

  梁峰连忙拱手:

  “袁司马,请。”

  袁涣点了点头,揣着矜持与感动,迈步走入大帐。

  只见他只走了五步,就像主位一揖:

  “启禀府君,陈国司马梁峰,已奉陈王殿下之令,督送黄巾敌酋黄邵而来!”

  梁峰错开一步,来不及观察主位人物相貌,直接一拜到底:

  “河东梁峰,拜见陈颍川!”

  梁峰:12。

  对于这位陈国司马能有这样的友好度,陈飞显然很是满意,然后他转向了最后方的那名目标。

  黄邵:-88。

  看到陈飞观察自己,黄邵直接整个人趴倒在地,没有任何铺垫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求饶:

  “府君饶命!府君饶命!我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七岁小儿,还有五万老弱妇孺,全靠我黄邵一个人养活啊!”

  “府君!只要饶我一条狗命,我黄邵终生做牛做马,绝不背叛!”

  “府君,都是何仪这

文学

个王八蛋逼我的!”

  “府君,我知道何仪在汝南建了一处藏宝库,极其隐秘,只有三五人知晓!”

 

爸爸和他的女儿们

 “……”

  陈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敏锐地看见了黄邵裤裆里的一片颜色发深的布料。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家伙……吓尿了?】

  【这点胆子,还敢做什么土匪?】

  摇头的时候,他不经意间又扫了一眼袁涣,顿时一愣。

  袁涣:100!

  【我没对他做什么令人感动的事情啊?】

  【他就自己把自己攻略了?】

  :。:
赞一下
金星湾资讯网--环球资讯第一门户
上一篇: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1000个脑筋急转弯奶茶梗
下一篇: 返回列表
隐藏边栏